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派集团终于宣布复牌,但它未来的之路哪里?

7月18日晚,酷派集团(02369.HK)发布公告称,由于已符合所有复牌条件,公司已向联交所申请自2019年7月19日上午9时起恢复公司股份于联交所买卖。

如无意外,自2017年3月31日起暂牌至今已超27个月的酷派终于赶在被强制退市之前恢复上市了。

不过,在公司主营业务遭受摧毁性打击、股东及管理层出现巨大变动,估值被基金下调至0的背景下,虽终能成功复牌,但未来的到路又在哪里呢?

2018年营收大减6成,净利润继续亏损4.1亿

2019年3月31日,谋求在港股复牌的酷派接连公布了2018年中期报以及年报,而这份财报与其早年间的辉煌已无法相比。2018年,酷派营收12.77亿港元,期内亏损4.1亿港元,流动负债超出流动资产约11.63亿港元,资产负债率超过80%;在各项业务全面收缩的背景下,酷派在财报中还披露称面临着赔偿部分供应商1.47亿港元的民事申诉。

值得注意的是,与2017年亏损27亿港元相比,2018年酷派的亏损额度已经大幅收窄,酷派在财报中并未披露亏损大幅收窄的原因,仅表示亏损源于智能手机市场竞争剧烈及公司出货量减少。

至此,酷派已是连续巨亏了3年、累计亏损超过65亿元人民币,形势可谓岌岌可危。

值得一提的是,出了业绩的巨亏,酷派在经营发展上面也在大大收缩。作为研发及销售手机的高科技企业,2018年酷派的研发支出仅投入了1亿元,相对同类科技公司来说,算得上是聊胜于无,没有诚意。

而酷派的员工人数方面也在急剧减少,虽然不得知具体的研发人员有多少,但年报显示整体的员工人数已经由2017年度的1421人腰斩至637人,几乎是5年前的十分之一,降速之快,令人咂舌的同时也使市场对酷派未来发展的有了更大的担忧。

在现金流方面,2018年报显示,公司现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1.48亿元,应收款6.81亿元,对于一个以手机业务为主营的科技公司来说,仅这点现金资产维系公司的运作,可谓杯水车薪,公司无疑是面临这很大的资金压力。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酷派的业绩和经营管理方面都出现巨大的动荡和风险,在6月上旬,易方达基金发布公告,对旗下基金对持有“酷派集团”按照0.00港元/股进行估值。酷派集团于2017年3月30日报收0.72港元后停牌,2017年7月被大幅下调估值85%,按照0.11港元进行估值。

此次公告发布后,直接将估值归零,虽然不是全部基金都做出此类决定,但多少也说明了酷派的股票价值已经大大缩水得所剩无几了。

前CEO蒋超突然被免职,获京基系全面入主

在今年年初,酷派集团前CEO蒋超刚刚在美国出了一趟差,考察酷派美国本土化的道路,就连他也没想到,其刚刚回来就被酷派集团突然发布公告罢免了其于公司及其附属公司的所有职务,包括但不限于彼于公司担任执行董事、副主席、行政总裁及所有董事委员会角色职务,终止所有相关服务合约及雇佣合约。

CEO蒋超可谓是酷派集团元老级重臣,于2002年加入酷派,是酷派的财务总监兼副总裁,主要负责酷派的财政及行政事宜。2017年8月31日,酷派集团发布公告,刘江峰辞去公司CEO职位,由蒋超接任。现在蒋超突然被董事会罢免一切职务,并且罢免公告言辞果断犀利,丝毫不顾旧情面,一度让市场猜疑不断。

很快,酷派的执董接班人公布,在1月17日,酷派宣布陈家俊获委任为执行董事、行政总裁及本公司提名委员会成员。与此同时,酷派董事会重选梁兆基为执行董事,而其原来也是京基集团旗下旧部。

(图片来源:酷派2018年财报)

根据介绍,陈家俊为一名90后,当前27岁,为投资者及创业家。陈家俊拥有南加州大学的金融学硕士学位。加入酷派前,陈家俊自2015年5月至2018年5月及自2018年5月至2019年1月曾担任深圳市京基百纳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及总裁。

这陈家俊正是酷派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京基集团“二公子”,当年乐视遭遇生态危机,乐视先将其持有的17.83%的股权转让至威日创投,成交价8.08亿港元,酷派年报显示,威日创投正是由深圳地产商京基集团创始人陈华的大公子陈家荣控股,之后,陈家荣又将持股转让至其弟陈家俊手中。

酷派的公告也显示,陈家俊被视为于酷派897,437,000股股份中持有香港法例第571章证券及期货条例第XV部所界定之权益。该等股份由Kingkey Financial Holdings(Asia) Limited所持有,其由陈家俊透过GREAT SPLENDID HOLDINGS LIMITED全资持有。

截至目前,陈家俊通过Kingkey Financial持有酷派17.83%股权,为酷派第一大股东;Zeal Limited持有酷派10.95%股权为第二大股东;创始人郭德英则通过Data Dreamland持股9.20%,为酷派的第三大股东。

未来是买手机还是搞地产?

获京基集团入主之后的酷派,将走向何方也是市场非常关注的焦点。

在业内有一些声音分析成,获京基集团入主酷派,很有可能看上的是酷派手上的土地资源。

酷派集团在郭德英时代置办了大量优质土地,主要包括超过3万平米的深圳南山高新产业园酷派信息港地块,以及占地面积超10万平米的东莞松山湖地块等,这两地块地理位置可谓黄金地段,并且在近几年中已经获得了足以令人眼馋的升值溢价,据悉其价值已超百亿元。

酷派高管曾表示,酷派这么多年积累了很多市值不菲的地产资源,会盘活这部分资源。

而在这两年,酷派已经出售了不少土地和物业救急,并与深圳开发商星河控股以4:6的分成比例合作开发酷派信息港项目。同时为了获取资金流,2017年,酷派靠出售地块获得人民币4000万元;2018年7月份酷派连续卖掉两个地块,以1.18亿港元的价格出售位于深圳的投资物业,并以1.2亿港元的价格出售旗下一家全资附属公司80%的股权。今年4月25日,酷派宣布将西安一块地皮以2.36亿出售。

据业内人士认为,酷派智能产品与地产资源的业务基础都还在国内。随着京基系的入主和高层大患血,酷派可能会从地产业着手寻求新的生机。但酷派需要有新的发展战略,卖地不应成为解决财务压力的主要手段。

也有业内人士猜测,京基看中酷派,除了看上其土地资源的价值之外,或也有意借壳上市,毕竟上市一直都在京基的计划之内。

不过,酷派的年报中还强调称,其目前的主营业务仍为开发销售智能手机,并将继续投入更多资源用于研发,这无疑是与市场的猜测不一致。

酷派称,其针对中国市场研发的一款中高端产品,将会在今年下半年上市销售,预期2019年二季度销售收入将环比增长。

就在6月初,酷派突然在官网上发布一张新机炫影N10 PRO的海报。据海报显示,炫影N10 Pro共有紫莓红和绅士锖两种配色,正面采用水滴式全面屏设计,背面三个摄像头纵向排列在左上方,中间设置了指纹识别模块。搭载的是高通骁龙710处理器,配备了4000mAh大容量电池。该机规划应该属于当前的千元性价比机型,不过最终售价会定为多少还暂不确定。

(图片来源:酷派官网)

而除了炫影N10 PRO以外,酷派首页所展示的机型都已经是2018年的旧款产品了,其中酷玩8发布于去年12月,酷玩7C则稍早一些发布于去年9月份,整体来看产品的更新周期比较长且期间没有旗舰机型发布。

这说明,酷派确实依然在手机研发销售的路上继续在挺着,手机研发销售其实是需要大量的资本和技术人才要求的,而从上文得知,目前酷派手上的现金流已经极其紧张,同时员工已经被裁掉了大半以求生,形势可谓非常严峻,而对于这样的一个局面,酷派是否真能在手机行业坚挺下去,还有待市场验证。

即使真要在手机行业走下去,那如何应对国内外各大手机品牌的激烈竞争,以及如何把握住5G时代新浪潮下的大机遇,也还充满未知和变数。

总结

虽然酷派终于复牌了,但对其来说,一切才是刚刚就活过来后的重新开始,它面临的局面实际还没有多大改善,形势依旧非常严峻。

而两年的时间里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市场格局全变,一切都已物是人非,未来酷派在新股东的带领下,将何去何从,值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