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进入第四个十年,如何理解马明哲的生态观?

文 | 周天财经

改革开放 41 年,中国创造前所未有经济奇迹的同时,一批中国企业也就此走向世界舞台。

在 2018 年的财富世界 500 强中,有 12 家中国企业进入前 50。随着今年鸿海精密董事长郭台铭正式荣休。这 12 家企业中,只有 1 家企业的创始人,从企业创立到现在依然掌舵。他就是中国平安掌门人马明哲。

1988 年 5 月,平安保险公司在深圳蛇口招商路北六栋正式成立,到 2019 年,平安从最开始的「十几杆枪」,成长为拥有 180 万员工、1.84 亿客户、5.38 亿互联网用户的金融 + 科技集团。一部平安史,就是深圳的发展缩影,也是改革开放以来最具代表性的中国商业样本。

2019 年 7 月 19 日,平安回到深圳蛇口,一切开始的地方,启动了首届智慧生态大会,这场会议以「科技,让生活更美好」作为主题。首次全面系统的将平安的科技战略和盘托出。

按照平安董事长马明哲的说法,平安发展至今可以用十年为界,划分出四个阶段。第一个十年先是做保险,第二个十年是综合金融,第三个十年,开始做金融 + 科技。而在刚刚未来十年,平安要做的是金融 + 生态。

科技比重不断加码,在第四个十年,平安驶向「智慧生态」。

01 平安科技进化史

回望更深的过去,往往能够找到未来的密码。

虽然看起来在平安的前二十年,技术并没有被列为战略高度。但实际上早在 90 年代,平安就开始进行 IT 部门的建设与整合。

彼时各个保险险种的 IT 支持部门还叫做「电脑部」,2001 年,平安将信息管理部、寿险电脑部、产险电脑部、团险电脑部、平安电子商务及 AAA 客户资源管理部的相应职能进行合并,组建集团信息管理中心,在组织架构上进行统一管理。

在那个 BAT 都刚刚成立的年代,已经走过第一个十年的平安,就已经开始从平台角度搭建技术中台。

随着平安集团的业务不断发展,出于优化公司治理的需要,2008 年,平安信息管理中心从集团业务中剥离,成为了自负盈亏的平安科技有限公司。接下来便是最近十年发生的故事。移动互联网浪潮席卷而来,以人工智能、云计算为代表的前沿技术也开始崭露苗头,平安自己的科技部门,也从原来的 IT 业务整合,拓进到科技研发领域里来。

去年 11 月,平安联席 CEO 陈心颖在 2018 中国平安科技开放日上表示,集团将每年收入的 1% 用于金融科技及医疗科技的研发。中国平安在过去十年共投入 1000 亿人民币用于科研,并且未来仍将持续投入。根据陈心颖透露的信息,目前平安「整个集团 32 家公司,其中 11 家是科技公司,这 11 家公司有 9.9 万科技人员」。

特别是在人工智能、云计算以及区块链等前沿技术上,平安通过过去十年的扎实积累,目前都已经开始逐步落地,革命性地提升运转效率。比如说通过 AI 面试官技术,平安在去年面试了 900 万人规模的保险代理人应聘者,候选人使用 App 就能够和智能机器人进行对话,完成面试。AI 会根据面试者的特点给出因人而异的培养方案建议。而在平安寿险推出的「智慧客服」服务,可以让 96% 的投保申请通过 AI 自动核保完成。无论对内对外,科技已经渗透平安。

2019 年元旦,平安集团更新了品牌 Logo,将沿用十年的底部「保险·银行·投资」字样更换为「金融·科技」,显示出将金融和科技作为核心主业的决心。

不难发现,过去三十年,平安的科技版图,是一个从幕后走到台前,从支持型业务变成主营业务本身的过程。平安的发展壮大,来自于平安科技实力的不断增强。那么在未来十年平安的「金融 + 生态」战略中,科技又将扮演怎样的角色?

02 驶向智慧生态

目前,平安共建立了金融服务、医疗健康、汽车服务、房产服务、智慧城市五大生态圈。周天财经此前也曾对平安的「金融 + 生态」战略进行过系统分析。

对于平安的长期战略,马明哲曾概括为「科技赋能金融、科技赋能生态、生态赋能金融」。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是,在「科技赋能生态」的业务阶段,科技将发挥怎样的作用?

周天财经认为,平安最终想要打造的,是借助科技的力量,将所有生态圈业务联合起来,形成互通互联的「智慧生态」。

在进行下一步阐释之前,我们首先有必要对智慧生态做一个明确的界定。智慧生态应该具备以下三个特点,前沿科技的大范围整体应用、兼容开放的多元业务场景、可以滚动持续的商业模式。这一切的最终目的,是对用户需求的一站式激发与闭环满足。

之所以说平安想要打造的是互联互通的「智慧生态」,主要是出于以下几点原因。

首先,是在平安的各大生态圈中,前沿科技的应用已经到了相当深入的程度。同时,平安在业务场景上的丰富,为智慧和创新的「涌现」创造了前提。

平安的智慧城市生态圈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相对完整的观察切口。

凭借在大金融资产和大医疗健康的深厚积累,平安为城市的方方面面都在提供一揽子完整解决方案。涵盖 3 大领域 21 版块,包括财政、政务、经贸、金融、农业、交通等等。至今,平安智慧城市已与包括杭州、南宁等全国 115 个城市以及多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展开合作。

而支撑这些智慧城市板块的,正是以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等核心技术共同组成的「智慧城市云」。智慧城市生态本身,就是一个典型的,以技术为底座,粘合多个业务场景的落地实践。

平安智慧城市 1+N 全面解决方案

而前面提到的涌现性,是一个复杂系统学科中的概念,指的是当多个要素组成系统之后,就会出现系统组成前单个要素所不具有的性质。

「智慧」的底座当然是科技,但实现的途径是在复杂的业务场景中,实现对用户需求的激发和深度理解,提前一步想人之所想,为人之所为。

在目前国内的大型科技公司中,平安拥有的业务场景丰富程度可以排在第一梯队,而且因为平安生态圈选取上本身就有较强的联动属性,对其后续发生更多样的「涌现」反应创造了可能。

在 7 月 19 日的平安智慧生态大会上,平安划定目前阶段最具代表的十大科技应用场景,涵盖车险理赔、小微企业信贷、辅助医生诊疗、智慧扶贫、智慧交通等等,覆盖目前平安旗下各大主要业务。

第二点是,和纯线上的科技物种不同,平安作为一家从金融业务起家的公司,对商业模式的变现闭环有非常明确的规划和判断。

此前陈心颖就曾对科技投资回报的问题进行回应,她认为科技公司的成长包括搭建场景平台、聚集流量、提升收入以及盈利四个阶段,要按阶段成长。

「第一个阶段,孵化确保它的价值主张是清晰的,业务模式是成立的。第二个阶段要求它会有量,因为平安这么大的一个载体,我刚才说七万亿资产,一万亿收入,没有量的话,这个对我们来说意义不大。第三个阶段,我们要求它能够把流量可以转化成收入。第四个阶段才是利润,利润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目前,平安旗下陆金所及汽车之家已经实现盈利,陈心颖对此表示满意,「整体应该是有 10 亿美元的利润了,占了我们整个集团 6%。」

智慧生态不可能一蹴而就,但平安对科技公司发展周期的把握和判断,使得长期投入和当下的二级市场表现,能够得到良好的平衡。

最后一点,是平安的各个生态圈业务从来都不是分而治之,从一开始马明哲想要打造的就是一个完整的闭环生态。科技与金融正是贯穿其中的粘合剂。

以平安医疗生态圈为例,其核心是面向患者(Patient)、服务提供方(Provider)、支付方(Payment)三方构建了 PPP 开放平台。

在最终的支付一端,平安的保险业务可以直接完成理赔闭环,同时,平安医保科技也在 toB、toG 两方面科技赋能,无论是中小保险公司的商业保险,还是政府的医疗保险体系,都能够更有效地控费。

同样的联动也发生在平安汽车生态,在马明哲的构想中,「客户通过汽车之家引流购买一台车,可以顺道完成汽车租赁、购买汽车保险,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不是单纯买不买汽车保险,办不办信用卡的问题」。

可以设想,当智慧生态发展到更深层次,平安各生态圈之间的连接将会更加稠密。汽车、医疗、住房、智慧城市和金融之间,将最终成为一个紧密结合的业务整体。

过去十年,全球商业发生的一个剧变是,2008 年全球市值最高的十家公司里还只有 1 家科技公司,而到了 2018 年,科技公司已经占据前 7 名席位,替换了通讯、能源和日化巨头。

有句话说「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从 2016 年到现在股价上涨超过 180% 的平安,也将借由科技驱动的智慧生态,成为历史趋势的重要一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