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市失速,种子失灵,暑期档下半程紧急“寻枪”

号脉影像经络,洞悉文娱风潮

在这个几无对手的暑期档,《银河补习班》并没有激起多大的水花。

它潜在的爆点——情感共振和民族情绪渲染,被口述鸡汤式的故事冲散了。

于是我们终于明白,在国产电影“技术原因”频发的当下,《银河补习班》能够始终坚挺并提档的原因。

去年此时,很多人在争论《我不是药神》《邪不压正》及其后的《西虹市首富》。

今年过半,我们依旧很难找到国产电影的像样谈资。

谈着谈着,就拐到了5个月前的《流浪地球》。

2019年已经过去大半,中国电影市场与往年相比有很多微妙变化,最明显的就是暑期档。以往每年的7月前后,我们往往会适度调配进口大片(动画电影除外),竖起自我保护的大旗。而今年,海外的大片公司怕是要躺在床上数钱了。

好莱坞进口片:迪士尼一家独大

数钱数得最开心的当然是迪士尼。

截止6月30日,据艺恩网的数据分析,今年上半年共有309部影片在国内上映,其中国产片的数量占较大,239部,进口片的数量则为70部。内地影市在过去6个月共产出票房311.7亿(较2018年上半年320.35亿的成绩下降8.65亿)进口片总票房约163亿,共26部进口片票房破亿。这26部电影中,18部由好莱坞出品,其中卖了42亿元的《复联4》,一骑绝尘。

收购21世纪福克斯之后,迪士尼在新五大的格局中自然处于绝对优势地位。迪士尼旗下已有几大品牌:漫威影业、卢卡斯影业、皮克斯、华特·迪士尼电影工作室(主攻合家欢题材、近两年开始将经典动画翻拍真人版电影)、华特·迪士尼动画工作室。

继2017年真人版《美女与野兽》取得12.6亿美元的全球票房的成功后,迪士尼的创作取向还是目前好莱坞A级制作的两条主要路线——“续集”和“真人化”。具体的加码方式便是加入种族议题和女性议题,比如《狮子王》之后,明年3月有真人版《花木兰》。此外,迪士尼已经宣布在2021年至2023年期间发行九部真人动画电影。

截至目前为止,迪士尼的真人电影,还未有过10亿的大片,像《奇幻森林》导演执导的真人版《狮子王》目前票房已过6亿,能否突破10亿的天花板,尚未可知。

批片的几种路线:

日本、印度、小语种、文艺片

批片中有8部票房过亿:日本动画电影《千与千寻》(4.8亿)、《哆啦A梦:大雄的月球探险记》(1.3亿)、《夏目友人帐》(1.1亿);印度电影《调音师》(3.24亿)、《一个母亲的复仇》(1.1亿);黎巴嫩电影《何以为家》(3.73亿);西班牙电影《海市蜃楼》(1.1亿);奥斯卡获奖影片《绿皮书》(4.78亿)。

继去年的《龙猫》之后,《千与千寻》极尽可能地展示了在国产电影佳片空缺的前提下,旧片重映“情怀攻势”的票房空间。

像几乎每年都有一部过亿的“哆啦A梦”系列一样,日本的动画电影已经成为内地批片稳获收益的一支生力军。

日本的真人电影仍因文化差异和欠缺IP粉丝基础,一如既往在国内接受度不高,如剧情片《祈祷落幕时》最终只收获了6700万票房。

印度批片也走出了一条成功的路线。

自《摔跤吧!爸爸》打开印度片市场以来,每年都有印度批片在内地市场过亿。“类型片+社会话题性”已经成为印度批片“出圈”的固定套路,也可以说是一种批片获利的权力格局。

除了上述稳定的两类批片,小语种的批片每年会随时微调,获得成功的主要是类型鲜明、差异化明显的,如口碑不错的俄罗斯电影《绝杀慕尼黑》取得9100多万票房。黎巴嫩电影《何以为家》3.73亿的票房让人眼前一亮。要知道今年奥斯卡的卫冕冠军《绿皮书》的内地票房也不过4.78亿。

当然,《何以为家》与《绿皮书》作为文艺向批片能获得如此高票房,还是有规律可循的。

首要原因是获得/提名奥斯卡奖后在内地上映时间差极短——2月24日颁奖,《绿皮书》于3月1日内地上映。

另一个原因是差异化路线,4月29日上映的《何以为家》正面battle《复联4》,满足了一种完全不同口味的观影诉求。

第三,两部影片都品质过硬,且都具社会话题性,能够激发情感共鸣。

回到国产片:低谷与希望

2019上半年票房前10名的电影中,国产片占4部,分别为《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飞驰人生》《反贪风暴4》。

进口片占6部,分别为《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大黄蜂》《惊奇队长》《哥斯拉2:怪兽之王》《阿丽塔:战斗天使》《被悲伤更悲伤的故事》(中国台湾)。

与去年上半年的国产片的票房比较,今年上半年国产片的成绩减少了约17亿。大略等于少了一部开心麻花喜剧片的票房量。

如果说,开心麻花团队的喜剧片创作还明显受创作者周期制约,那么观众们的精神生活必需品——优质爱情电影的严重缺位,也是造成票房下降的重要原因。

一部质量并不高的台湾爱情片《被悲伤更悲伤的故事》能取得9.5亿的票房,证明了观众对能够宣泄情感的爱情电影的饥渴。

往年的爱情片总能出个爆款,如《超时空同居》《前任3》,但今年上半年的爱情电影,寥寥无几。

比如霍建起导演的《如影随心》,尽管有陈晓、杜鹃主演,但过于文艺向的题材,最终收获2000多万票房;质量极差的《下一任:前任》,打了“前任4”的宣发擦边球,又加之老面孔郑恺、郭采洁主演,票房才刚刚过亿;《我的少女时代》导演陈玉珊,改编日本原版的爱情电影《一吻定情》取得1.7亿票房;《最好的我们》是继《过春天》后,商业类型片意义上的青春电影回潮,最终票房也定格在了4亿。

此外,最值得一提的是国产动画的默默发力。

如此低沉的国产电影创作环境下,国产动画在悄无声息地为整个市场添砖加瓦。

今年年初,一部国产动画《白蛇:缘起》于1月11日上映,反超了《大黄蜂》的单日票房,又在1月31日取得单日票房第一,熬倒了《死侍2》。

优质动画“熊出没”系列,从2014年至2019年,一直维持着6~7分的豆瓣评分,从2亿至4亿、5亿、6亿、7亿的票房连升,成为一个稳定的国产动画电影品牌。

而眼下,处于点映阶段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在豆瓣上有3.3万人打出8.7超高分。如果借助高品质的“口碑下沉”效应,在今年低迷的国产电影创作环境中,或许能给我们带来一些新希望。

【文/洛神】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