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从检30年的那些心动时刻

1989年2月,我从教育部门调入安徽省砀山县检察院,到今年已经整整30年了。在30年的工作中,我经历了许多人和事,有过许多的心动时刻,这些心动,如今还在不时地让我感动着、警醒着……

“慢点,别摔着了”

我刚进院时,检察院的办公楼是一栋临街的三层老楼,不到30个房间。据说,刚建成的时候,是本县最早也是最好的一栋楼。一开始是县委的办公楼,后来县委搬走了,交给了检察院。它的特点是木地板、木楼梯、木窗户,安静的时候,在楼里走动起来,楼上楼下一片咚咚作响。

那时我还年轻,上楼下楼都是一路小跑,脚步踏在木楼梯上发出的声音厚实而坚定,尤其是一个人的时候,有意无意地会把木楼梯踏得很重,仿佛是重槌擂响的鼓点,在整栋楼里咚咚作响。有时候下班走得晚,我就踏着这样的“鼓点”下楼,每一次都会被比我走得更晚的老检察长听见。于是,他的办公室里就会传出这样的喊声:“谁呀?轻点。”声音不高,也不算严厉,但还是让我立刻放慢脚步,蹑手蹑脚而行。

当然,也有例外的时候。那时候,我在反贪局。遇上有行动的时候,还是按捺不住要一路小跑着下楼,自然要把木楼梯踏得咚咚作响。老检察长看见了,不仅没有责备,反而笑着叮嘱道:“慢点,别摔着了。”听了这话,心里暖暖的,虽然经常加班加点甚至通宵达旦,也没有觉得多累多苦。

2000年至今,我院从老木楼搬出后又先后两次更换新办公楼,每一次的办公楼都比前一个更宽敞更明亮,设备也更先进,但因为不是木楼梯,自然也就没有了脚步踏响木楼梯发出的咚咚声。

但没有改变的是这里仍然有一路小跑上下楼的身影,那是比我们年轻了许多的身影,那些年轻的脚步踏响楼梯的声音比踏着木楼梯更清脆更轻快,每当这时,我就会脱口说出老检察长的那句话:“慢点,别摔着了。”说过了,会心一笑,仿佛一个喜欢的故事读到了最熟悉的情节。

把“用心”二字记在心里

进院后我被分配到经济检察科。那时候,反贪局还没有成立。第一个反贪局——广东省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工作局成立后,各地陆续成立了相应的机构。1991年下半年,我院反贪局也挂牌成立。两年后,我们根据线索查办了一个在当时来说不仅涉案数额特别巨大,而且影响也较大的案件,该案后来成为“江淮廉政风暴——1985-1995安徽惩腐肃贪”中案例之一,被录入1995年《安徽决策咨询》。

1994年10月,县棉纺厂现金会计突然失踪,现金会计失踪后,财务科长兼主管会计涉嫌贪污的线索浮出了水面,初步掌握的数额是200多万元。这么大的数额,当时在安徽省都是很少见的,因此,省市院领导非常重视,多次到我院了解案情,指导办案,并给予多方面的支持和帮助。

我那时成为助理检察员还不到半年,作为反贪局的一员,参与了此案侦办的全过程。我们组成了查账、讯问、询问、追赃等多个小组,几个小组同时开展工作。我跟着分管副检察长和副局长讯问犯罪嫌疑人,负责卷宗的整理。由于案件涉及面广、时间跨度大,汇总过来的证据材料越来越多。为了在需要的时候能快速准确地从散乱的卷宗里找出相关证据,我按照法律文书、讯问笔录、询问笔录、有关线索、不同年度账目以及其他综合性材料等做了分类,用铁夹子夹上,并在每一类上面附上一张写有类别的纸条,这样,既不容易丢失又便于快速查找,更能在新的证据搜集过来的时候准确归类。

省院反贪局的一位领导在听取案情汇报翻看卷宗的时候,对这种做法给予肯定,他说:“一目了然,很是用心!”其实,我知道,这只是一个办案人员的基本功,但是听到领导的表扬,心里还是洋溢着小小的喜悦,从此我时时告诫自己,要把“用心”二字记在心里用在工作上。

一个未成年人的跪谢和泪水

2004年,我从反贪局调整到侦查监督科,一直到今年3月捕诉一体后,我又调到案件管理部门,算起来,我在侦查监督科整整干了15年。15年间,在审查批捕过程中,我见过不少犯罪嫌疑人流泪,有的是隐忍的,有的是嚎啕的,这些泪水多少都会让我有所触动。其中,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未成年人的泪水。

那是多年前,侦查机关提请逮捕的一起盗窃案件:一个年满18岁的犯罪嫌疑人带着刚满16周岁的小虎作案20多起。偷的钱不多,其中有几次偷的仅是存钱罐里的硬币,加起来总共5000多元。按照规定,讯问未成年人必须有其法定代理人到场,为此,我联系上小虎的母亲,她向我介绍了他的情况:小虎一岁多时,小虎父母经法院调解离婚,小虎由她抚养。白天她要出去打工,就把孩子交给小虎的奶奶照看。奶奶是一名环卫工人,每天早起扫大街,就把熟睡中的孩子抱到垃圾车上,推着他上街。只要不是雨雪天,他就这样和奶奶一起度过。几年后,小虎上了小学,小学没有毕业就再也不想上了。不上学后,小虎放开了性子玩耍,有时候出去一两天都不回家。她由于常年在外地打工,和孩子一年也见不上几面,更谈不上严加管教。三年前,奶奶去世了,小虎就像断了线的风筝,没有了牵绊和约束,直至走上偷窃的道路……

第二天,我们带着她来到看守所。我原以为小虎看见妈妈后一定会大哭,但出乎我的意料,他只是面无表情地看了妈妈一眼,就无声地坐下来低着头一动不动。问他什么,也都是在反复问了几遍之后,才用点头或者摇头表示是或者不是。提审结束后,小虎的妈妈说儿子其实不到16岁,并拿出一份法院的《离婚调解书》。离婚的双方就是她和丈夫,被抚养人小虎的出生日期比户籍上晚了一年。随后,在侦查机关提供了从计生部门查实的小虎的年龄确实不满16周岁的证据后,我们对他作出了不批准逮捕的决定。

几天后,小虎跟着妈妈来到检察院。见到我们,他还是一句话都不说。临走的时候,他突然毫无征兆地跪下来,轻声吐出“谢谢”两个字。我急忙拉他起来,看见他满眼都是泪水。此时,我不能完全理解他是怎样想的,但是他的这次跪谢和流泪,让我每一次想起来,都久久不能平静,每一次都提醒我,在办案中把握好每一个证据,努力做到不枉不纵。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细数自己从检30年的心动时刻,感觉变化最大的并不是自己的年龄,而是越来越强大、越来越自信的祖国,是依法治国不断深化的每一个过程。作为一个法律人,让我们庆幸和感动的是,在这个伟大的过程中,融入了自己的青春、梦想和无怨无悔。

来源:检察日报

文字:朱爱东

作者系安徽省砀山县检察院综合业务部(筹)

四级高级检察官

编辑:张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