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捅任达华,火烧京阿尼,创作者何时也成高危职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文化产业新闻,作者 | 康璐玮

创作者们该给自己多上几份保险了。

京阿尼事件中亡者的数量还在不断增加,广东就又出了件大事。

就在今天上午,曾在《破冰行动》中饰演赵嘉良的香港演员任达华在广东中山参加一个商业活动,突然遭遇一男子近身行刺。

被刺后,任达华还在群里发语音向好友求助:“找人帮帮我,我现在因为在台上有一个发神经的朋友拿了把刀,朝我刺了一下。”

这两件恶性事件的接连发生,不禁让人感慨:从XXX滚出娱乐圈的网络暴力,到如今直接杀人放火的蓄意伤人,创作者们为何纷纷成为“精神病”们的箭靶子,而创作者又何时成为了“高危职业”?

火烧“京阿尼”,撼动日本动漫界

也许你从没听说过“京阿尼”,但你一定听说过《轻音少女》《中二病也要谈恋爱》等经典的动漫作品。如果说吉卜力是日本动漫电影的一座高峰,那京阿尼就是日本TV动漫的另一座难以撼动的山头。

而这一切,都在前日付之一炬。

当地时间7月18日上午10点35分,日本京都动画(英语:Kyoto Animation,昵称为京阿尼)第一工作室遭遇人为纵火。当天总共有74名职员上班,目前,已造成34人死亡、35人受伤、6人失踪。

这次纵火,也被各大媒体称为“日漫界的911”事件,可见问题之严重。

而这一事件,也为日本动漫界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

对京阿尼来说,最直接的损失是未发售的画稿和多年的原画悉数损毁。

原定于7月19号发布的《free!》的剧场版《2020夏》已经取消。其他的作品也未能幸免。

而对于整个日本动漫界而言,最大的损失是人才的流失。

在如今,日本的动画制作体系已经是流水线社会化大生产,一部动画集成了很多创作者的劳动,但很多动画制作者们基本上是来自不同的动画公司。

而京阿尼是唯一一家注重动漫人才培养的传统公司,他们所有的工作几乎都是由自己内部员工完成,从分镜、原画、背景,到后期摄影和CG特效……并不会像其他动画公司一样层层外包,京阿尼一直以来的高质量就是依赖于自己有一支稳定的动画制作团队。

在此次事故中去世的画师都是京阿尼花费十几年心血培养出来的,对于公司而言,财产损失也许可以再赚,而画师的离去则是致命的打击。

而在动漫人才断档的大环境下,京阿尼的陨落则大大打击了日本动漫业从业人员的信心。也许,这才是日漫加速衰落的开始。

京阿尼曾频受死亡威胁,创作者将成“高危职业”?

创作者成为“高危职业”是一件可怕的事。当所有从事生产创作的人都在为个人生死感到担忧时,美好的作品自然无法出现。

这次出事的京阿尼,曾多次遭遇死亡威胁。

前几年“京都动画”曾收到过匿名威胁信件,上面写着“不喜欢导演”、“表现太差”等内容。而据警方调查,火灾发生前,曾有人在“京都动画”官网留言,发出了威胁性内容。如今威胁成真,创作者的人身安全才重新被重视起来。

曾几何时,“给编剧寄刀片”成为了一种普遍的调侃方式。

而又有谁知道,“寄刀片”这个梗的来源最初是起源于柯南道尔在《最后一案》中安排福尔摩斯死亡,想从此罢笔,结果迫于读者书迷的刀片威胁,最终屈服修改了大纲继续创造。

编剧写得好要“收刀片”,写得不好更是会被喷的狗血淋头。虽然业务水平是创作者的立身之本,但因作品遭遇网络暴力更让人心惊胆寒。

例如前几年大火的网剧《镇魂》,结局上线当天,“请镇魂编剧改行”这一tag就上了热搜榜首,花样百出的挖苦在当时看来能泄一时之愤,可经历过网络暴力的编剧们,还能在创作道路上安心前行吗?

并没人在意。

同样,那些声名遍布大江南北的作家,有时也难免在“威胁”面前败下阵来。写出超级IP《盗墓笔记》的南派三叔就曾发文称遭到了圈内水军头目的威胁,“不让他投资盗墓笔记,就会让我今年不得安生”。这里面的“他”被认为是杨洋的经纪人贾士凯。

根据南派三叔的自述,那个威胁者真的“做到了”。

不喜欢可以不看,请别伤害创作者

曾经人们不喜欢一部作品,采取的方法是选择不看,“用脚投票”。

后来变成了“可以骂作品,给作者留点尊严。”

再后来,作品和作者都可以被骂了,“别举报,总有人想看。”

而京阿尼事件发生之后,舆论是不是又要变成——

“可以举报,可以封杀,但千万别杀人放火呀!”

这些年来,互联网的便捷让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有了与创作者近距离接触,表达自我的空间,可从另一方面来看,这也恰恰导致了消费者表达“不认同”的底线越来越低。从小恶到大恶,潜移默化的道德底线下滑正在让越来越多的创作者成为潜在的“受害者”。

不喜欢作品就伤害创作者,这种行为无异于“慢性毒药”,正侵害着行业内一个个为创作而努力的从业人员。

当“浇汽油”“寄刀片”已经成为左右创作的有效手段,那也在一定程度上证明,当代创作人才的生存环境已经渐趋恶劣。

我们为京阿尼哀悼,为任达华心痛,我们也期待更多宽容与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