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完学费还欠学校26000元,大学按学分收费惹争议

学分制收费很正常,不少高校早就开始探索。相比学年制收费,学分制收费是大学内部管理机制上的一种优化。

“明明已经交了学费,为何还欠下7800-26000元不等?”最近,山东财经大学收费标准开始实行学分制,大涨的学费让学生很是不解。

有网友调侃道,真不愧是财经大学,第一课就教会学生算账,按学分来收学费,直截了当地诠释了知识就是金钱啊。

实际上,学分制收费很正常,不少高校早就开始探索。南方科技大学教授韩蔚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相比学年制收费,学分制收费是大学内部管理机制上的一种优化。

欠费风波

眼下正是各大高校火热的招生阶段,山东财经大学却在这个节骨眼上曝出负面新闻。

7月15日晚,该校缴费界面停止缴费,学生欠费情况变为0元。7月16日、17日,山东财经大学官方微博两次对外界进行回应。

大涨的学费没有相应的解释,也没有应缴学费的明细,并且在规定公布之前也没有对学生进行意见征求,成为学生与学校之间矛盾的导火索。

图/学生缴费页面截图

据AI财经社报道,一位学生表示,舜耕校区大多数女生住无空调的八人间,没有独卫,甚至八个人共用一张桌子,教室也没有空调,因此大部分本校学生对此次大涨学费持有反对意见。

而在几天前,山东财经大学还因为让学生搬宿舍上了热搜。多名网友在微博上反映,舜耕校区19号楼倒是有独立卫生间,校方却要求部分学生搬至步行需要20多分钟的另一栋宿舍楼。

按学分收费惹争议的大学,还不止一所。2019年年初,临沂大学同样因为改学分制收费,导致部分学生被要求补交学费引发热议。

新京报报道称,临沂大学一名大三学生表示,每年的学费为5300元。如果算上要补交的学费,自己仅大一一年的学费就达到了6250元。

为何山东接连有大学因为收费问题上热搜呢?原来,根据山东省相关要求,到2020年山东省全省高校基本实行学分制收费制度。

早在2013年,山东省教育厅等部门印发《山东省普通高等学校学分制管理规定》,在具备条件的普通高等学校中开展学分制管理试点工作。

中国海洋大学、山东大学、山东农业大学、山东理工大学、济南大学、鲁东大学、青岛大学7所高校,作为首批试点为改革拉开序幕。截至2018年,已有44所山东高校实行学分制收费。

学费改革

不过,山东财经大学事件错的不是学分制本身,而是学校没有把收费明细通知学生。

一般来说,学分制收费不意味着学生的经济负担会加重。根据规定,学生正常完成学业所缴纳的学分学费和专业学费之和,应该不高于按学年制收费的学费总额。

韩蔚跟中国新闻周刊举例,“南开大学学分制收费分两个部分,有专业收费和学分收费,可以实施一段时间再回过头来看看它的效果。”

以南开大学2018级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为例。按照原来的学年制收费,该专业学生每年缴纳学费5800元,四年学费总额为23200元。

实施学分制收费后,学费总额仍为23200元,其中学分学费18000元,专业学费5200元。学分学费根据实际修得的学分数不同,每学年缴纳的学分学费有所不同,专业学费每学年缴纳1300元。

如果学生三年内修满所有学分毕业,专业学费只需缴纳3900元;如果学生修业延长至五年,超过标准学制的这一年不需要缴纳专业学费。

韩蔚跟中国新闻周刊指出,“跟学年制收费不同,学分制收费是以学生选取课程来收取费用,必须以弹性的修业年限为基本的制度框架。

从2019年秋季学期入学的本科生开始,南开大学将实施学分制收费,实行“新生新办法、老生老办法”。目前,南开大学、天津工业大学、天津科技大学成为天津市实施学分制收费的本科高校。

实际上,除了山东和天津,北京、上海、浙江、湖北、广东等多个省市,皆已拉开了学分制收费的大幕,各个高校的收费模式各有不同。

从学年制收费向学分制收费转变,也是整个中国高等教育发展的方向。2018年10月8日,教育部印发“新时代高教40条”,提出完善学分制,推动健全学分制收费管理制度。

只不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指出,确实有一些推进学分制收费改革的学校,想的不是如何重视课程质量,而是在收费上做文章。

真经歪念

推动学分制收费管理制度,“收费”只是表面,“学分制”才是根本。

韩蔚跟中国新闻周刊指出,“这就给大学的教学提出了两大挑战,其一是大学教学的精细化管理,其二是学生对于课程的自主选择。”

以教学的精细化管理为例,韩蔚解释,过去大学教学以年级、班级作为一个管理单位,实行学分制收费后,管理单位进一步缩小和细化,学生个体以及他们的选课都会作为一个管理单位。

这势必对大学的教学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既然学生按学分完成学业,那学校就得为学生提供丰富多样的课程选择对不对?

理想丰满,现实骨感。实际上,一些大学在课程培养方面,留给学生选择的空间并不大。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指出,大陆地区绝大部分高校并没有真正实行完全学分制,因为很多大学开设的多为必修课。

发达国家的大学也实行学分制教学,但必修课程有的只占课程总量的40%,选修课则占60%,学生大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来选择。

与此同时,学生花钱选课,自然对课程质量有要求,“水课”就别再拿来糊弄学生了。

因此,与大学学分制收费改革挂钩的,是一整套的大学管理制度。大学若只是在学费上花心思,那真是念歪了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