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理财收益率创新低,宝宝类货基也创新低……

作为一个没钱买房、不敢炒股、看着信托接二连三暴雷也怕了的小编,我的钱都放在两大口袋:整钱放在银行理财,活钱放在货币基金。

如此这般,在银行的朋友们最头痛的6月末/12月末这些“冲时点”的节点,我自己本身是窃喜的。原因很简单,市场上钱一紧,我的产品利率就要涨。

可是“愉见财经”观察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半年末,事情并非如此,不见机构像以前那样抢资金,于是我的各个产品连个“翘尾效应”都没有。由此也可反观,央行呵护有加,银行间流动性较之以往同期显得充裕。

眼下,“宝宝”类产品、银行理财产品、结构性存款收益率均出现下滑;只有大额存单利率逆势上涨。

余额宝量价齐跌

要看货币基金的收益率,几乎家家走不高。7月16日,规模最大货币基金天弘余额宝还跌出了历史新低,7日年化收益率仅为2.26%;今天略为回升了一点,到了2.27%。

日前,天弘余额宝发布2019年中报,尽管总规模依旧在万亿元以上,但已较上一季度缩水16.5亿,收益率若与2013年的最高点6.7%左右相比,已经下降超过六成。

其实余额宝的表现并不特殊,只是市场的客观反应。

就收益率而言,别家的还可能更低。7月以来货币基金平均预期收益率持续下跌,截至上周为2.3%,且无一只7日年化收益率超过4%的货币基金,收益率在3%-4%之间的货币基金仅13只。

就规模而言,近两年货币基金规模总体呈现下跌。目前公募市场货币基金规模约为7.75万亿元,较2018年末减少约4400亿元。

2015年,天弘余额宝7日年化收益率首度跌破3%,徘徊于2.5%左右,2017年年中受资金面紧张影响而一度涨破4%,随后逐步回落。2018年一季度,余额宝的规模达到了历史性的1.69万亿,为了降低集中度风险,2017年和2018年,余额宝先后四次推出限额限购措施,并接入了博时、中欧等20家基金公司的货币基金供用户选择。限购措施直到今年4月才放开。

余额宝中报称,4月资金面波动率本有所上升,央行着力稳定资金面,资金利率出现明显下行。余额宝在风控指标范围内,保证流动性需求的情况下,对资产做出最优配置,再配置资产以同业存款、同业存单、逆回购和信用债为主。

银行理财也不“翘尾”

以前有些银行冲冲半年末时点,理财产品也会跟着产生“翘尾效应”。但今年却较往年显得平稳。

一个观察侧面是,银行理财收益率多月持续下降。

普益标准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银行封闭式预期收益型人民币理财产品的平均收益率已降至4.12%,环比再次下降0.01个百分,连跌16个月,创近28个月来新低。

据融360大数据研究院统计,6月没有一家银行的平均预期年化收益率达到5%。除去结构性理财后,平均预期收益率在4.5%以上的只有16家银行,均为城、农商行。

也难怪啊,在较为宽松的流动性环境下,债券等资产价格维持相对低位;而且对期限错配监管趋严,银行较难通过投资非标拉高收益。

市场观点预计,下半年银行理财收益率仍然处于下行趋势,跌跌不休。

同时,理财产品发行总量也环比下降。不过比较妖的是,占比近四分之一的保本类理财产品发行量却逆势上升,其中大部分是非结构性保本产品。

低风险偏好的投资者也会关心结构性存款。结构性存款6月平均实际收益率为3.85%,九成结构性存款达到了预期最高收益率;规模环比下降2.35%;平均预期收益率也有所下滑。

要不去看看大额存单?

从去年开始,银行们加大了对大额存单的推广力度。至少目前来看,在理财、货币基金收益率下跌之时,大额存单的利率还是有所提升。

而且大额存单可是妥妥保本的存款产品,享有存款保险保障,风险系数比起货基和普通银行理财要低很多。

融360大数据研究院统计,6月份有71家银行发行大额存单,发行只数为420只。新发行的各期限大额存单利率均值全面上涨。其中5年期限上涨最多,环比上涨21.4BP。农商行的大额存单利率各期限均值最高,各期限利率均上浮53%以上,甚至是“顶格”上浮,即较央行基准利率上浮55%。

据分析通常国有大行20万元三年期大额存单利率上浮40%左右,即为3.85%;30万元三年期大额存单利率上浮45%,为3.98%。

央行上海总部最新数据显示,6月上海人民币存款增加2734亿元,同比多增2694亿元。其中,个人存款中大额存单增加1715亿元,同比多增1115亿元。

看来大额存单的利率一涨,大伙还是乐意去买的。不过愉小编还是略有迟疑,主要原因是大额存单的流动性相对而言弱了很多。虽然2016年初大额存单投资就已经有了转让功能,但由于第三方转让平台未建立,各家银行的大额存单转让要求不一,所以总觉得不太方便。

此外,普通定期存款的利率虽然略有上浮,但并未全面上涨,且幅度明显小于大额存单。也许是半年末时点上,银行更偏向于上调大额存单利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