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其实有两个女儿,一个莫名失踪,一个被贾蓉陷害

1

红楼梦里的金陵十二钗,最幸运的女子,当属王熙凤的女儿巧姐。

她的判曲是【留余庆】:

留余庆,留余庆,忽遇恩人;

幸娘亲,幸娘亲,积得阴功。

劝人生,济困扶穷。

休似俺那爱银钱、忘骨肉的狠舅奸兄!

正是乘除加减,上有苍穹。

“留余庆”里的狠舅奸兄指的是谁?

关于巧姐的舅舅,书中明确提到的只有一位王仁,谐音“忘仁”。在第十四回里写着:“又有(凤姐)胞兄王仁连家眷回南”,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因此,“狠舅”就只能是王仁了。

2

那么,曲文中的“奸兄”究系何人呢?高鹗在续书里说,卖掉巧姐的是贾环、王仁和贾芸三人。对此,我个人很不同意。

先说贾环,贾环属于“玉”字辈,是贾琏的堂弟,也就是巧姐的堂叔。既非舅又非兄,那么按照曲词上的提示,就不应当在此“舅兄”之列。何况贾环与凤姐的矛盾由来已久,凤姐死后,大家自然而然就会想到,贾环会做出于巧姐不利的事情来。

但以曹公之才,肯定会有出人意料之笔,必不至落此俗套。所以我认为,“狠舅奸兄”里应该没有贾环。

巧姐之兄,应该是贾府里“草字辈”的一代,其中最主要的便是以下几位:贾蓉、贾蔷、贾芸和贾兰。在这四位里,高鹗说是贾芸出卖了巧姐。而脂批却明确暗示我们,贾芸和小红后来还一起设法搭救过落难的宝玉,况且贾芸、贾蔷和贾兰之为人,相对来说还都算正派。

尤其贾芸是受过贫苦的,贾蔷很早便自立。贾兰跟着寡母李纨,受着相对良好的教育。而且这三人与凤姐的关系也都不远不近,没有什么明显的恩怨,由他们三人中的任何一人来充当这个“奸兄”的角色,都不大可能,意义也不大。所以我将他们三人全部排除在外。接下来的,就只剩下一个贾蓉了。

3

贾蓉与凤姐的关系,比其他三人要亲密的多。可以说是凤姐生前最喜欢的一个侄儿,且又是一个最典型的纨绔子弟。在落魄之后,无钱可用,便想出“卖巧姐换钱”这样的馊主意,是非常可能的。

此外,由他来充当坑害巧姐的“奸兄”,对人性的批判就要深刻得多了。书中第六回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时,作者对此就已经有了暗示,不过写得较为含蓄罢了。刘姥姥在向凤姐表明来意的时候,才说了没两句,(以下为曹公原文:)

就听二门上小厮们回说:“东府里的小大爷进来了。”凤姐忙止刘姥姥:“不必说了。”一面便问:“你蓉大爷在那里呢?”只听一路靴子脚响,进来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面目清秀,身材俊俏,轻裘宝带,美服华冠。刘姥姥此时坐不是,立不是,藏没处藏。凤姐笑道:“你只管坐着,这是我侄儿。”刘姥姥方扭扭捏捏在炕沿上坐了。

你看刘姥姥初进荣国府,偏偏就遇见了贾蓉,这一老一少,一亲密一疏远,当真是一处极鲜明的对照。我们再接着往下看,贾蓉出去之后,

“这里刘姥姥心神方定,才又说道:“今日我带了你侄儿来,也不为别的,只因他老子娘在家里,连吃的都没有。如今天又冷了,越想没个派头儿,只得带了你侄儿奔了你老来。”说着又推板儿道:“你那爹在家怎么教你来?打发咱们作煞事来?只顾吃果子咧。

刘姥姥只管千恩万谢的,拿了银子钱,随了周瑞家的来至外面。周瑞家的道:“我的娘啊!你见了他怎么倒不会说了?开口就是‘你侄儿’。我说句不怕你恼的话,便是亲侄儿,也要说和软些。蓉大爷才是他的正经侄儿呢,他怎么又跑出这么一个侄儿来了。”

这又是一处对照,一个是亲侄儿,一个是胡乱冒认的侄儿(指板儿,其实还差了辈分)。可就是这样两组鲜明的对比,到了最后,却整个的颠倒过来,本来没有什么关系的人却成了解救巧姐的恩人,冒认的侄儿也成了女婿;而那个原本是最亲热的亲侄儿,倒成了害巧姐的“奸兄”。

4

曹公的文笔构思,真乃不可思议,巧妙绝伦。原来坑害巧姐的“狠舅奸兄”,一个是凤姐的胞兄,一个是和凤姐关系最亲密的侄子,让人看过之后,不能不加倍地感叹人情冷暖和世态炎凉!

曹公原先给巧姐还设计有一个妹妹,后来删掉了。

在有的脂系版本中,巧姐这个人物与“大姐儿”不是同一个人。比如,第二十七回中就有“凤姐等并巧姐、大姐儿”一句话,明显是两个人。第二十九回,贾母带着众人前往清虚观打谯时,其中也有一句话是:“奶子抱着大姐儿带着巧姐儿另在一车。”

注意,抱着一个,领着一个,当然也是两个人。可见,曹公原先给巧姐还设计有一个妹妹,后来经过再三斟酌删掉了。

不过,也有人认为,这种版本之间的差异,可能是抄书人的笔误。大多数专家的观点是,贾琏和凤姐只有一个孩子,大姐儿就是巧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