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被关入牢狱,写了一首诗,首句颇有“媚上”之嫌

元丰二年(1079年),苏轼因“乌台诗案”被关入牢狱,苏辙闻讯上书为兄陈情,乞求朝廷赦免兄长,并表示自己愿效汉代缇萦以身赎父的故事,纳还一切在身官爵替兄长赎罪。而在狱中的苏轼自料必死无疑,便与长子苏迈相约,平时送饭只需菜肉,若有不测则送鱼。

有一天苏迈因事外出,托一亲友送饭,但却忘记交待父子的约定,亲友好心做鱼相送,苏轼看到鱼后大惊,便写下了两首诀别诗,托狱卒转给苏辙。

圣主如天万物春,小臣愚暗自亡身。

百年未满先偿债,十口无归更累人。

是处青山可埋骨,他年夜雨独伤神。

与君世世为兄弟,更结来生未了因。

这是其中的一首,首句写宋神宗就好比是天孕育着天下万物,自己因为比较愚钝而罔议朝政惹来杀身之祸,宋神宗支持新政虽然有进取之心,但却过于激进,“圣主”二字实在当不起,苏轼此句“颇有”媚上之嫌。

后面的几句都是写给弟弟苏辙的,先说因为自己连累了家庭,弄得十几口人无家可归,接着是交代后事,料想自己死后弟弟在夜雨中独自伤神的情景(苏轼兄弟曾有夜雨对床的约定)。最后一句更体现出兄弟间的深情,愿生生世世做兄弟,在来生一定还能相见。

这首词句句都是肺腑之言,真挚感人,可谓是千古以来兄弟的楷模!“人穷则返本”,在忧患灾难到来之时,在困苦与绝境之中,人们最向往的,最靠得住的,首先还是亲情!

乌台诗案这一巨大打击成为苏轼一生的转折点,朝中新党们非要置苏轼于死地不可,同时各种救援活动也在朝野同时展开,不但很多和苏轼政见相同的大臣上述求情,就连变法的发起者当时已经退休归隐金陵的王安石也上书说:“安有圣世而杀才士乎?”最后这场诗案就因王安石“一言而决”,苏轼得到从轻发落,被贬黄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