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时辰火出国门,古人的时间美学能有多惊艳?

古装悬疑剧《长安十二时辰》热播

给人们带来一场视觉盛宴

在一天之内破解重重阴谋,拯救长安

听着就很带感

有网友调侃,《长安十二时辰》的名字

源自《24小时》

不过前者听起来明显文艺多了

长安身为十三朝古都

自带厚重的历史文化气息

「时辰」是古代计时单位

两者结合,很容易将人的思绪

带入千余年前那座繁华的城市

相比于现代机械化的「时、分、秒」

中国古代的计时单位丰富有趣得多

十二时辰以十二地支命名

各自也有通俗的叫法

比如子时,又称「夜半、子夜」

因此时正处于黑夜的中间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张继《枫桥夜泊》

丑时,又称「鸡鸣」

因此时鸡开始鸣叫

所以「闻鸡起舞」的祖逖

是在凌晨两三点就起来练剑了

这跟「头悬梁、锥刺股」有的一拼啊

飞来山上千寻塔,闻说鸡鸣见日升。

——王安石《登飞来峰》

/李英杰《闻鸡起舞》

凌晨两三点确实画月亮更写实/

戌时,又名「黄昏」

因此时太阳落山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李商隐《登乐游原》

/又想起了被中老年表情包支配的恐惧/

亥时,又称「人定」

因此时人们已经睡觉了

奄奄黄昏后,寂寂人定初。

——《孔雀东南飞》

此外,还有辰时别称「食时」

午时又称「日中」等,不一而足

除了「时辰」之外

还有一些时间更短或更长的词汇

短的难以捕捉,长的无量无边

看得人只想献上膝盖

可以看到,很多词汇都来自佛教

不论是礼佛还是品茗,都自带高雅的气息

用「一盏茶」「一炷香」来计时

真的是神仙想法

从一月到十二月,似乎单调了些

所以古人想出了很多风雅的纪月法

比如律吕纪月法

将音律十二调跟十二个月份对应起来

如十一月是「黄钟」,十二月是「大吕」

十分巧妙

商声主西方之音,夷则为七月之律。

——欧阳修《秋声赋》

/十二律与十二月的对应

黄钟、大吕、夷则,都是十二音律之一/

再比如花朵纪月法

根据每个月开的花来命名

比如二月称「杏月」,三月称「桃月」

这一方法不仅能给月份添一层美感

还能让人记住百花的时令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白浅醉卧十里桃林

颇有「须当醉卧桃花雨,堪负人间三月天」的意境/

还有天象纪月法

根据月亮的盈亏变化来定义一些特殊的日子

比如每月初一,称为「朔」,此时月球是没有亮光的

每月十五,称为「望」,此时是月圆之日

相应地,每月十六就称为「既望」

每月最后一天,称为「晦」,此时月色重新归于昏暗

因此也可以用「晦朔」来指代一个月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

——庄子《逍遥游》

常见的还有季节纪月法

将十二个月分为四季

每季以「孟、仲、季」进行排行

如一月称「孟春」,七月称「孟秋、肇秋」等

一年除了可以分为十二个月

也可以分为二十四节气

这是古人根据气候、物候等的变化

制定出的指导农业生产的日子

虽然它的用途如此接地气

名称却毫不俗气

比如雨水充足、雨生百谷的「谷雨」

降水增多、江河皆满的「小满」

天气转凉、露凝而白的「白露」

都像是从诗词中来的词汇

/春雷乍动、惊醒蛰伏在土中冬眠小动物的

「惊蛰」,十分生动形象/

对于年份,古人也有很多计算方法

「岁星纪年法」,一岁为一年

「干支纪年法」,以十天干、十二地支循环相配

六十年一轮回

因此「一甲子」就是六十年

/2019年是农历己亥年(猪年)/

此外,「春秋」也指一年,这是以季节而论

十年称「一旬」,十二年称「一纪」

这些都还是较短的时间,若是较长的时间

道教有「一元」,佛教有「一劫」

一元有十二万九千六百年

一个大劫有十几亿年

可以说是非常宏大的时间观了

中国古代的时间计算

处处体现出天人合一的思想

比如以时令花朵命名月份、以生物活动对应时辰

将看不见、摸不着的时间

与这个五彩斑斓的世界相联系

一时有一时的特色,一年有一年的期待

时间不在别处,就在我们的灵魂深处

跟中国大部分艺术一样

时间并不脱离现实

它承担着指导人们生产生活的使命

比如农民根据二十四节气决定如何耕作

天文学家根据斗转星移来推算天文与气候

它又是一门实用的科学

古代的时间并不像现代这样精确

因此也少了几分争分夺秒的紧张感

古人不骄不躁的人生态度和逍遥从容的哲学观

正体现在这些「差不多就行」的时间量词

你能理解中国古人的时间美学吗?

你更喜欢现代精准高效的快节奏

还是古代闲适自在的慢生活?

一起来聊聊吧~

- 字媒体日刊之《时间的文艺说法》-

策划丨曹元苑

撰文丨赵缦缨

编辑&制图丨圆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