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教你如何逍遥过一生:找对自己的位置

文:伊诺

首发:腾讯道学

演员倪大红老师因在前段时间热播的电视剧《都挺好》中扮演苏大强这一角色,在刚落幕的白玉兰奖颁奖典礼上荣获最佳男主角。剧中的苏大强固执己见,时不时像小孩子一样闹脾气,仗着自己的儿女条件还不错,不断地提一些不合理的要求。看似一个蛮不讲理的老头儿,其实细细究来也是事出有因。

苏大强在妻子去世后重获了“自由”,加之退休生活闲来无事,他便渴望过一种退休老人理想中的逍遥生活,但他所谓的逍遥生活在他人眼中不过是一种“作”,不仅给他人带来困扰,同时自己也并不快乐。那么真正的逍遥是什么呢?

真正的逍遥是什么呢?(资料图 图源网络)

《庄子·逍遥游》中讲了这样的一个故事,尧打算把天下让给许由,许由很巧妙的作了一个比喻,他说:“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河,不过满腹。归休乎君,予无所用天下为!庖人虽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意思是鹪鹩在森林中筑巢,不过占用一棵树枝;鼹鼠到大河边饮水,不过喝满肚子。你还是打消念头回去吧,天下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用处啊!厨师即使不下厨,负责祭祀的人也不会替他做饭的!”

人生不同时段走不同的路(资料图 图源网络)

我们每个人有着不同的生活轨迹,所肩负的职责也不尽相同,真正的逍遥是找到自己的位置,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为自己所在的领域营造一片属于自己的自由天空。所以对于苏大强来说,他的退休生活不应是无休止的折磨别人,而是应认识到自己所处的人生阶段,放平心态,做一个快快乐乐的退休老人。

知人善任,使其发挥优长(资料图 图源网络)

同样,对于用人者来说,将下属放在适合他们的位置上,于人于己亦能达到逍遥之境。

惠子曾对庄子说:“魏王贻我大瓠之种,我树之成而实五石。以盛水浆,其坚不能自举也。剖之以为瓢,则瓠落无所容。非不呺然大也,吾为其无用而掊之。”惠子好不容易种出来的大葫芦却没有用武之地,庄子给他出了一个妙招,建议他用它来制成腰舟,这样就可以作为交通工具浮游于江湖之上,物得其用。看看那些天下大治的朝代,其君王无不是知人善任之人,将不同的人放在不同的适合他们自己的位置上,使其发挥优长。

找到合适自己的位置( 资料图 图源网络)

古代帝王的驭人之术也是如此,无论是贤能的君子,还是奸邪的小人在帝王面前都有自己一席之地。例如清代的乾隆皇帝,他既重用纪昀,同时也不排斥和珅,和珅虽贪婪圆滑,但是他极具领导能力,办事周到细致;皇帝想做但是不方便做的事和珅都能办的到,而且出色完成任务;虽然没少贪钱,但是他只看中钱,对中央集权统治构不成威胁。所以,在乾隆在位的那段日子里,无论是皇帝还是和珅,他们相处和谐,各得所需。

找到自己的位置,明白自己的处境,就会心安理得。

《庄子·天运》中云:“夫刍狗之未陈也,盛以箧衍,巾以文绣,尸祝齐戒以将之;及其已陈也,行者践其首脊,苏者取而爨之而已。”刍狗若有感知,它的内心想必是有巨大落差的,若能知晓用时得其用,废时安其处,未尝不能进入逍遥之境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道学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