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不夜城”?中国地铁末班车时刻盘点

有意思的是,仅从地铁数据看,上海比北京更像“不夜城”,但北京比上海更早“醒来”。全国目前只有5条地铁线的早班车于5点之前发车,北京占了4条,另一条在上海。

记者 | 唐俊

7月19日起,北京地铁1、2号线每逢周五和周六将延长运营时间,这是北京市为繁荣夜间经济促进消费增长做出的新举措。

具体延时方案为1号线西向东方向延长运营时间61分钟,东向西延长64分钟,沿线各站末班车发车时间均在00:30以后。2号线内环延长运营81分钟、外环延长运营95分钟,沿线各站发车时间均在00:20以后。

此前,北京地铁1号线末班车到达最后一站的时间为0:26左右,此后的周五和周六将变为1:29;2号线此前末班车最后一站到站时间为23:46,今后周五及周六变为1:15。这是北京地铁常规运营时间首次超过凌晨1点。

目前中国内地已有34座城市开通地铁,地铁的运营时间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地人的活动时间。界面新闻统计分析了34城的地铁末班车时刻,这些数据从侧面反映谁是“不夜城”。

12座城市地铁末班收车在零点后,北京地铁最晚

界面新闻通过查询各地铁公司官网的运营时刻表,选出了各个城市最晚收班的地铁线路,部分地铁线在周五、周六会延时运营,则该线路最晚收班时间以延时运营时间为准。

北京在今日调整运营时间后,成为收班最晚的地铁,其1号线末班车0:34从四惠东发车,1:29到达苹果园。紧随其后的是深圳和上海,末班车达到时间分别为1:10和1:01。这三条线路均是在周五至周六或者节假日期间,才会延时运营。

总体来看,中国内地有12座城市的地铁运营到0点(含)之后。除了4个一线城市,以及武汉、西安、南京、成都、重庆、杭州和长沙7个新一线城市,去年底刚开通地铁的乌鲁木齐虽然只有1条地铁线,其末班车也运营了到0:18。

有16座城市的地铁运营结束时间在23点至24点之间,天津、沈阳、贵阳、昆明等城市的地铁运营结束时间接近12点。

6个城市的地铁在23点前结束运营,分别是哈尔滨、长春、济南、石家庄、兰州、南昌。这其中除了南昌,其余5个均为北方城市。哈尔滨是地铁运营结束最早的城市,1号线末班车21:30从哈尔滨东站发车,22:01到达哈达结束。

43条零点后仍在运行地铁,广州深圳最多

当大多数人已进入梦乡的时候,仍有很多人还在归家路上。界面新闻统计发现,0点之后仍有43条地铁线在开行,约占到全国总线路的1/4,这些城市主要集中在南方。

上海、北京、深圳三城的地铁运营时间,在平日、周五至周六,及节假日不同。深圳一共有8条地铁线,其中7条0点后仍在运营,节假日时有5条线路的运营时间超过了凌晨1点。深圳地铁乘车码数据显示,近一年中,有500万乘客搭乘过深圳地铁末班车。值得注意的是,深圳地铁所指的节假日只包括端午、中秋、国庆等法定节假日,并不包含周末。

广州同样有7条线路在0点后运营,并且不分周末和节假日,每天都是一样的运营时刻表。(本文将3号线和3北线视作两条线路)

上海地铁周五至周六延时运营比北京推行的更早,是从2017年开始的。目前,上海地铁有6条地铁线的运营时间超过0点,结束时间大多在0:40以后。北京有6条地铁线开行到0点之后,武汉、西安、南京三个城市也有多条线路在0点后开行。

有意思的是,仅从地铁数据看,上海比北京更像“不夜城”,但北京比上海更早“醒来”。全国目前只有5条地铁线的早班车于5点之前发车,北京占了4条,另一条在上海。

地铁延时运营带动夜间经济

北京的夜间娱乐消费与交通息息相关。界面新闻记者曾在夜间实地探访三里屯,发现高峰时排队人数在百人以上。

为服务北京夜间经济,北京欲打造“夜京城”4大城市地标和9大商圈,同时推出给予营业演出低票价补贴、中心城区4A以上景区延长开放时间、引导夜间体育赛事等举措。

从7月19日夜间起,除了地铁延时运营,凌晨0时至1时,北京公交将增发途经主要商圈的夜1路、夜6路、夜27路等25条夜班线路的双方向车次。同时,出租车公司将增加夜间商圈周边的驾驶员数量,通过鼓励措施及优先调派策略,引导驾驶员接单。

关于夜经济,伦敦是一座经常被用来举例分析的城市。在伦敦,“夜间经济”由酒吧、俱乐部、餐馆、音乐厅、剧院等组成。根据经济研究咨询机构 TBR 的数据,伦敦的“夜间经济”提供了130万个工作岗位,年收入达660亿英镑,占到英国总税收的6%。

从2016年开始,伦敦部分地铁线路开始在周末通宵运营,更加促进了夜间娱乐消费。《国际财经时报》英国版援引独立机构“伦敦发展”的报告则称,通宵地铁每年将为伦敦经济带来7700万英镑的收益,到2030年,伦敦“夜间经济”每年将创造300亿英镑的收益。

2017年上海宣布地铁逢周末延长运营时间时,不少商场也随之打出“深夜商场”概念,将小吃餐饮等业态的营业时间延迟至夜间23点甚至次日凌晨。

地铁能否通宵运营?

伦敦不是唯一一个地铁通宵运营的城市,纽约和哥本哈根的地铁每天都是24小时运行;柏林、巴黎、巴塞罗那和斯德哥尔摩等很多欧洲城市也在尝试周末通宵运营;香港地铁在重大节假日,如平安夜、元旦等实行通宵运营。

北京地铁1号线是中国内地每天运营时间最长的地铁,最晚到1:29结束,4:58再投入早班运营,中间仅相隔3个半小时,是最接近通宵运营的线路。地铁想要实现通宵运行,需要考虑成本和检修等多方面因素。

巴黎交通联合会测算了延长夜间运营时长的运营成本,其包括了各类工作人员的工资以及设备维护所导致的额外成本。其结果显示,如果实现周末通宵运营(周五和周六晚),每年需要增加7000万欧元的运营成本;如果实现周中(周日晚至周四晚)延时1小时,每年需要增加4250万欧元的运营成本。

夜间停运期间一般是地铁设备的检修和维护期,通宵运营给地铁检修也带来更大的难度。为了维持地铁通宵运营,纽约市在在财政和人力方面付出了很大的成本。而且纽约地铁采用了大量的三轨四轨设计,可在不中断运营的情况下让轨道交替使用,从而检修其他轨道,减小了通宵运营对维护的影响。

广州地铁设计研究院吴嘉曾撰文表示,基于国内城市的发展现状,推行轨道交通通宵运营的条件尚不具备,但逐步延长运营时间仍然值得认真考虑,以适应乘客夜间的交通需求。

吴嘉认为,具体运营时长的选择应根据实际需求、所创造的社会价值估算,以及所需投入的成本和运营组织的限制等因素综合考虑,从中找到最为合适的均衡点,即财务上可承受,且服务水平最大化。尤其需要指出的是,这一均衡点的寻找并不仅仅是财务上的数字指标,还应加入社会效益。

不过随着全自动无人驾驶、智能化维保手段、新型监控设备的普及,通宵运营的成本有望得到明显的控制和下降,尤其是与人力资源相关的成本,而安全性会随着技术的发展得到强化和保障,延时和通宵运营的弊端有逐步消解和弱化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