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unshine的丑,我不觉得好笑

燃、炸的表演没能掩盖Cindy音准和高音上的糟糕,“特别好”之后的张亚东,也忍不住委婉地说了一句“中间有一点点调上面的问题”。凭着这样的业务能力出道的3unshine,从出现伊始,就被大多数人看作是女团界的一个奇迹。

在3unshine组合成员Cindy的微博上,#3unshine演唱会#宣传是她近来安利最多的话题。

接下来的9月到10月,3unshine组合将在广州、武汉、杭州、成都、南京举办她们的全国巡演。最低票价230元,多个场次即将售罄。

而Cindy最近在社交网络上刷屏,因为她出现在了《乐队的夏天》的舞台上。作为新裤子乐队的“女神”,她和乐队一共同了一场灰姑娘逆袭的戏码。

新裤子在原本只有一句歌词的《Everybody》里,为Cindy加上了灰姑娘的故事:

来自小城的边缘的她,没有一双属于自己的舞鞋的她,承受着人们冷漠的胡言的她,又一次站上了舞台。

音乐、舞蹈、装扮、灯光、互动,全程炸裂,足够吸睛。

新裤子乐队和Cindy。

但也没有意外地,“丑”、“狂野”、“辣眼睛”、“不喜欢也没关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品味”一如既往地包围着这个被叫做C皇的女孩。

就这样,3unshine出道快4年了。

“这是史上最丑女团。

声嘶力竭地喊出“everybody is here now”,而所有人也真的都站在台下看着灰姑娘的时候,正是她反击与破碎质疑的最好时机。

可Cindy似乎仍没有抓牢这次机会。

燃、炸的表演没能掩盖她音准和高音上的糟糕,“特别好”之后的张亚东,也忍不住委婉地说了一句“中间有一点点调上面的问题”。

凭着这样的业务能力出道的3unshine,从出现伊始,就被大多数人看作是女团界的一个奇迹。

大概是全网最瞩目的出道宣传照。

2015年底,安徽亳州,高一女生范丽娜听说最近有个唱歌比赛,赢了能奖一部手机,于是拉着同班前后座五个女生一起组了个组合。

组合名sunshine是英语课新学的单词,听起来感觉不错就用了。

成员的英文名是百度现搜的,最后定下来的Abby、Dora、Nancy、Cheryl和范丽娜的Candy,都是网络上英文名排行榜的前几名。

因为在某次活动中,范丽娜的Candy被活动方在海报上打成了Cindy,范丽娜将错就错成了今天的Cindy。

原创歌曲是临时网上找人代写的,那首《甜蜜具现式》是Cindy说的自己听过最戳心的歌,因为难听。

《甜蜜具现式》MV,看得网友纷纷想出道。

那时候的sunshine不仅是一个组合,更成了当时年轻人的追梦icon——没有哪个女团能比sunshine更励志更鸡汤了,“只要有决心,像她们那样洗个头洗把脸就能出道,就能实现梦想”。

面对sunshine腾空出世,还有媒体还打出过如此文案:

“国内即将大红的组合sunshine,她们阳光,青春年少,漂亮伶俐,活力四射,有着爱笑的眼睛,一米八大长腿,秒杀无数女团……妈蛋我编不下去了!”

sunshine火了,骂声和橄榄枝都接踵而至。

有人说这是“史上最丑女团”——长得不咋样、妆容衣品不堪入目、五音不全、吐字不清、舞蹈不行,网络上有人拿她们的照片恶搞p图,年年都有人问她们什么时候要解散。

也有人在其中看到了“潜力”,看上了这个特色鲜明的女团。

sunshine先是签下了一家叫做信念音乐的公司,但这五个女孩的路并没有往一个“正常女团”的方向走,公司更多是在买热搜、买水军上下功夫,更多是在营销她们的“丑”。

当时有关Sunshine组合的新闻都离不开“丑”。图/微博@凤凰网大风号

组合由Cindy那个想赢手机的念头而起,更由有主见的队长Abby的坚持而续。觉得“不能散,很丢人”的她,卯足了劲地想把团队做起来。

2016年底,队长Abby决定和信念音乐解约,几经辗转,五个人的sunshine也最终变成现在的由Abby、Cindy和Dora三人组成的3unshine。

十六岁,北漂,每天练习声乐、舞蹈、乐器,3unshine的梦才刚刚开始。

“总有一天会接受我们的。”

2017年,当3unshine带着作品《朵蜜》再次出现时,你不得不承认她们变了。

《朵蜜》单曲封面。

涉谷系的造型加复古蒸汽波元素设计、杂而不乱的流行音乐奇迹般融合,让这首单曲在豆瓣上获得了8.4的高分。有豆瓣网友评论道,“这首歌和国内大把成人抒情芭乐一对比,简直就像凤凰踩死了一堆野鸡。”

就像她们在《透明人》里说的那样,宁愿做土鸡也不要做野鸡。

因为至少会有摆脱掉“土”的那一天。

一直被认为非主流的3unshine就这样终于被大多数认可了?似乎还没有。

如果离开了强大的后期制作,从幕后走到台前,3unshine还能扛得住吗?这或许才是她们面临的最大考验。

2018年4月,当3unshine素颜出现在《创造101》的舞台上时,她们又被群嘲了。

3unshine参加《创造101》。

Dora不会唱歌的短处暴露,三人的配合表演也的确糟糕。得知3unshine只用了两天准备节目,导师胡彦斌看了演出之后毫不避讳地说自己大失所望。

结果当然也不难猜,Cindy、Dora被淘汰,晋级了的Abby最后选择退赛。

3unshine的实力一直被诟病。作为一个毫无基础的草根组合,这样“轻易”地成了名,她们无疑是有梦想者队伍里幸运的那一个。所以在观者眼里,她们必须付出比这幸运多出无限倍的努力,才配得上她们的幸而拥有。

有人总觉得3unshine还不够努力。

在箭厂拍摄的纪录片《女团3unshine的十字路口》中,舞蹈老师黑晶常常为3unshine的“不够努力、不够明确”感到不理解又生气。

对她来说,对跳舞的热爱、抱有音乐梦想是自然而然的事,是作为一个女团成员必须要做到的事。31岁时她决定做女团,团队还处在磨合阶段,磨合要多久?她说不可预计。

一位成员在这过程中离开了。背负着家庭、责任、未来的三十岁,没办法去拼这个不靠谱的梦了。

而十几岁的年纪多让人羡慕,多应该去努力啊。

制作人张铠麟也觉得3unshine不够珍惜、不够热爱眼前这份别人多少年都没有熬来的机会。

双方因此闹过不少矛盾。2018年底3unshine首场演唱会筹备期间,三个女生“离公司出走”了,这么措辞,是因为她们说“我们在北京没有家”。

队长Abby对此感到疑惑、不以为然和难过。那些“你不够努力”、“你不热爱”、“你要去实现梦想”的声音砸在身上,就像是硬生生地给自己披上了一件傀儡的外套。

这些本应是自发的、属于自己的愿望,为什么要由别人来强加?

最后,12月的演唱会如期进行,对她们来说,那好像是一个路口。

当她们把自己交给舞台,当一切可能的欢呼或失败都由她们三人来面对时,答案好像变得清晰了些,努力的意义似乎也明确了些。

有人来听她们唱歌,有人来看她们跳舞,有人为她们的表演喝彩,有人为她们的进步和坚持而感动,也有人从她们最初的笨拙一路守护到慢慢独立变强的现在。

“我们确实是因丑出道的,但会拿作品来让大家改变对我们的看法。”

“那如果无论做了怎样的作品,别人对你们的看法依旧停留在'丑'呢?”

“总有一天会改变的。”

她们未来会成为偶像吗?

谁在乎啊

有人觉得3unshine要为了梦想而努力,也有人觉得她们的梦根本就不切实际。

说她们有梦想、让人感动,请放眼回那时101的舞台,哪个练习生没有梦想不够努力?难道因为丑和没实力,这梦想就更值得歌颂了?

最后,组合的热度确实被炒上去了,节目方也收割了一波收视,但承受群嘲的,只有那三个女孩。

3unshine的日常排练。图/微博@3unshine后援会

若干年后,也许会有一个逆袭成功的女团,个性张扬、特色鲜明的她们将会成为娱乐圈里的一大潮流icon,成为努力和梦想的最佳诠释。

也可能会有一个过气网红时不时靠炒作出位,她们会被当成浪费青春和土low无知的失败案例,再渐渐被人遗忘。

两种结局必定都会有或是追捧、或是看热闹、或是看笑话的人,但背后的女孩到底怎么样了,谁又会在意?

第三届金骨朵网络影视盛典,3unshine获得了“年度网络新势力艺人”奖。图/微博@3unshine official

在《乐队的夏天》新裤子乐队和Cindy上台前的VCR里,主唱彭磊特别像长辈地问了Cindy一句,“为什么今年没去考大学?”

说完还不忘补充一句,一定要去上学,不然唱着唱着就没意思了。

这让Cindy有些惊讶,来北京这么久,第一次有人这样为她想,第一次有人这么淡淡地和她说,你要多读书,你应该去上学。

而不是像打了鸡血般地鼓动她,冲啊,努力啊,去追你的明星梦啊!

2018年6月,Abby、Cindy和Dora在距离高考3天时从北京赶回安徽亳州参加考试。那时的她们都知道,自己不大可能考上一个好大学了。

回到家乡、回到学校反而给了她们一种陌生的感觉,原本的生活好像和自己渐行渐远。

其实早从4年前那个爆炸式的开头起,这三个普通的女孩的人生,就已经开始被改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