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航天徐鸣:太空探索的终极目的是人类的自由与平等

7月20日是人类首次登月50周年纪念日,这一天,我和团队也在日夜奋战,为银河航天首颗卫星的发射而准备。登月成功为人类的太空探索留下了宝贵的遗产,不过时至今日,有几个疑问也依然悬而未决:究竟是什么在驱使人类探索太空?人类深入宇宙腹地,带去的是什么?太空探索的终极目的到底是黑暗森林还是自由与平等?

这是一组十分宏大的命题,一篇短文是不可能穷尽的。不过我们毕竟身处商业航天领域,身负探索太空的使命,在此我想试着做出选择、解释这种选择并践行这种选择。谨以此,纪念人类登月50周年的“高光时刻“。

黑暗森林VS自由与平等

人类探索太空的所有行动,最终都将体现其世界观和宇宙观。刘慈欣写的《三体》整部小说里曾阐述过一种宇宙观:“黑暗森林法则”。

黑暗森林法则被认为是刘慈欣对费米悖论的回答。书中提到: “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轻轻拨开挡路的树枝,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都必须小心翼翼:他必须小心,因为林中到处都有与他一样潜行的猎人,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开枪消灭之。在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狱,就是永恒的威胁,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将很快被消灭,这就是宇宙文明的图景,这就是对费米悖论的解释。”

在这之前我们已经知道 “丛林法则”,其典型场景是弱肉强食。因为资源有限,人与人之间的道德、怜悯和互助行为都是极其稀缺的,为了争夺资源求生存,所有人都不惜牺牲他人。不过,霍布斯丛林假说是基于一个假设的,是建立在没有国家制度的基础之上。人类十分善于自我治理,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国家制度就产生了,它可以调节资源的采集、分配和再生产。随着国家制度的进化,社会资源的分配也会更公平、更有效,全社会的人们都可以分享社会进步的福利。

相比之下,“黑暗森林法则”更可怕的地方就是基本无解。它是建立在“猜疑链”和“技术爆炸”之上的,信奉赢者通吃,只有最发达的文明才能存活,其他所有的文明都要被毁灭,因为“他人即地狱”。大家不是一起把蛋糕做大,调节好分配机制,而是直接把你灭掉,甚至不惜把自己也给灭了,重启一切。

我对大刘是很佩服的,不过黑暗森林法则也让我感受到了几分冷战思维的气息。我注意到,大刘出生于1963年,算了算,在他整个人生观形成的重要时期,世界正处于冷战阴影之下,我瞬间就理解了他。不过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也很想和他探讨一下。不知道我说出“我不同意你的观点”的时候,大刘会不会直接上来灭掉我。我是真心认为,人们是有强大的自省能力的,冷战更是人类社会中一个小小片段而已,在未来新版的人类史书上,冷战也不过是其中一两个章节。

说回到人类首次登月,当时的确是冷战思维的产物。时任总统的肯尼迪雄心勃勃,阿波罗登月计划取得了成功,美国由此取代苏联,成为人们向往的美好世界,这一轮冷战,美方胜出。不过在此之前,美俄双方热核之战也是一触即发的。所以,史学界还有一个重要的观点,即阿波罗计划成功地阻止了一场热核战争。这场战争一旦爆发,其后果足以毁灭人类。

还有一点也十分重要。即使当时冷战思维浓厚,但美国宇航员阿姆斯特朗登月之后留下的经典名言还是体现了人类应有的格局:“这是个人的一小步,却是人类的一大步”。

是的,无论插在月球上的是哪个国家的国旗,无论当时登月的目标是什么,无论登月之后的短期结果或者战果如何,阿姆斯特朗的这句名言都足以代表全人类。国别消失了、肤色与种族的差异消失了,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戛然而止。阿波罗登月计划,作为地球上全人类的进步,载入了人类史册。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在面向太空的时候,地球上的人类是一体的,向外界释放的也是善意。阿波罗计划为后来的太空探索行动确定了一个基本的立场。

不过,要超越自己所处的时代也是困难的,在当时的冷战思维下,为什么还是会出现这种基于全人类共同立场的宣言呢?是因面对浩瀚的宇宙而感到了敬畏吗?是因为发现了月球的地貌和地球如此相似,发现自己在宇宙中并不孤单吗?以上原因都有可能,不过我愿意相信,面向宇宙,自由和平等才是我们内心最终的诉求,也是最终将会实现的诉求。

人们希望走出地球,获得更大的空间上的自由,所以在比拼时,会选择登月而不是其他形式,而外部世界的震撼和冲击,会激发人们天下乃至宇宙大同的向往。人类首次登月留下的遗产,不仅仅是科技进步,还有人类对于平等和自由的追求。

在时间维度上看,冷战或冲突不过是人类历史长河中短短一瞬;从空间维度上看,地球不过是广袤宇宙间的沧海一粟;从整个人类史来看,人类这种生物也不过是地球过客;从人类的生存法则来看,人类发展史上固然有过对彼此的敌意、对资源的争夺甚至升级为战火,但世界协同、合作共赢依然是人类社会未来的主流。

丛林法则也已被打破了,历史学家尤瓦尔 赫拉利在其著作《未来简史》中就指出了这一点。进入21世纪后,人们已经脱离了生物贫困线,曾经长期威胁人类生存和发展的瘟疫、饥荒得到了有效遏制,战争正在消失。人们渴望的是:永生不老、幸福快乐和成为具有“神性”的人类。

进步的趋势不可阻挡,人类直面的终极追求是:生命的自由、心智的自由、生而平等并终于平等。

技术进步的驱力

自由和平等即是技术进步的果,也是技术进步的因。放眼历史长河,我们更会发现,人类每一次重大技术突破的实现,除了当时这样那样的原因,最终的驱动力只有一个:对自由和平等的追求。

宇宙诞生初期就是平等的。宇宙诞生于大爆炸,此前天地不过一片混沌。大爆炸后衍生出来各类星球和星系,在宇宙中各司其职。未来的宇宙会是什么样子,宇宙之外是否还有更广袤的存在?我无所得之。我只知道,如今的宇宙格局也不过是宇宙演化中的片段而已,宇宙最终的走向也是自由与平等。

我们所生存的地球也经历了漫长的进化。地球上的各国文明,既有灿烂千年的,也有湮灭消失的。人类更是在地球各处迁徙、分裂与融合、同化与被同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尽管过程艰辛,但东西半球、不同肤色与种族的发展正在趋于平等。

具体说来,人类各种交通工具的发明与创新,就是源于对于自由的追求。人们希望能像鸟儿一样在空中飞翔,飞机出现了;人们希望能像鱼儿一样在水中漫游,轮船出现了……

技术进步不一定能帮助生物躲过灭绝期,但一定能延长生物的寿命、提高生物的质量,帮其突破生物体层面的种种限制,使其获得更大程度的自由。

即使是看起来相对“高冷”的航天领域,也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发挥各种作用。越来越多的航天高科技材料和技术已经应用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航天科技向民用市场的转化帮助人们获得更好的体验和更多的自由。

航天特种材料不再只是宇航员们的专利,它们已经被转化应用于服装鞋帽等领域,我们的服装更轻薄,还能抵御更寒冷的气候;许多父母都十分感激尿不湿,虽然他们不一定知道,尿不湿的出现就有航天技术的贡献;我们肚子饿了给自己下一碗面,方便面配料包中的脱水蔬菜居然也和航天技术有关;至于卫星导航,更是人们早已熟悉的应用场景了。

当然也有部分技术被滥用或者恶意使用的案例,但这并非科技走向的主流。技术本身是没有善恶之分的,科技伦理的探讨更多指向人类本身,即使用技术的人。一旦以历史的、三维甚至多维的眼光去看待整个人类的技术进步,便会发现人类生活的趋势是走得更远、飞得更高、摆脱贫困并获得更多的自由。

人类太空探索行动带来的益处显而易见。人因无知而无畏,即使人类这种生物体不断强大,人类智力不断提高,但每一次探索太空,反而会让人们意识到自己的渺小,学会敬畏与尊重。

生而平等的“连接权“

我很庆幸选择了商业航天领域,创办了银河航天。在商业航天领域创业,有助于我保持足够的敬畏,也帮助我实现自己的创业愿景和公司的使命:让5G卫星连接地球每个角落。

随着人类活动的领地向太空延伸,人类平等的定义也将被刷新。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食物、阳光、空气和水等自然资源,是人生而获得的资源上的权利,当然,人类的数次冲突也是围绕各类资源展开的。当资源总量扩大、分布更均匀的时候,有望降低由此导致的冲突频率,并促进最终结果上的资源平等。进入互联网时代,新的生存权则要加上“网络的平等权”。

目前尚有许多人未能享受到网络。根据We Are Social和Hootsuite发布的2019年数字报告显示,全球网民43.88亿人,约占人口数全球人口的57%,仍有近40亿人尚未接入互联网。银河航天则致力于通过“太空互联网”来解决上述问题。

我们将低轨道卫星当成“空中基站”,利用卫星接收地面信号,再通过卫星把这些信号直接一次性地转发到互联网的骨干网络中。通过立体的、三维的、由上而下直接进行网络信号传递的太空互联网实现人们的网络连接权。

为了降低连接成本,我们使用可普及的互联网卫星通信网络。低轨道卫星成本远远低于高轨道卫星,数以千计的低轨道卫星组成“星座”,就可以实现全球的“基站”覆盖,且用卫星的方式来代替地面的铁塔、基站,需要的成本差异有机会降到地面建设的1%。

太空互联网还能成为地面网络的延伸和补充,它能为地面基站等网络基础设施难以达到的地方提供网络支持,与地面网络结合,实现全球每个角落的高速联网。

我们希望通过敏捷开发、快速迭代模式,规模化研制低成本、高性能小卫星,打造全球领先的低轨宽带通信卫星星座,建立一个覆盖全球的天地融合通信网络。

通过上述努力,我们希望帮助大家实现网络连接的自由,弥合数字鸿沟,最终实现数字化的平等。数字化的平等,是每个人“生而有之”的权利与自由。

银河在做的事情,是希望通过卫星,把网络像阳光一样撒到地球上。为地球生而平等的每一个人,奉上更容易获取的知识,更平等丰富的信息,更简单方便的交流,更多可能的发展机遇。

因为,探索太空的终极目的,是为了人类的自由与平等。

(本文作者 | 银河航天创始人&CEO徐鸣;编辑 | 桑明强,来自钛媒体CEO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