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亏沪江自救记:科创板是不是最后一块救生板

撰文 | Bugle X

编辑 | 初见

危难之际,又是皖新传媒向沪江教育伸出援手。7月4日,天眼查数据显示,沪江教育新增股权出质信息,出质人为上海成塔,质权人为上市公司皖新传媒,出质股权890万股。

上海成塔为沪江创始团队持股平台,大股东孔薇为沪江合伙人、CCtalk平台副总裁,沪江高级副总裁、沪江网校CEO唐红浙为二股东。根据2018年7月沪江向港交所递交的招股书,上海成塔与互捷投资、互江投资、互吉投资、互元投资、互年投资一同构成一致行动集团,实际控制沪江61.30%的投票权。

很明显,上海成塔质押股权、皖新传媒「慷慨」接盘,正是沪江一系列自救行动的组成部分。沪江上市难产的大风波,远未终结。

- 1 -

上不了市,沪江差一点「黄了」

2019年3月,通过港交所聆讯3个月却迟迟未能上市的沪江传出「上市对赌协议失败」「沪江崩盘,全部裁员」的特大利空。沪江随即开启「自救」模式,匆忙回应:「95%大裁员」为严重失实的谣言,但沪江确实针对亏损业务线进行优化、合并,进一步加强增收减支力度,提升抗击风险和对接资本市场的能力;沪江的IPO正在进行中,对赌协议不存在。

沪江创始人、董事长兼CEO 伏彩瑞

3月6日,沪江创始人、董事长兼CEO伏彩瑞(阿诺)发布题为《致全体沪江人:一如既往,砥砺前行》的一封内部邮件,宣布2019年为「持续优化业务结构」的改革年,直言沪江需要「通过一次次的自我否定式的蜕变实现自我进化」。

沪江第一大股东涌金投资也出面站台,声称沪江「加速盈利」是全体董事及股东集体决策的成果,符合公司发展战略,涌金方面全力支持沪江减亏增效,对接资本市场。

有媒体披露,截至3月6日,沪江一个月内砍掉500人,员工总数由2400人下降至1700人,裁员几乎涉及所有部门。而早在1月30日,一份标注「集团CEO、总裁办公室」的通知显示,沪江核心管理层集体降薪20%-50%,所有高管贡献出独立办公室,用于业务拓展、协同办公或会议室使用,多名高管职务调整。

沪江危机的导火索是上市难产,上市难产的根源在于惨烈的亏损,一时半会找不到投资人接盘。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沪江的亏损净额分别高达2.8亿元、4.2亿元、5.4亿元,2018年前8个月,亏损更是高达8.6亿元。巨亏,吓跑了港股的投资人。

- 2 -

沪江之殇:步子大了,会扯淡

定位「教育科技」的沪江营收主要来自两大业务线,一为沪江网校,为自有品牌课程,一为第三方网课平台CCtalk。沪江网校为主要收入来源,CCtalk平台增速迅猛,为沪江的主打概念。

2015-2017年,沪江的全站交易净额(产品和服务销售总额 - 退款总额)分别为3.0亿元、5.1亿元、9.1亿元,录得营收分别为1.8亿元、3.4亿元、5.5亿元,最近两年毛利率近60%。招股书显示,沪江用户总量1.7亿,其中移动端1.3亿,平台付费用户810万,其中,沪江网校870万学员、CCtalk付费用户20万,主要用户群体为大学生、白领。

为了打造高科技「卡位」,沪江不惜血本投入研发,构建大数据、人工智能计算机群,力图以「算法」决胜。2015-2017年,沪江的研发费用连年递增,分别达0.9亿元、1.6亿元、2.3亿元。

2017-2018年,进入IPO快行线的沪江同时驶入扩张快行线,一年间团队增加1000人。产品线方面也同样扩张,重磅推出在线英语口语品牌Hitalk、少儿英语品牌Hitalk·Kids,并向职业教育、考研辅导渗透。在线英语口语品牌Hitalk是沪江倾全力打造的一条产品线,逐渐与沪江网校、CCtalk并列为三大核心业务。此外,沪江一共完成19起对外投资,其中包括国际语言教学平台italki、中小学在线一对一补习平台海风教育、全球留学生跨境服务平台MyOffer、韩语教育机构首尔教育。

招兵买马、扩张产品线,保证了沪江的高速「增长」,后遗症随之而来——「钱不够用了」!

沪江的如意算盘是,快速在港股上市拿钱,填补巨额的亏损窟窿。怎奈,2018年7月递表,11月才通过聆讯,足足「浪费」4个月时间。在寻找基石投资者方面,沪江的巨额亏损又成为拦路虎……港股上市一旦「没戏」,沪江的危机立马迎来剧烈的总爆发。

- 3 -

皖新与沪江,一对蜜月期的好基友

对赌,也许是压垮沪江的最后一根稻草。

尽管沪江矢口否认,但对赌上市的传闻一直如影随形。据称,在D轮、E轮的当口,急于拿钱的沪江签订了对赌协议:若未能在2018年底完成IPO,沪江必须回购投资者持有的股权,回购价为投资款+年化10%复利计算的利息。

皖江传媒的相关公告,从一个侧面证实了对赌的传闻。2015年10月,沪江完成D-1轮9.8亿元融资,皖新传媒通过旗下子公司认购1亿元。皖新传媒当时的公告指出,若2018年底沪江无法上市,即需回购股权。同一轮融资,沪江不可能只与皖新传媒一家签订回购协议。假如同一批入股机构都签了类似对赌协议,3年前的9.8亿融资需沪江付出13亿元才能回购。

沪江的招股书显示,皖新传媒在沪江的直接持股比例为1.32%,通过参股的赛富皖新持有沪江1.28%的股份。

入股沪江之后,皖新传媒与沪江越走越近。2017年9月,皖新传媒、沪江、自贸区基金达成全方位的战略合作,涉及资本、产业基金、教育资源的整合,三方成立互联网教育产业基金,主要投向互联网教育垂直行业的优质企业。

上海成塔向皖新传媒质押890万股沪江股权,是兑现股权回购的偿债步骤,还是皖新传媒又一次向沪江「输血」投资?谜底有待进一步揭开。

- 4 -

「合适的时机」,天下掉下个科创板

巨额亏损,外加举债缠身,一旦对赌条款认真执行,沪江必将死无葬身之地。剧烈的减支增收措施,只能治标,不能治本。解套的方法只剩下一个,就是以最快的速度上市。

根据瑞恩资本统计,2018年在港上市的152家企业,平均上市周期为67个工作日。沪江在2018年7月3日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11月22日通过上市聆讯,12月7日提报招股书。从此之后,杳无音讯。根据港交所规则,至2019年5月7日前,如无法更新申请或挂牌上市,沪江的港股之旅也就走到尽头。沪江上市失败,已为固定事实。

对此,沪江发表声明表示:港股上市计划确有调整,而且是「主动调整」,沪江将选择在「合适的时机、合适的板块」登陆资本市场。

折戟港股、连续三年亏损在国内A股上市又不可行,沪江的选择,其实并不多。当然,「合适的时机、合适的板块」,对沪江而言,也许正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科创板的横空出世,适时为焦头烂额的沪江提供了一线生机。

2018年11月5日,科创板的概念第一次提出,位于上海张江的沪江便成为首批登陆科创板的「绯闻」对象。有报道称,在港股排队的沪江一度与监管层积极沟通,希望纳入科创板首批,创造一个科创板+H股良性互动的先例。

科创板接纳尚未盈利的公司、同股不同权的公司、红筹架构的公司,是国内资本市场一次跨越式突破。科创板优先支持的七大新兴领域,即包含沪江投入巨资研发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大数据+人工智能。

7月5日,上交所宣布,筹备8个月的科创板将在7月22日鸣锣开市,首批25家公司集中上市。

作为一个涵盖语言学习、职业教育、中小幼、文化艺术四大品类的互动教学平台,沪江对于CCtalk平台的持续投入,对「网师经济」的热情推动,终将结出硕果?

折戟港股的沪江,终将凭借CCtalk平台的大数据、人工智能、多并发+强互动的视频技术登陆科创板?自救的沪江,翘首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