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伟浩:韩江的诗意黑白和今日蜕变

在中国的版图上,广东潮汕地区的韩江不算大,干流总长才400多公里,但年径流量却高达251亿立方米,相当于黄河年径流量的四成,足见其能量。韩江古称恶溪,传说这里曾经是鳄鱼的乐园,足见其荒蛮。公元819年,韩愈来了,治恶鳄,疏河道,兴教育,举人才,遂澜安船顺,百业繁茂。韩江,因为有了诗的基因而优雅。潮汕,则由于韩江的润泽,得享“岭海名邦”“海滨邹鲁”美誉。“三山环拱一水围”,韩江入海,恩惠潮州。自东晋以来1600年,潮州都是粤东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潮州的兴盛,离不开韩江,潮州人和韩江的缘,是血缘。

潮州古城、韩江和湘子桥

潮州摄影师李伟浩从出生起就随父母渡江,十年如一日,韩江的风风雨雨与人世辛酸伴随他成长。几十年来,李伟浩拍照无数,最心仪的还是关于韩江的照片。从上世纪80年代起,李伟浩开始拍摄韩江,韩江对于他而言更像是母亲河,既有记忆中的故事,也有属于那个年代的诗意。

沙溪坝、东门头、湘子桥……出城进城、离乡返乡、摆摊买卖、装货卸货,一张张黑白照片,一幅幅社会生活画卷,饱含着韩江之子对这条江、对这座城、对乡里乡亲的挚爱。回看这些照片,不由得想起一首歌: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洪水浸滿潮州东门广场

打工去

船如梭横织江中锦绣

出行

潮州东门车站

江河蕴育了文明。潮州古城、韩江和湘子桥……在李伟浩的镜头里,韩江的水和人一样始终充满生活气息。因为生长于斯,韩江成了李伟浩拍摄题材的不二之选。也因为了解韩江,所以他希望把韩江的影像做得更深更细。那时候,李伟浩经常天不亮就出门去到韩江江边,他喜欢拍摄江上和两岸人们的劳作场景。韩江是连接潮汕与梅州地区的重要河道,那时候陆上交通不便,两地来往大多时候是靠水路,江上运输成了一个重要的渠道。木材、水泥、煤炭等物资的两岸往来运送,给李伟浩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采沙、运沙的场景。一次江边拍摄,他看到了江上船只运沙、岸边人堆沙劳作,便接连按下快门,由于恰当的光线和合适的角度,那些劳作场景让他至今记忆犹新。那时还是胶片时代,每每拍摄完,李伟浩常会匆匆赶回家中,在自己家中的暗房里,放大冲洗。从拍摄到冲洗完成,这些反复性的工作却让他乐在其中,不厌其烦。

急流奋进

江边采沙

江边漫步

进城去

扛木头

买卖河沙

水上运输线

踏着洪水走向湘子桥

挑江水煮饭的年代

湘子桥、凤凰塔和船

运输忙

30多年过去了,韩江两岸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要想回看三四十年前的韩江,仅有想象力是不够的,还得有承载时间的某种物质,也就是在那个时间段留下来的建筑、文字、绘画、影像。也因此,李伟浩拍摄于上世纪80年代有关韩江的照片,显得十分珍贵。一直以来,李伟浩都坚持本土摄影,他常言自己是个低调的人,摄影也喜欢纪实题材,尤其喜欢拍摄普通人的日常故事,在平凡中“以小见大”。如今的韩江早已改变了原来模样,江上架起了多座桥梁,韩江水路运输的交通功能逐渐被淡化,取而代之的是当地日益改善的生活环境和带动经济的旅游发展。

由于这些年来的环境整治,“绿水青山”的韩江水质变得更好了,两岸的风景也更美了,人们的生活质量也得到了极大地改善。李伟浩镜头里的韩江,江上两岸的劳作场景不见了,人们的生活显得更悠闲愉悦。

“韩江岸边有我家”,根植于本土摄影的李伟浩说,“只有了解了本土根本的文化基因,才能拍出真正的本土故事。”也因为一份深切的乡土情,李伟浩用镜头记录下了韩江儿女的真实写照,也用影像留下了这条他眼中的“母亲河”的今昔变化。

摄影:李伟浩

文字:江源

来源:津门网

声明:本文内容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取得授权

《中国摄影报》邮发代号1-126

对开每周两期

24个版全彩印刷

全年100期共150元

给我好看

你就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