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凭吊巨人大厦,没有说一句话……

任正非走在前面,后面紧跟的是华为的高管们,围着黑黢黢的大坑转了三圈,没有人说话,空气如同凝结了一般,有点像告别,也有点像凭吊,非常仪式化。

作者:吴春波

来源:华夏基石e洞察

蓝血研究文章,如需转载请通过后台向公众号申请

20 世纪末,华为有几个重要会议是在珠海召开的,开会地点是石景山酒店,有几件事印象深刻,记录如下。

01

凭吊巨人大厦

1999 年,华为在珠海开会,会议主题是公司的战略及 KPI 库,晚饭后通知有活动安排,所有参会者包括任正非乘坐大巴离开酒店,去哪里没有人知道。

下车后,周边一片漆黑,隐约来到一片工地。踏着长草,众人来到一个硕大的大坑,才知道这里是巨人集团的巨人大厦的工地。

任正非走在前面,后面紧跟的是华为的高管们,围着黑黢黢的大坑转了三圈,没有人说话,空气如同凝结了一般,有点像告别,也有点像凭吊,非常仪式化。

转完后,就回酒店了。

这个永远不可能竣工的巨人大厦,1994 年初举行的开工典礼。原计划盖 18 层,后来改到 38 层,改到 54 层,改到 64 层,最后改到 78 层,如果建成,将成为当时国内最高的大楼。1997 年初,巨人大厦因资金链断裂未能按期完工,只建至地面三层的巨人大厦停工,巨人大厦只在历史上辉煌过。

1992 年,任正非在华为提出要“超越四通”,当年国内有“南巨人,北四通”之说,两家公司是当时高科技企业的代表,这一年华为的销售额达到 1 亿。1994 年,巨人集团的产值就达到了 5 亿人民币,利润 5 500 万。华为的销售额达到 8 亿元,员工人数达到 1000 人。这一年,任正非提出了“三分天下”的梦想。

再往后,华为发展迅猛,而巨人集团轰然倒下,正应了那句“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2016 年,我在公司为巨人集团的高管客户上课,提起了当年跟随任正非凭吊巨人大厦的事,见一位高管泪流满面。从教这么多年,讲了那么多课,很少能把人讲哭了。也是在同一年,在北京的望京,看到破败不堪的摩托罗拉大厦时,我眼眶也有点湿润了,同时也理解了那位高管的举动。

任正非内心,充满了对企业的热诚,公司就是他的命,同时他也充满了对企业的敬畏,但他从来没有狂热过。他有一句名言:“唯有惶恐者才能生存”,英特尔前 CEO 格鲁夫也有一句名言:“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只有经过生活打压磨砺的人,方有如此精妙的总结。

当年任正非带领干部凭吊巨人大厦的目的,也在于此了。保持沉静,保持危机意识,保持敬畏,保持警醒!

但我有一点始终不清楚,当年任正非在凭吊巨人大厦时,没有讲一句话,事后也从来没有提起过此事,他一直沉默着,如同当晚的沉默一样,或许从那一晚开始,危机意识已深深地植入任正非及华为干部的血液之中了,已无须言语!

02

身上一把钥匙都没有

某晚,任正非在酒店请人吃饭,让我作陪。

客人是华为的前员工,在公司初创阶段就加入公司,离职后在珠海创办了自己的公司,任正非是个念旧的人,趁在珠海开会,顺便约他一起吃个饭。

言谈间,两位都没有谈及往事,更多的时间是客人对华为快速发展的赞许。谈及离开公司时,客人有后悔之意。

任正非宽慰道:“人各有志,应该出去闯一闯,当了老板,才会知道当老板的不易,企业就是个绞肉机,各种矛盾与冲突都绞杀着老板

老板就不是人,公司发展好了,不能高兴,公司做不好,老板不能不高兴,完全是违背人性的。”

吃完饭,客人告别离去。

任正非介绍道:“他人非常聪明,懂技术,也懂营销,不比比尔和盖茨差(比尔与盖茨是公司两位高管的外号),但就是没把自己的公司做好。”

问其原因,任正非指着不远处的客人说:“原因就在他腰上。”

按照任正非的提示,我向客人的腰部望去,但见其皮带上挂着一大串钥匙,数量之多,已经到了夸张的地步,伴随着其步行,钥匙左右摇晃,叮当作响。

任正非补充道:“他连仓库的钥匙都挂在身上。”

然后,任正非起身,掀开衣服,说:“你看,我一把钥匙都没有。”

在华为,有很多办公楼的房间任正非是进不去的,如数据中心、研发实验室等,其工卡根本没有进入权限。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这个世界原来有两类老板:身上挂钥匙的老板与身上不挂钥匙的老板。

钥匙是开锁用的工具,同时也是权力的象征。

身上挂的钥匙越多,意味着权力越大,责任越多。

身上挂的钥匙越多,合理的授权就越少,下属的自由裁决空间就越小、个人的价值成就感就越低。身上挂的钥匙越多,老板需关注重大决策的时间资源就越少,不务正业的可能性就越大。

身上挂的钥匙越多,老板操心越多,费力越多,陷入日常事务的时间就越多。

身上挂的钥匙越多,老板成为孤家寡人式的伟大个体户的可能性就越大。

我相信,华为创立之初,任正非身上肯定也有不少钥匙,随着华为的发展,他不断地摘掉身上的钥匙。

任正非摘掉身上的钥匙,并依靠制度的授权机制,把钥匙挂在下属的身上,从而把任正非的华为变为华为的任正非,让制度与规则守望华为,而不是让老板身上的钥匙与门上的锁守望华为。

爱尔兰的威廉·巴克莱博士在《花香满径》一书中指出:“我们不应该把所有的事都抓在自己手里,认为只有自己才能做好。”

身上挂满钥匙的人一个重要的价值观就在于:他一直坚信只有自己比别人做得更好

国外的一篇文章提到,只有那些执着(甚至是到了痴迷程度)于最后的产出并且又不会在公司日常的大小事务中都面面俱到的领导者,才能够在竞争中脱颖而出,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

变成了甩手掌柜的任正非,不挂钥匙的任正非,方才有更多的时间关注客户,关注那些挂钥匙的下属。任正非倡导“力出一孔”和“以客 户为中心”,从另外一个意义上讲,就是要求管理者视野要开阔,视点要聚焦。

陈全忠先生的《让规则看守世界》一文提道:“让规则看守的世界,是生命的圣洁花园,是人之向往的天堂。而生活在那里的人,也将规则时刻放于心中,心甘情愿接受约束,以获得更完满的自由。”

任正非讲话在线阅读版,点击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