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琛:那是我在星云之端的情绪

高中填报志愿专业时,梁琛选择了建筑学,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自己其实并没有太多关于建筑相关的兴趣。反倒是之前暑假中去表哥家玩的经历给他留下了与建筑相关的难忘记忆。“他练习的仿宋字和工程制图我现在印象还很深。”对于梁琛来说,觉得建筑学好玩是到了大学之后的事情了。

梁琛 Liang Chen 摄影:肖全 Photo by Xiao Quan

“我在吉林长春待了五年,我想在我的毕业设计中将这个城市如何形成,如何慢慢沉淀到如今的模样的历程展现出来。”大学期间,梁琛受到历史学家费尔南·布罗代尔(Fernand Braudel)的史学观影响,开始尝试对于建筑设计场地和空间进行长时段和多时段观察。

众方纪1.0,内蒙古,中国,2016 Singer House 1.0, Inner Mongolia, China, 2016

“从宇宙爆炸开始,从地球的形成开始,从地质大陆漂移开始,去解释去发现丹东的山如何形成,鸭绿江如何形成,而这些的形成又如何影响了这里的水质,物产等等,甚至是后来在这里生活的人。范围越来越小,缩小到城市,缩小到我从小生活的街区,再缩小到我从小生活的建筑的历史中。”

众方纪3.0,内蒙古,中国,2018 Moving Black, Inner Mongolia, China, 2018

城市形成、街区形成、建筑形成、物质形成、日常行为等,梁琛进行着在建筑设计场地和空间纵向、时间轴上的无限性探讨,找寻线索,通过新的建筑介入到场地以及整个时空当中。

渔文化博物馆,江苏,中国,2017— Fishing Culture Museum, Jiangsu, China, 2017—

从作为项目建筑师完成南戴河三联海边图书馆(“孤独图书馆”),再到北京白塔寺四合院更新等项目,2011年毕业后的梁琛一直以建筑师的身份进行活动。而真正开始以艺术家的身份进行独立的艺术实践,还要从“孤独图书馆”这个项目说起。

家史博物馆,北戴河,中国,2018— Community Family History Museum, Beidaihe, China, 2018—

“‘孤独图书馆’是我在我的老师董功那里工作时的一个项目。当时一位建筑评论家谈到了老师的作品对于大地艺术的思考。但当时的我对于大地艺术并没有太深入的了解,于是我几乎用了两年半的时间去研究大地艺术,对大地艺术这部分的知识做了一个局部的艺术史梳理。”

众方纪1.0,内蒙古,中国,2016 Singer House 1.0, Inner Mongolia, China, 2016

在梁琛看来,大地艺术也探讨建筑学中的本质,人造物如何出现在自然中。“我开始研究很多大地艺术家的资料,到最后我发现都会回到海德格尔曾提出的一个问题上,‘一条河流什么时候会存在?’海德格尔认为是当一条河流上面出现一座桥时。因为这座桥体现了人的一种意志,也揭示了河流的存在。人、河流、桥成为了互相诠释、揭示的状态。”

C2H6O,北京,中国,2017 C2H6O, Beijing, China, 2017

“而孤独图书馆背后的一个想法其实是希望和太阳进行对话,秦皇岛的东边是日出的方向,我希望在那样一个能完整看到太阳东升西落的空间里,通过一天光线变化来揭示太阳。而这也恰恰是大地艺术的思考。大地艺术帮助我如何去理解将一个人造物体现在自然当中。不管是在我后来的独立实践,还是我之前在老师那里的学习实践,它都对我产生着影响。”

2577艺术中心,上海,中国,2018— 2577 Art Museum, Shanghai, China, 2018—

在正式投入独立艺术实践后不久,梁琛选择了通过孤独图书馆前的沙滩和海这个特殊的空间,进行他的第一个大地艺术项目“Project Aleph”。

Project Aleph,冰,尺寸可变,阿那亚,北戴河,中国,2017,合作者:Key Wang,摄影:梁琛 Project Aleph, Ice, Dimensions variable, Aranya, Beidaihe, China, 2017 Collaborator: Key Wang Photo by Liang Chen

“阿莱夫Aleph”,是希伯来语字母表的第一个字母,在犹太神秘哲学中,这个字母指无限、纯真的神明,数学家康托尔用阿莱夫标示无穷大数,小说家博尔赫斯也曾在小说中用它指代无限性的宇宙。对于梁琛而言,“ 阿莱夫”所内涵的形而上的空间思辨,直接启发他将建筑与生活、感知、记忆以及历史等诸方面联系在一起。

Project Aleph,冰,尺寸可变,阿那亚,北戴河,中国,2017,合作者:Key Wang,摄影:武小月 Project Aleph, Ice, Dimensions variable, Aranya, Beidaihe, China Collaborator: Key Wang Photo by Wu Xiaoyue

有限范围中的无限性让梁琛着迷,而这也开启了他在麓湖A4美术馆的展览“阿莱夫Aleph”。梁琛将家乡东北看做一个建筑学中的基地,“这里之前发生过什么,这个基地如何与它原来的历史发生联系,这个空间的潜意识到底是怎样的,这是我所创作的作品。”

513,综合材料,尺寸可变,2018 513, Mixed material, Dimensions variable, 2018

作为梁琛建筑学观念的一次艺术实验,个展“阿莱夫”主体呈现为一组沉浸式的空间装置。从宇宙爆炸到当今社会,包括个人维度的生活记忆和时空记忆的唤醒,形成了本次创作的源起。七个相通的黑色腔体被填充在美术馆的二楼空间,每个腔体的内壁表皮选自梁琛从幼时至今的七种衣服材质。

概念图—Day 1,梁琛:阿莱夫,麓湖·A4美术馆,成都,中国,2019 Conceptual sketch—Day 1, Liang Chen: Aleph, LUXELAKES·A4 Art Museum, Chengdu, China, 2019

“棉布、红领巾布、涤纶网眼布、黑色的牛仔布、再到羊绒,羽绒服外层所使用的布料,再到杜邦纸这样一个过程,它是我个体的一个映射,这不光是一个时间的维度,还有一个空间的维度,随着我慢慢长大,我也将这些衣服慢慢撑开。”

概念图—Day 2,梁琛:阿莱夫,麓湖·A4美术馆,成都,中国,2019 Conceptual sketch—Day 2, Liang Chen: Aleph, LUXELAKES·A4 Art Museum, Chengdu, China, 2019

“我的记忆不多,总想不起来很多事情,这也是我当初做家乡空间研究的出发点之一,试图唤醒我的很多记忆。”

概念图—Day 3,梁琛:阿莱夫,麓湖·A4美术馆,成都,中国,2019 Conceptual sketch—Day 3, Liang Chen: Aleph, LUXELAKES·A4 Art Museum, Chengdu, China, 2019

同样照亮这七种材质的灯具分别是人类最原始的光亮,明火,之后是白炽灯、日光灯、公共空间照明用的大灯、霓虹灯和LED灯。空间中的装置材料也不相同,炭块、铝块、铁、铜、金等等就像一个元素周期表。“它们就如同宇宙的一个映射,也是人类史的一种投射,它跟我们的身体记忆都是息息相关的。”

概念图—Day 4,梁琛:阿莱夫,麓湖·A4美术馆,成都,中国,2019 Conceptual sketch—Day 4, Liang Chen: Aleph, LUXELAKES·A4 Art Museum, Chengdu, China, 201

观者走进承载着不同内容的腔体,每一个腔体都是一个阿莱夫,而每一个阿莱夫都是一个独立的时空关系,是一个微缩的宇宙。

当被问道:“你的作品里会包含很多在云端的寂寞情绪吗?”,梁琛说:“应该是在星云之端。”YT对话艺术家梁琛,和他聊聊建筑和艺术。

概念图—Day 5,梁琛:阿莱夫,麓湖·A4美术馆,成都,中国,2019 Conceptual sketch—Day 5, Liang Chen: Aleph, LUXELAKES·A4 Art Museum, Chengdu, China, 2019

YT:你是如何了解到“ (阿莱夫Aleph)”这个字母的含义,并决定由此讨论它的新定义的呢?

梁琛:建筑的大部分项目都要有明确的基地,基地大部分也都是有明确的界限(红线)。我并不满足此刻基地这个有限空间所给我的设计线索。于是我试图挖掘这个有限空间在时间尺度上的无限性,试图对这个空间催眠,让它唤醒潜意识,进而我通过建筑或者艺术作品的介入来与空间对话,在我这里创作非常像催眠师的工作方法,所以这是我完整工作的一部分。

概念图—Day 6,梁琛:阿莱夫,麓湖·A4美术馆,成都,中国,2019 Conceptual sketch—Day 6, Liang Chen: Aleph, LUXELAKES·A4 Art Museum, Chengdu, China, 2019

我读博尔赫斯的同名小说《阿莱夫》的时候就想到这个模型和建筑非常接近,都是一个自洽的微缩的宇宙。但博尔赫斯的描述太过于具象,我其实一直并不满意,直到看到康托尔的集合论,阿莱夫是“有限的无穷集合”才获得真正的启发,试图找寻它的新定义。

概念图—Day 7,梁琛:阿莱夫,麓湖·A4美术馆,成都,中国,2019 Conceptual sketch—Day 7, Liang Chen: Aleph, LUXELAKES·A4 Art Museum, Chengdu, China, 2019

YT:走进不同的腔体空间就像走进不同的时空,你相信虫洞的存在吗?怎么看待平行空间的这个理论?

梁琛:虫洞和平行空间等宇宙模型并不会因为我是否相信而存在或者不在,相反建筑是人宇宙模型观念在现实世界中的投射,在墙体空间中,你看到什么想到什么,其实已经和我无关,只和你自己有关。

Project Aleph 2.0,冰,尺寸可变,阿那亚,北戴河,中国,2018,合作者:Key Wang,摄影:梁琛 Project Aleph 2.0, Ice, Dimensions variable, Aranya, Beidaihe, China,2018,Collaborator: Key Wang,Photo by Liang Chen

YT:你对于建筑设计场地和空间进行长时段和多时段观察的具体过程是怎样的?如何开始?

梁琛:会从收集地质图开始,找寻地方志出版物,城市规划和建筑图纸,以及影像。尽量“真实”的进入到当时的世界,而不只是通过文字,我们习惯于文字的历史,这也让历史这件事情变得很抽象,其实并非如此,历史是最最具象的事情,而且和每个人息息相关,它具象的为“我从哪来”提供线索。研究的成果未来会以展览的方式呈现。

Project Aleph 2.0,冰,尺寸可变,阿那亚,北戴河,中国,2018,合作者:Key Wang,摄影师:梁琛 Project Aleph 2.0, Ice, Dimensions variable, Aranya, Beidaihe, China,2018,Collaborator: Key Wang,Photographer: Liang Chen

YT:在分别于2017年和2018年举办的两次个展,“Project Aleph 1.0”和“Project Aleph 2.0”中,你都有考量到时间与作品的关系。你会特别注重时间与项目的结合吗?换句话说会特别重视时间上的仪式感吗?

梁琛:当然,在这一系列项目里,时空是一体的,无法分开。每个时刻你都会想起地球上的一条经线,一个空间。其实这种时空重叠随时都在发生,只不过特殊的时间,比如说跨年,他会放大这种时空观,因为它伴随着一种全球公民都在欢庆的节日,这会加重时空上的仪式感,同样也完美的呈现了时空中的荒谬感和虚无感。

Project Aleph 2.0,冰,尺寸可变,阿那亚,北戴河,中国,2018,合作者:Key Wang,摄影:梁琛、倪楠Project Aleph 2.0, Ice, Dimensions variable, Aranya, Beidaihe, China, 2018, Collaborator: Key Wang, Photo by Liang Chen, Ni Nan

YT:艺术如何介入建筑,你如何看待二者的关系?

梁琛:随着建筑学对于普通构筑物的关注,大家开始关注“没有建筑师的建筑”,这对于拓展学科边界肯定是好事情,但危险也在于,建筑师设计一个房子永远也无法设计一个没有建筑师的建筑,这是个自弑的悖论。我想说一个构筑物之所以称之为建筑(Architecture)而不是房子(Building),就在于建筑中艺术的部分,房子满足了人居住的基本需求,但建筑是人艺术的居住,甚至诗意的栖居。这是建筑师和工程师的大体区别,职业和学科任务不同。所以艺术是建筑的一个核心任务,工程设计是基本任务。

513,综合材料,尺寸可变,2018 513, Mixed material, Dimensions variable, 2018

另一个方面,从艺术的角度,现代艺术之后艺术家们也开始将作品空间化,雕塑从美术馆室内走向自然,走向城市公共空间;戏剧、舞蹈从室内走向街头。城市等等。这是一个双向的互动,空间在一定程度上把两者的讨论联系在了一起,也是我一直关注的点。

513,综合材料,尺寸可变,2018 513, Mixed material, Dimensions variable, 2018

“如果大爆炸还残留在我们的体内,如果我们都是万物与虚无一次巨大湮灭的残骸,我们便是残骸遗留下的生机勃勃的尘埃,演变至今。每一个生命背后都是过去发生的总和,每一个活跃的粒子之中都包含着一整个宇宙。”

Aleph-41.8°N 123.43°E-1,书籍,喷胶,3x3x3cm,chi K11,沈阳,中国,2019 Aleph-41.8°N 123.43°E-1, Books, Glue, 3x3x3cm, chi K11, Shenyang, China, 2019

阿莱夫

2019.04.27-2019.07.28

成都 麓湖·A4美术馆

文中图片均由成都麓湖·A4美术馆提供

- E N 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