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王之国”良渚为何消逝?洪水和内部消耗是致命因素

良渚古城遗址7月6日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良渚文化留下令人惊叹的发达文明和精美玉器,也留下了许多千年难解的谜团。良渚的消亡恰与它的两个特点有关。

01

五千年前,是“一个中心”

还是“满天星斗”?

哲学中有三个终极的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对于人类文明而言,几乎每一个文明都追溯过自己的起源,探寻自己的来处。中华文明源远流长,经历过无数次的分分合合,延续发展至今,留下了诸多古老的传说,神秘的遗址,以及争论不休的谜团。

在中国的文献记载中,第一个王朝是夏代,此前的三皇五帝都视作神话和传说。而在考古学上,中华文明的起源则可以被追溯得更早。近百年以来,考古学界一直在追溯中华文明形成的过程,相继提出了一系列认知和学说。

这些学说普遍认为早期中华文明并不是只有中原一个中心,而是在同一时期的不同地区出现了不同的文化,它们有的消失,有的兼并,发展壮大,最终共同形成了早期的华夏文明。

良渚文化就是满天星斗之一。

良渚文化距今约5300年——4300年,核心区在钱塘江流域和太湖流域,核心遗址是位于浙江余杭地区的良渚古城。古城南北是天目山的两座余脉,西部散布着一系列低矮的山丘,向东则是敞开的平原,优良的自然条件为良渚文化提供了发展农业的先天条件。

良渚遗址群及周边环境图

从发掘出土的遗址遗迹来看,良渚文化已经是以稻作农业为经济支撑,存在社会分化和统一信仰体系的早期国家形态了。良渚文化的玉器和陶器上还出现了不少刻划符号,在形体上已接近商周时期的文字,是良渚文化进入文明时代的重要标志。

02

良渚玉器:联系人和神的纽带

每一种文化都有自己独特的特征,就像龙山文化的黑陶,古蜀文化的青铜面具一样,良渚文化留存到今天,最令人震撼和折服的,就是它的水利工程玉礼器。

因为地处长江下游平原,为防水患,良渚文化修建了非常发达的水利系统。

良渚古城及外围水利系统结构图

1.塘山 2.狮子山 3.鲤鱼山 4.官山 5.梧桐弄 6.岗公岭

7.老虎岭 8.周家畈 9.秋坞 10.石坞 11.蜜蜂弄

经过调查和试掘,目前已经发现了十一条堤坝遗址,在良渚古城的北部和西北部形成了面积约12.4平方公里的储水面,蓄水量可达到6000余万立方米。这整个水坝系统人工堆筑土方量达到288万立方米,是同时期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水坝系统,也是规模最大的公共工程,兼有防洪、运输、用水和灌溉等多方面的用途。

精美的玉器也是良渚文化最鲜明的特征之一。

迄今为止,良渚文化出土的玉器总量已经超过一万件,仅反山、瑶山两地就出土了六千余件玉器,数量之庞大,远非其他原始文化可及。良渚玉器的种类多达40多种,姿态万千,风格各异,主题基本分为三种:龙首纹、鸟纹及相关符号半人半兽的神徽图案。其中,神徽图案这种神灵形象的多种变异表现形式与演变形态构成了整个良渚玉器纹样的主流。

神人兽面纹

良渚文化出土的玉器形成了一整套玉礼器体系,以琮、璧、钺、冠状饰、三叉形器、玉璜、锥形器为代表。这样的玉礼器和它上面的图案是良渚神灵信仰的反映,良渚国王和贵族通过这一整套完整、复杂的身份标识和权力象征将整个王国的神权和王权统一在自己的手里。

良渚出土玉琮王,中国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

玉璧

玉钺

玉三叉形器

玉锥形器

在良渚,玉器是联系人和神的桥梁和纽带,将国王和神灵紧紧联系在一起。也正是因此,良渚文化也被许多人概括为“神巫文化”,良渚王国被称为“神王之国”

03

逝与存,洪水与玉

良渚文化除了留下令人惊叹的发达文明和精美玉器,也留下了一个千年难解的谜团——为何它在鼎盛之后迅速走向了衰亡?

学者们有诸多的猜测,主流的猜想有两个,这两个猜想,恰恰和它最著名的两个特点有关——

一是洪水, 二是内部的消耗。

世界上许多古老的文明都有大洪水的传说,西方的诺亚方舟,中国的女娲补天、大禹治水,都和早期历史中的洪水泛滥相关。

中国的传世和出土文献中也都有关于洪水的记载,例如《孟子·滕文公上》中说:“当尧之时,天下犹未平,洪水横流,氾滥于天下。”《尚书·洪范》中说:“鲧陻洪水,汩陈其五行。”西周中期的豳公盨铭文上也记载:“天命禹敷土,随山浚川。”

近年来,不少学者从不同的领域对我国全新世的气候变化进行了研究分析,指出在距今 4000 年前后中国的气候发生了突变事件,这一事件持续了 200—300年,导致气温下降,季风进退出现异常,形成了南涝北旱的环境格局。

在许多良渚文化晚期遗址中,都发现了厚度不等的淤泥层,厚度最高可达 1.5 米,最薄者也有 0.1 米。此外,在长江三角洲同一时期的地层中发现了大量的埋藏古树,这些古树多有砂砾和树木混杂的沉积特征,而这正是洪水作用的主要标志之一。

同时,根据浙江湖州太湖乡的钻孔资料,我们发现良渚文化末期海平面存在一个迅速升高的过程,最高值在 3.8 米左右。

良渚古城复原图

这些考古资料似乎都印证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洪水湮没了良渚文化。

内部消耗论则与良渚最闻名于世的玉礼器有关。

人们惊叹于良渚玉器的精美,但这样精美的玉器,其琢制有着极高的难度。良渚文化的制玉工艺十分复杂,包括切割、打样、钻孔、琢纹、研磨、抛光等基本工序。

王明达先生曾经对一些从事仿制良渚玉器的现代作坊做过调查,他发现在这样的作坊里制作一件带“神徽”的玉琮大约需要两个月的时间,这其中尚不包括玉料的开采与运输。

现代匠人在制作过程中还使用了电动力、高硬度金属刀具、放大或显微工具、电力照明等一系列良渚工匠闻所未闻的手段,所以我们不妨估计一下,良渚工匠运用自己的技术手段制作一件玉器需要多长时间。并且,良渚社会中服务于上层的玉器作坊数量并不少,可能形成了一个数量庞大的制玉工匠群体。

良渚文化遗址出土的制玉遗存

这样,良渚人就将大量的社会资源消耗在了制作象征宗教、神灵和权利的玉礼器上。玉石是精美的、珍贵的,但是,面对战争,它是脆弱的、甚至是无用的。于是,在冲突之中,良渚文明被其他文明击碎了。

在良渚晚期的许多遗址中出现了许多外来文化因素,这或许是当时良渚文化被其他文化所侵犯、征服的痕迹。

这些猜想都是研究者们根据目前的遗迹现象所作的推测,历史的真相早已消失在几千年的岁月之中,今人很难得知。

我们只能知道,尽管良渚文化或许在这样的天灾人祸、内忧外患之下最终消逝,但是它依旧有一些残余保留了下来,融入到了其他文化中,成为了中华文化中根深蒂固无法割舍的一部分。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溯源君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