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王熙凤新官上任三把火

欢迎关注《写乎》,您的足迹就是《写乎》!

作者:王杰雄

“新官上任三把火”,谓新上任的官员,开始履新时劲头十足,做好开头三件事,以事喻火,火烧壮观,引人注目,轰轰烈烈且有声有色。

王熙凤作为族长贾珍任命的管理东府秦可卿丧事的“领导”,她是如何立刻让东府人马承认自己领导角色的呢?

且看她烧的“三把火”……

(一)第一把火,明确身份,提高领导上位意识,让人认为你就是领导

怎么使人认为你就是说一不二的老大?诚然,首先自我明确高人一等的身份非常重要。怎么明确?请看凤姐是怎样做到的:……点卯理事,独在抱厦内起坐,不与众妯娌合群,便有女眷来往也不迎送。

很明显,凤姐首先与人划清界限,尽管之前与各妯娌抬头不见低头见,那时还没掌权,见面时彼此客气,笑脸相迎。但今时不同往日了,族长贾珍授权于我管理宁府,给我独立的“办公室”一一抱厦,还吃的很不一样,有文如下“贾珍另外吩咐每日送上等菜到抱厦内,单预备凤姐”。

还有所有宁府男人的的母亲,老婆,姐妹和女儿等女性家庭成员要进“办公室”说事,一概不迎送,坐下来喝茶聊天更没戏,必须清楚,你是你,我是我,平时嘻嘻哈哈的情形不见了,想听我讲笑话儿,除非贾府最高领导贾母来视察“基层”才会有机会,否则,就凭你现在的身份,还不配与我平起平坐。

于是,凤姐摆出来的一副冷面孔,很快让人“肃然起敬”。

凤姐在贾府的地位显要,已然体现在宁府未掌权之前。《红楼梦》第十三回写道,“闻人报:‘大爷进来了。’唬的众婆娘‘唿’的一声,往后藏之不迭,独凤姐款款站了起来。”这里,凤姐也是婆娘哩,唯独她不急不躁,见族长贾珍造访,款款站了起来,气度从容,与他人一经对比,不单暗示出凤姐喜欢出头露面,更衬托出凤姐在贾府地位显要。凤姐用肢体语言告诉贾珍,协理宁国府,非我莫属,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

(二)第二把火,杀伐决断,逮住机会杀鸡儆猴,让人认为你就是领导

凤姐在东府上位成功,如何治理偌大的宁国府,令出必行,还看能力。所以,凤姐先总结出宁府五件弊事,并于次日召集宁府老婆媳妇们,先对宁府总管赖升媳妇放下狠话,我不怕你们嫌,在我面前,“再别说你们‘这府里原是这么样’的话”,我是对事不对人,不管是谁,事没做好,就得受罚。然后吩咐彩明念花名册,按人头分班,每班做事,俱有交待。凤姐威重令行,效果显著:一切偷安窃取等弊,一概都蠲了。

即使这样,还是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尽管东府总管赖升曾告诫下属,西府里的琏二奶奶是个有名的烈货,一时若恼了,翻脸就不认人,但还是有人撞到枪口上去了。当秦氏停灵第35天,因为日子重要,凤姐天未亮就起了床,在按名查点时,有一负责迎送亲友的人未到而大发雌威,将人杖挞二十板子,另勒令赖升扣罚一个月的钱粮。板子挨打难受,钱粮克扣吃饭受影响,一时宁府中人个个惊恐,于是俱各兢兢业业,不敢偷安。

(三)第三把火,见机弄权,权为我用,让人认为你就是领导

权力不用,过期作废,自古而然,凤姐也不例外。秦可卿大殡之日,夜宿馒头庵之时,静虚老尼向凤姐求助,说,张家愿倾家孝顺,想把女儿金哥婚嫁定礼退回给长安守备,转而接受官更大长安府太爷的小舅子李少爷为“东床快婿”。要想把这事弄妥,必须要贾府过从甚密的长安节度使云老爷出面,守备方有可能接受退定礼。

凤姐不信阴司地狱报应,我说行就行,当她听到静虚老尼说“倒象府里连这点子手段也没有似的”时“便发了兴头”,好,拿三千两银子来,表面说是给小厮们去办事的盘缠,其实是私下笑纳安享了。拿钱办事,就在可卿大殡之日派了得力心腹来旺来办这件事。来旺也心中明白,“假托贾琏所嘱修书一封”,急忙连夜赶往长安县,“两日工夫俱已妥协”了。凤姐安享了三千两后,王夫人连一点消息也不知,自此凤姐胆识愈壮,更加倚权弄权,所作所为,诸如此类,不可胜数。

(四)现实生活中的“王熙凤”们

凤姐在众人面前表现出来的领导派头十足,现实生活中,这种现象实在是太普遍了,可谓“寻常行处皆逢见”。

饭局上,有的人会刻意迟到一两分钟,人一到,全桌的人都会站起来,用自己的肢体语言来表达“迟到者”的尊贵,也就差抚掌欢迎了;会局中,“重要讲话”“重要指示”,都是最后发言的那个人,不管讲得如何,掌声必定要有,不仅事先交待好与会者一二,领导讲话要带头鼓掌,场面要壮观,还不忘在领导的讲话稿中标注提示,括弧,下面可能有掌声,结果弄巧成拙,成了大笑话;交际应酬上就更明显了,必须时时显示自己的领导作派,照相必须要坐在第一排,遇到比自己地位更大的人,也自甘浅薄,一副……模样,文字不堪描述,省略吧。

是的,即使你对一群人不认识,但你马上就可“闻客语声知贵贱”,知道对方一群人中谁的官最大,谁的社会地位最高。我想,做人,不用那么市侩吧,与人相交,坦诚即可。这一点,不妨学习宝玉的做人状态,“贾元春才选凤藻宫”,宁荣两府热闹非常,一人得道,众人得意,独宝玉视有如无,毫不介意。

对,做人就得“做自己”,随心所欲;“今者吾丧我”,形神两忘,旁若无人,活出“持花歌咏似狂颠”的状态更好,大家不要怀疑他(她)是谪仙就行了。

【作者简介】王杰雄,现居广东佛山,业余文学爱好者,南蓬耕耘,西樵放歌,吟咏为乐,偶有所感,遂好论文。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点一下文末“在看”。

历史文化类投稿邮箱:

小说散文类投稿邮箱:

顾问:朱鹰 、邹开歧

主编:姚小红

编辑:洪与、邹舟、大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