不深夜撸串,不足以谈人生

还记得《人生一串》吗?

那个“烧烤就酒,越喝越有”的超高口碑纪录片在去年夏天风靡中国。

因为接地气的美食、幽默的文案和浓浓的市井风情,被网友誉为真正的“深夜食堂”。

除了各色烧烤,还有浮生百态。

“不想白活一辈子”的黑哥,张口就是名言;

烤骨头的大爷,气定神闲地好似“扫地僧”;

烤的一手好茄子的“茄子妹”,人美又励志;

俩夫妻的绝美爱情让人恰柠檬。

以及那句著名文案:没了烟火气,人生就是一段孤独的旅程。

真的走心又走胃。

无论题材还是深度,都全面吊打隔壁的《舌尖3》。

当食客的人生故事和浸满诚意的美食融合,观众泪水与口水交织。

《串1》六集追完,橘子除了胖十斤。

只想说:多谢款待,后会有期。

很快地,第二季如约而至。

一年过去,还是6集、B站独播,以及一上线就是9.7超高评分。

老配方、老味道、老情调,为我们呈现了天南海北的特色烧烤和人生百态。

片子开头,也还是那位熟悉的解说就着烟熏嗓说:

“今晚,你又来了。

“一个又”字,让人汗颜,为自己完全将减肥养生抛在脑后而羞愧。

但还是顺手打开了人间堕落指南——外卖app。

一个“又”字,也让人亲切。

只因屏幕那面的不是没有灵魂的解说机器,而是冒着烧烤热气的真实灵魂。

而第一集,就亮出了大家外出撸串时听到最多的那声招呼:

“您几位啊?

面对这声灵魂质问:

有些人勾肩搭背地涌入小店,开怀大笑,热闹肆意。

有些人则举着一根手指,完全不会有吃海底捞的局促和尴尬。

因为,这不是餐馆,不是火锅点,也不是料理屋。

这是烧烤摊,随心所欲,爱咋咋整。

而看这个节目,也不需要你正襟危坐,沐浴焚香。

你只需点一份外卖,配合观看,以免被自己口水呛到。

第一集,依旧“无肉不欢”。

洛阳烤鱼,秘料蜂蜜,清香回甜;

兰州烤羊肉,鲜嫩多汁,满口生津;

泉州鸡翅,满分服务,软糯适口;

沈阳鸡架,古法烤制,焦香扑鼻;

以及峨眉五花肉,每一口,都涨满了青春放肆的滋味;

有酒有肉,也有故事。

第一集讲了5个跟烧烤有关的故事。

有“女强男弱”的洛阳“鸡友”,除了烧烤,这位大哥还喜欢“斗鸡”。

强调KPI的兰州羊肉串老板,自己也曾是一位将烧烤视作游戏的师傅。

守着小店的泉州夫妇,慢条斯理有情调的样子,什么神仙店家!

还有令橘子印象最深的东北烤鸡架大哥和西南交通大学的毕业生们;

烤鸡架斌哥,沈阳“张震”;

当他在自家店面前点烟发呆,你会误以为自己穿越到了西门町大街。

干着16年的烧烤营生,过着最怀旧的平凡人生。

没事喜欢打街机,玩手游。

还养着一直叫“黑猫警长”的猫。

对待店里一个人来吃鸡架的客人,说对方是“神经病”;

想了想不礼貌,又加了句“我也是神经病”;

对店里的酒懵子,也信奉逗猫大法。

你来我往,一唱一和。

看似圆滑世故,却是客人口中情商很低的老实人。

这个老实人,小年夜还开着烧烤架,为的是刚下飞机的小弟能吃上自己烤的鸡架。

感情深,不一定在酒里,也可能是在一顿鸡架和一场游戏里。

看完了中年男人的感情;

最动人的莫过于这群临近毕业的大四学生;

如果要问你大学印象最深的事。

可能是一起在宿舍看片,可能是课堂上帮忙答到;

而一起外出撸串,是大学生最常见的社交方式。

你会聊到自己的原生家庭,令人自闭。

但好在有朋友相伴,诉诉衷肠,缓解伤心。

聊到喜欢的姑娘,聊到自己的寂寞,也无法避免地聊到毕业。

青春终将结束,彼此祝大家前程似锦。

残酷的是,很多人一毕业可能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了。

那些该说的话都及时说了,没来得及说的话,也都在酒里了。

而你们一起撸串的时光,往后会在每一个夜晚独酌的瞬间回荡。

这一次,《串2》依旧用美食串起了别人的人生,但每一个都让人似曾相识。

都是成年人,都很累。

忙里偷闲,找了个有别于公司家庭的“第三地带”。

坐下喝小酒,喝着喝着就上头,说着说着就哭了。

烧烤摊,可不就是我们当代人的“风陵渡”?

酸甜苦辣咸鲜,都在一根串儿上,都在一杯糯米枸杞煮啤酒里

每一个深夜的街头,都游荡着不愿意醒来的夜行人。

人们选择用烧烤满足腹欲,纾解情感,不正是人与食物最奇妙的融合吗?

关于“吃”,一直是中国人关注的重中之重。

可以吃的学究,如高开低走的《舌尖上的中国》;

可以吃的优雅,如红遍油管的李子柒;

也可以吃的粗粝,如寻街串巷的《人生一串》;

而这一回,《串2》依旧贡献了神级文案。

烤鸡架,是重工业金属精神的长子”

“鸡翅让花生酱久等,为的是相逢一刻的缠绵”

当然,也少不了最后完美的点题;

不愧是满分作文,让人随时想拿出手抄本记下来。

更重要的是,它真正做到了让年轻人爱上纪录片。

否则,《人生一串》每一回的片尾,集体闪现的“多谢款待”。

可不仅仅是观众对创作者的言谢,对烧烤的热爱,

也有对屏幕外自己的致敬。

不深夜撸串,不足以谈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