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贯在水浒世界中的另一副面孔,还有一次非常奇怪的表现

最近,咱们的水浒细节解密,一直在跟列位读者听友,介绍古典小说《水浒传》中出场的著名的长胡子的能打仗的宦官王爷童贯。之前我们已经用了七个章节的篇幅,介绍了历史上的那个真实的童贯,是如何志大才疏,从李宪门人继承遗志开始,到利欲熏心联金攻辽,以及最后大势已国灭身死,这个全过程。这是历史上的童贯,那么本期作为童贯这个系列故事的一个小的结尾,我们要专门介绍一下,《水浒传》中的童贯,与历史上的童贯之间的差异

其实这是一个不太引人注意的话题。在《水浒传》中,童贯作为四大奸臣中的老三,出场次数很多,给梁山好汉制造的麻烦也很多,最突出的就是带领兵马第一轮围攻水泊梁山。此后,在梁山好汉受招安期间、攻打辽国期间、围剿王庆以及方腊起义军等重大行动期间,童贯作为本书的四大反派之一,基本上场场不落,都曾经起过一些不好的作用。

比如,在辽国大军被宋江等众好汉战败之后,《水浒传》里面强调说,宋江等人马是具备一举灭辽的能力的。但是辽国君臣不甘就此GAME OVER,所以派人携带厚礼贿赂蔡京童贯等人,终于花言巧语蒙骗宋徽宗得手,在宋军大获全胜的时候,同意辽国请和,给了辽国苟延残喘的机会。

不过,虽然是《水浒传》全书中的一个大反派,但是童贯这个反派,跟另外几个并肩的反派比起来,就要差那么一点意思,论与梁山好汉的直接互动,其实是非常少的,童贯第一次出场已经是全书的中段了,只有一次,就是对丑郡马宣赞不用其才,远远不如高俅从全书开篇就出来闹事,处处与梁山好汉作对那般戏份浓烈。

论阴谋诡计,也基本属于四大奸臣里面敲边鼓的那个,虽然每次坏事都有参与,但是基本都是在蔡京牵头之下做帮凶,很少有单独出来跟梁山好汉放对的时候。也就是说,在《水浒传》中,童贯虽然出场次数很多,而且名列四大奸臣之一,但是他实际与另外两个水泊梁山好汉们的死对头蔡京、高俅相比,在书中的地位和作用是要差上很多的

如果说《水浒传》中的蔡京以老奸巨猾形象出位,而高俅以小人得志令人印象深刻,童贯这里就是简单地参与作恶,其为人处世和性格特征并无什么鲜明的特色,属于相对来说比较脸谱化的这么一个奸臣。

而且,童贯在《水浒传》中还有一次非常奇怪的表现。这就是童贯统领大军围剿方腊起义军一战中,活阎罗阮小七缴获了方腊的龙袍玉带,他就如同唱戏的一般,自己穿戴上了。结果被童贯的两个手下大将王禀、赵谭发现,这俩跟着童贯混的将军,自然不是什么好人,于是就借此机会当场诬陷阮小七。

不过诡异的是,对于梁山好汉的这个把柄,当时统军的童贯,作为梁山好汉的死敌,却并没有立即追究。而是到了梁山好汉班师回朝之后论功行赏,阮小七被封做了都统制之后,王禀、赵谭反复在童贯那里举报,说阮小七当年缴获方腊的龙袍玉带都给穿戴上了,这是图谋不轨等等,这才最终说动童贯,童贯又转告蔡京,最后蔡京出面谎报天子,把阮小七革职了事。

虽然整个事件,童贯作为奸臣必然是参与其中的,但是看起来,童贯似乎对这个事情不是很热心,咱们讲过,童贯在书中是标准的梁山好汉的死对头,但是在这件事上,当时没有追究,事后也没有揭发,基本都是他手下那俩贼将军出的坏事,而下手陷害的又是蔡京。

这是童贯直接参与陷害梁山好汉的细节最充分的一件事情,但是从这件事来看,童贯并不是那种诡计多端狡诈异常的人,相反,他在领军的时候浑浑噩噩,阮小七穿龙袍惹大祸,他也没有怎么追究;事后他手下反复举报此事,他也反应迟钝,而是转告蔡京了事,表现得并不是太在意此事。

童贯在书中这个情节中表现出的性格,倒是同历史上的那个真实的童贯,十分相似,历史上的那个童贯,虽然不是好人,但是做事情还是比较讲究先后次序的,像宋江等好汉虽然惹祸,但是童贯在镇压方腊起义军用人之际,已经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宋江等人有利用价值,因此是不会立即陷害宋江等人的。

事后虽然追究,童贯那个志大才疏的性子,眼高于顶,只要不是宋江等人当面得罪他,他也懒得报复,还不如把有限的精力都用在北伐谋求更高功勋上面。

从这段情节来看,《水浒传》作者施耐庵对历史上的童贯的把握还是比较准确的。不过,为什么在他笔下,童贯整体上来看,反而不如蔡京、高俅等人出彩呢?

原因其实很简单,童贯在真实历史上的坏事记载,是非常详细的。即便是在《水浒传》的故事源头《大宋宣和遗事》那里,童贯的戏份也是非常多的,而且也是按照历史线的真事那样走的。

可是,恰恰是因为历史记载详细,童贯的坏事第一大家都耳熟能详,施耐庵再说一次也吸引不起大家的兴趣,第二也正是由于童贯的事迹非常清楚,没有空白,严重限制了作者发挥其文学创作的空间。

换句话说,如果施耐庵随便编一个童贯的坏事,马上可能就会被人用来跟历史上的真实童贯比较,比如说这边施耐庵说童贯在宣和几年干了某某事跟梁山好汉对抗,可是马上就会人说了,那个时候历史上的童贯不在这里啊,他在西北跟西夏人死磕呢。这就容易出纰漏,出BUG。

所以,童贯在这方面因为历史记载很多,所以反而不如基本上没什么坏事记录的高俅,来的有创作空间。也就是相比童贯的不能胡编乱造,作者可以随意编造高俅跟王进街头斗殴、白虎堂陷害林冲等故事,谁让历史上的高俅,大家都知道是坏人,但是坏事记载不多,有充足的写作空间呢。所以我们才会看到,《水浒传》中的高俅和童贯的地位与作用,正好跟历史上真实的高俅与童贯,颠倒了。

说到这里,肯定有读者听友朋友要问了,为什么作为四大奸臣之首的蔡京,待遇就跟排名第二的童贯很不一样呢?在《水浒传》中,蔡京的戏份很多,明明历史上的蔡京比童贯的记录还要详细,为什么作者施耐庵还要冒风险给蔡京加戏呢?下一期水浒细节解密,咱们继续讲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