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言君:詹姆斯-哈登,值得去珍惜的人

继对小电动情有独钟外,大湿又干了票新买卖,他入股休斯敦男女足,份额约为5%。说多不少,说少也不少。这其实并没什么,球员场外投资行为罢了。不过令余孽在意的是大湿之后发表的一段声明————与其说是声明,倒更像是表忠心,声明中这样说道。

“我在这里成长,因此休斯敦是我的城市,我会留在这里,我知道我需要为火箭带来一座总冠军奖杯,我会做到的。我们很快,很快就会做到的。我希望大家知道,我是这座城市的一部分,我会永远留在这里。”

仔细想想,这似乎不是大湿第一回发表类似感言。当然了,必定会有人跳出来表示“逢场作戏,听听就行了,咋还当真了?”诚如此言,当今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里,任凭台词何慷慨激昂,都该七分信,三分疑,有所保留。不过大湿,可能是个例外。

自出道以来,大湿从没有任何主动要求交易的想法,一次都没有。

与总想摘掉万年老二帽子的大哥,与我就是打球的二哥相比,三弟性情淡泊,随遇而安。以探花身份出道却是替补,他接受;出道三年便随大哥二哥挺进总决赛,休赛期谈续约时被要求继续担任替补,他也接受。奈何普雷斯蒂当时脑洞大出银河系,既不想给地位又不愿给钱,逼的大湿只好改行航天员。按常理被羞辱至此,日后理应加倍回报,方能啖出胸中那口鸟气。但大湿从没有议论过雷霆的半点不是,一次都没有。

反倒每每提及雷霆,便声情并茂坦言自己当初有多难过,有多不舍。以管窥豹而论,足以证明这黑胡子大汉,有着一颗重情重义的心了。

转投火箭,亦是如此。无论路边野食,亦或生猛海鲜,无论阵容贫瘠或豪华,统统不在话下。既来之,则带之,何惧之有?眨眼功夫,都已经七年了。

都说一段婚姻的保质期只有七年,无论七年前如何山盟海誓情比金坚,七年后往往彼此相厌痒不可耐。放眼当今联盟,球员与球队之间的保鲜期,可能连七年都没有。公元9012年了哥们,除库里利拉德这些母队打小栽培起来的少数派外,任谁都会把信誓旦旦当成日常扯淡。哪怕翻旧账也无需紧张,只需一句“兄弟我开玩笑的呀”,足以掩盖。随后,便自有人翻箱倒柜找出天赋人权,表示“聆听内心的声音是每一位球员都应获得的权益。”

人心不古至此,方显大湿的弥足珍贵。而他与库里,与利拉德又有所区别,阿萌与表男都是原住民,对球队天然存在感情;反观大湿,他可是正儿八经的雷霆土著,中途遭甩卖迁徙过来的。于是又会有人说,火箭给了大湿足够的尊重,以肥仔为例,只要逮着机会,便忙不迭给大湿修改合同,延长年限。所谓君以国士待我,我以国士报之。理论上,这样的说法天衣无缝,但是……

球队以国士待巨星的案例,过往一年,你我都亲眼见证了跪舔三百六十五式。只是该回家的还得回家,如何打感情牌都没用。于是这便涉及到这样的万能句式————

谁的家不在洛杉矶呢?

巧的是,大湿同样产自洛杉矶,是土生土长那里的银。

因此做个假设,如若大湿有朝一日也动了“单位离家近点儿”的心思,两支洛杉矶球队定会蜂拥而上,不惜代价清空空间。很浅显的道理,一位常年场均30+,出勤率巨高的超巨,试问谁不喜欢?事实上自2013年起,总冠军就在库里、老汉、杜兰特与莱昂纳德四人中来回打转。就此而论,大湿带队战绩,起码联盟前五。

即使从未带队夺冠也无妨,配套齐全便是。毕竟洛杉矶的球队,还怕招不到金牌打手,双花红棍?

时代早就变了,当今球队与超巨的微妙关系,与钱有关,也与冠军有关。仿佛一夜之间超巨纷纷姓徐名锦江,攥紧拳头表示“我全都要”。于是问题随之而来,火箭提供给大湿的是什么?

是将争冠挂在嘴边,常年骚操作避税?

是常年缺少侧翼,只好通过刮刮乐们应急?

还是阵容配置畸形,身旁的二号人物总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

以大湿的咖位,大可以拍案而起,要求球队不惜代价全力补强。这是超巨的特权,也是超巨理应享受的权益。放眼新时代超巨,拥有的能量远高于想象。且不说那些电话串联,短信沟通,暗地招募,私下勾搭。仅以雄鹿而论,很难讲密尔沃基忍痛塞给米德尔顿一份5年1亿9,存不存在安抚字母的成分。反观大湿呢?赛季中期火箭阵容天残地缺时,他曾羞羞答答的暗示“理应给豪斯一份相对体面的合同”对于这样的建议,肥仔微微一笑,顺手便把不愿屈从三年底薪的豪斯甩回发展联盟……

于是某种程度上,火箭被大湿宠坏了。阵容有短板,靠大湿;队友出现伤病,靠大湿;赛季中期做减法避税却仍要嚷嚷着争冠,还是靠大湿。至于争冠未果咋办?把锅安在大湿身上便是,一则曰“大湿就是软蛋”,再则曰“火箭靠大湿不可能夺冠”,简简单单,风轻云淡。

反正已经看透这胖子了,难不成还会申请交易?既然不会,自然过一年算一年缘分呐,喊口号不花钱谢谢啊。

都说拿下二哥是绝佳,同时也是最后的机会。因为一旦二哥三弟合作再未果,便宣告火箭将不再有任何争冠机会。毕竟理论上很难再扮演二道贩子,换来比二哥更优秀的人选。只是之于大湿而言,成功自然上上大吉皆大欢喜,可一旦失败,落寞之余预计仍将继续留守,为火箭拼上剩余的,巅峰的年华。无他,性格所致,之于余孽而言,你实在太难以想象大湿有朝一日揪着肥仔的衣领,怒吼“放老子离队”的场景了。

他大可以更雄心勃勃,更有计划一些。安排马仔盯紧自由球员市场,待到时机成熟便摊牌,如此一来,他可以拥有更好的队友,可以拥有更好的前景,也可以获得更大概率的争冠机会。之于腰缠万贯的富贵阶层而言,没有人是对此毫无意识,不谙行情的八嘎。然而大湿,从未这样去实践过,也从未这样试探过。

安于现状某种程度上意味着缺少野望,但火箭与余孽,务必得去珍惜。

各位乡亲们,我是狂言君,如果觉得文章还不错,可以关注盒饭首发平台公众号【狂言Doggy】,每天我会撸2-3条,拿出来其中1条在这里与大家分享。想看到更多内容的乡亲们可以来公众号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