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犯下大错不自觉,贾母都着急了,两次提醒她注意

贾琏作为荣国府嫡长孙,是贾母大儿子贾赦的嫡子。荣国公传下来的爵位,由嫡长子依序继承,第四代继承人是贾琏。所以,贾琏虽然也十年寒窗,却并不是学习的料,反倒迎来送往人情世故上“好机变”。身上捐了个烂大街的五品同治,是贾家成年男主人中唯一没有官身的人,在荣国府协助贾政管家。贾琏出身好,没有贾珠年长继承顺序却要排在前面。但贾琏袭爵有一个大问题,贾母都为他着急,两次隐晦提醒王熙凤,就是没有儿子。

【一】

古代爵位的继承没有明文规定继承人的子嗣问题,但袭爵人约定俗成的规矩,必须有子嗣才可以。如果继承人没有子嗣,爵位继承将有两种可能。第一,必须过继儿子承祧。第二,选择下一位有子嗣有资格继承爵位者,以避免断了传承。

贾琏想要顺利的继承爵位,他必须有儿子。否则官方有权要求贾家换人,以及过继儿子到名下,充做荣国府第五代继承人。问题是,荣国府很特殊。贾赦、贾政兄弟俩分别共同继承了荣国公传下的爵位。嫡次子贾政得到爵产敕造荣国府,嫡长子贾赦只得到爵位。这就使得一旦长房无子,皇帝若下旨爵位归二房承祧,荣国府顺理成章合二为一,贾琏毫无办法。此事连贾母都着了急。

【二】

贾琏无子,王熙凤要承担很大责任。按理贾琏作为嫡长子,不说妻妾成群多生多育,起码也要有几房姬妾。王熙凤为了保证自己优先生子,确保家庭地位,不但撵走所有大丫头只留一个通房丫头平儿给贾琏,对平儿也严防死守不让贾琏碰。

贾琏没有姬妾分担生育,王熙凤又独占闺房一心想自己生子。可除了女儿巧姐儿,她又生不出儿子。还对贾琏在外找女人横加干涉,古人讲究三从四德,王熙凤行径有违妇德,贾母对此也不太赞同。

这里邢夫人王夫人也说凤姐儿。贾母笑道:“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那里保得住不这么着。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的。都是我的不是,他多吃了两口酒,又吃起醋来。”说的众人都笑了。

王熙凤过生日,贾琏出轨。看似贾琏的错,结果邢夫人说她,王夫人说她,贾母也毫不客气,来了一句年轻人都这样,什么大事。并且直接说王熙凤吃醋不对。为了给她面子,还说是自己的错,让王熙凤喝多了吃醋起来。贾母认错这事特别严重,别说这事和贾母无关,就算有关也不敢让她认错。贾母在毫不掩饰的替大孙子做主,认为王熙凤做的不对,背后主要原因还是贾琏无子让贾母着急了。

【三】

贾琏六十五回偷取尤二姐,王熙凤用计接尤二姐进贾家,又让张华告贾琏,又让张华要回尤二姐,又指使旺儿害死张华,无所不用其极,就是想让贾母对尤二姐不满意,做主退回尤二姐。不成想贾母对尤二姐不计前嫌,欣然接受。哪怕知道尤二姐有前未婚夫,也只说让贾珍等去处理下,解决了就好。这是贾母公然第二次支持贾琏纳妾,甚至不介意尤二姐的不清白。非常明确提示王熙凤,再妒忌下去就不对了。

王熙凤对贾母的暗示置若罔闻,一心弄死尤二姐。其实她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她费尽心机一顿大闹,都赶不上秋桐一句话的威力。

秋桐正是抓乖卖俏之时,他便悄悄的告诉贾母王夫人等说:“专会作死,好好的成天家号丧,背地里咒二奶奶和我早死了,他好和二爷一心一计的过。”贾母听了便说:“人太生娇俏了,可知心就妒忌。凤丫头倒好意待他,他倒这样争风吃醋的。可是个贱骨头。”因此渐次便不大喜欢。众人见贾母不喜,不免又往下踏践起来,弄得这尤二姐要死不能,要生不得。

王熙凤大费周章做不成,秋桐一句话直指根源。贾母对妒忌的女人十分反对。王熙凤仗着家世、王夫人以及自己乖巧讨喜,从感情方面先征服贾母容忍她,换一个人,早都不允许他胡闹了。

贾琏无子是个大问题,王熙凤就算再得贾母宠,也因为她是贾琏的妻子,贾母宠王熙凤,实则是宠贾琏。孙子年近三十没有儿子,当然是王熙凤的问题。贾母通过两次借吃醋说事,不惜牺牲尤二姐,已经暗示王熙凤做的不对,希望她能改弦易辙。

贾母骂尤二姐“贱骨头”,是罕见的极严厉的骂人话。这样一个慈善的老太太口出恶言,表达的立场特别明确。至于尤二姐是不是真嫉妒,秋桐是不是诬告,贾母看的清楚却不屑管。对贾母来说,除了王熙凤,妾不过就是会生孩子的女人,要多少有多少。牺牲尤二姐能换回王熙凤的觉醒,值得。“贱骨头”本就是双关语,表明面目对善妒女人的憎恶。可惜,王熙凤本就妒忌,一叶障目之下,不认为妒忌的严重性,最终害人害己,辜负了贾母一篇慈心。

【文/君笺雅侃红楼】

欢迎关注、收藏:君笺雅侃红楼,每天为您带来更多新颖的红楼视角!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80回本 ;

【石头记】周汝昌校订批点本80回本 ;

【红楼梦】通行本120回本 ;

【清·孙温绘全本《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