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顺风车,滴滴撑得起620亿美金估值吗?

在顺风车下线325天之后,滴滴召开媒体吹风会,公布了这将近一年来对顺风车安全性阶段性整改方案。

抛开那些套话,滴滴这次公布的顺风车方案中,主要体现在这几点改变上:

·取消附近接单功能,司机只能在常用地点接单。

·永久下线包括头像性别等在内的用户隐私信息。

·使用视频等方式动态采集验证司乘身份信息。

·设立司乘双向确认机制防挑单。

·推出女性安全助手功能。

可以看出,为了重新上线顺风车,滴滴还是花了一些心思重新完善这个产品的。但是,最受外界关心的上线日期,却无具体时间表。换句话说,整个吹风会的主旨是——「我们做了很多改进工作了,但还不能上线。」

滴滴需要顺风车救场

一直以来,滴滴给顺风车打的都是公益和社交的口号,即便到这一次,滴滴的高层也坚持说,滴滴做顺风车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都不会以盈利为目的。但不能否认,顺风车无限期下线使滴滴失去了一大收入来源。

去年顺风车下线的声明里,滴滴曾提及了一组数据——顺风车在上线三年的时间里服务了十多亿次出行——按10亿次保守来算,其平均日订单数也超过了90万。

而来自极光大数据今年3月初公布的数据显示,在顺风车下线后的2018年下半年,滴滴的日活(DAU)从8月份最高点的逾1600万,降至12月底的1105万。从下方DAU走势图,可以看到跌掉的500万日活,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顺风车下线所导致的。

另外,根据界面新闻此前的报道,滴滴顺风车的GMV在下线之前保持了每年50%的环比增长,并在2017年达到了接近200亿元(人民币,下同)。2017年滴滴顺风车的收入达到20亿元,净利润接近9亿元,而同年滴滴的整体净利润才10亿元,剩下1亿元的净利润几乎都来自代驾(就算程维这次出来说代驾业务也是盈利的又如何)。

值得注意的是,滴滴曾经给顺风车定下的GMV目标是400亿元,净利润20亿元。在出租车业务维持免费服务,快车业务陷入政策和补贴陷阱的情况下,顺风车一度是滴滴利润的主要贡献者。在实现盈利上,滴滴曾经寄予了顺风车极大的厚望。

各种数据都说明了,无论滴滴在吹风会上说得多么不情不愿,什么顺风车单量只占总单量的5%-10%,做顺风车是为了便民、为了乘客的出行安全等等等等,滴滴都是需要顺风车来支撑起DAU和收入各种数据的。

顺风车未上,舆论先行

表面上看,这场吹风会是滴滴在顺风车问题上给公众媒体阶段性的交代,实质上倒不如说是滴滴为了顺风车重新上线,提前在舆论层面进行一系列铺垫。就在前几天,媒体也传出滴滴寻求20亿美元的融资的消息时,对应估值是620亿美元。

2019年,Uber的IPO文件显示,其所持滴滴出行股权在2018年底时价值79.5亿美元,间接显示了滴滴出行估值降为516亿美元,而2017年底该公司估值为560亿美元。顺风车下线之后,据《华尔街日报》去年10月的报道,滴滴的估值却只有大约在500亿美元到520亿美元之间。

而如今没有顺风车业务的滴滴,近期居然还以620亿美金估值寻求新一轮融资。对比其他两大已经上市全球出行巨头——Lyft和Uber的遭遇,我们可以推测目前这个资本市场情况并不是很乐观。尤其是Uber,从上市前的1200亿美元估值掉到现在的740亿美元市值,主要是因为Uber并没有寻得真正可稳定盈利的商业模式。更何况Uber还是全球最大的网约车平台。

今年4月在滴滴试运营公众交流平台「有问必答」中,滴滴网约车执行总裁陈熙透露,滴滴国内收取的网约车平均抽成约为乘客实际支付车费的19%,其中返给司机的奖励约占7%。但在除去司机奖励、经营成本和支付手续费等各种费用后,平台每单平均仍倒亏2%。

所以对于滴滴来说,如果不抓紧时间收复失地并且证明自己的盈利能力,很可能会跟Uber一样估值持续下滑。

滴滴作为一家商业机构,尤其是曾经引入了多家明星投资机构的独角兽,在当前市场下,通过顺风车业务重新上线来寻求估值和业绩,是再正常不过的。客观上来讲相对于滴滴目前的其他业务,顺风车的业务形态更贴近滴滴一直所讲的共享经济概念。而且一旦上线,起码可以在融资过程中给资方看,他手里还有一头潜在的现金牛。

顺风车未上,滴滴先从舆论层面下手。去年顺风车发生恶性事件,甚至在那之前,舆论一直对滴滴的傲慢与没有担当义愤填膺。最直接的体现就是事件发生后客服的不作为,与身为公司领导人的程柳二人的反应迟钝。

时隔一年,滴滴在回应舆论方面长进有多少呢?就拿此次在柳青回应当时高层为何没有第一时间道歉这个问题的话术来说,可略见一斑。

柳青表示,当时滴滴高层特别纠结,认为没有实际行动、光用言语道歉会特别苍白。「人命光道歉就可以吗?」柳青如是说。

我们都知道「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嘛」这句经典台词,但是正常逻辑下说这句台词的应该是事件的受害者才合理吧?正常人都知道犯了错应该在第一时间道歉,承认自己的错误,这是最基本的态度问题。作为一个承担重要社会责任的企业领导人,程柳二人却以抉择艰难为由噤声许久。

当然,一家公司想要扭转负面的公众形象并不能一蹴而就。社长认为,给滴滴一点时间吧,顺风车还是会上的,只是现在的他们需要借助一些正面舆论的东风,从而获得有司的许可。如无意外,近期表达「滴滴顺风车重新上线是众望所归」的文章会批量上线。

衷心希望滴滴顺风车重新上线后再无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