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镍”12连阳,市场究竟为何如此狂热?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作者郑怀舟,文中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

上周,期镍重新拾回“妖镍”本色。特别是在上周四,成功触及涨停,并追随伦镍创出一年以来的新高。

沪镍成交量自7月5日以来增加约10倍。截至上周四收盘,沪镍成交量超过71万手,远超30个交易日均值。沪镍持仓量在上周三攀升至604806手,创出今年4月以来最高水平,自7月5日以来已增逾50%。

同时,伦镍在成功完成了12连阳的壮举之后,开始向13连阳进发。那么,到底是什么催生了镍价的暴涨?

01

发生了什么?

今年以来,镍价走出了一波强劲的独立行情。年初迄今,沪镍涨逾30%。LME期镍今年已上涨近37%,自6月初以来就已达到23%的涨幅,涨幅居该交易所交易的基本金属品种之首。

短期的暴涨更是吸引了各路资金纷纷进场加码看涨押注。从基本面情况来看,本轮上涨并没有实质性的利好出现。主要原因还在于不锈钢和螺纹钢之间的联动关系。粗钢产量创出历史新高之后,不锈钢市场的产量也追随式上涨。

不锈钢的产量上升,直接带动了镍板的库存消耗,加上不锈钢厂的顶价策略,让镍的价格传导比较顺畅。同时,市场开始传言,印尼镍主产区洪水和地震,印尼2022年禁矿担忧,以及菲律宾第二轮矿山环保检查。

因此,在供给端和需求端的双重困扰之下,镍价扶摇直上。

02

供给端真的很紧张?

从镍的整体供应来看,红土镍矿偏宽松,硫化镍矿偏紧。2019年全球镍矿产量增长6.8%至250.5万金属吨,印尼继续引领增长,菲律宾阶段修复。矿端对镍价支撑偏弱。

由于,镍价总体水平依然处于低位,对于高成本的硫化镍来说,价格并不足以支撑厂商大规模的复工,这就让硫化镍的投资增速缓慢。根据东证期货的报告显示,2019年硫化镍矿新增投产几近为零,存量项目复产也存在较大难度。据不完全统计,1Q19海外主要硫化镍矿项目产量同比下降约-1%。

不过,就算硫化镍的产能有所收缩,但是叠加库存影响,依旧能够满足需求。供需之间的缺口很难有效拉大。

红土镍方面,供给持续宽松,这就让定价权之间往下游靠拢。从上半年的进口数据可以看出,中国1-5月份,从印尼进口镍矿同比增长近40%,从船运数据看,发货量增长更为明显。至于市场传言的2022年印尼禁止镍矿出口的传言,短期对镍价只是情绪影响。毕竟,距离2022年还有将近3年的事件,短期很难影响到供需基本面。就算是真的2022年,印尼实施禁矿政策的话,那么厂商会更加抓紧时间,把出口配额用足,反倒会增加短期供给。

从历史情况来看,印尼禁矿往往都是一波三折的。由于印尼对于矿石出口有着严格规定,必须经在当地经过加工之后才能出口。这主要是为了促进当地的冶炼技术进步,以及增加当地的产业投资。因此,禁矿政策的传言,往往最后都会演变成为了让外资企业增加当地冶炼产能投资的威胁。所以,最后实际效果对供给端的影响往往有限,更多是“杀鸡儆猴”的做法。

至于菲律宾方面,新任环保部长上台,环保督察对镍矿影响减弱,在天气的影响消退后,菲律宾镍矿出货在二季度显著提升,主要提升的区域为苏里高地区,即前期受环保督察影响严的区域。

近期有消息称,菲律宾财政部表示,矿业协调委员会将于7月末组织第二轮矿业项目审查,持续六个月,审查期间矿场开采不受影响。因此,对于菲律宾的环保政策来说,更多是政府和当地矿商之间的利益博弈。由于,菲律宾的采矿行业一直都是以政府为主导的,政府往往喜欢深度介入矿企来分一杯羹。这就让环保政策很容易出现反复。但从中长期来看,影响并没有市场预期的大,投资者需要小心未来供给端的放量。

因此,从总的供给情况来看,市场难言趋紧。

03

需求端的短期走强

近期,国内不锈钢的产量和需求之间的价格传导较为顺畅,这也让之前联合挺价的不锈钢厂大赚一笔。

经济观察网援引长江期货有色金属研究员吴灏德称,今年不锈钢行情一直低迷,到6月几个大型钢厂开始联合挺价,在提升不锈钢价格的同时做多镍价,从而在期货端和现货端实现双收。另外,虽然镍价已连续上涨多日到达年内最高水平,但是仍有钢厂大量采购镍板现货,说明其看涨后市态度较明显。

实际上,6月份国内的基础设施支出在6月份超预期的反弹,推动了机械和基建的需求增长。从三一重工等机械类个股的半年报预告可以看出,今年基建的开工需求已经推动了机械公司业绩出现三位数的同比暴涨。不锈钢在基建和机械中的主要作用是耐腐蚀性的特种钢。这让其需求和基建息息相关。同时,地方债的发行量环比5月份激增了三倍。表明项目进入落地高峰期。这直接带动了需求的上涨,让价格在产量上升之后,依旧保持着良好的态势。

由于短期的需求刺激,使得钢厂原先的检修挺价计划暂时搁浅,但这不代表未来的需求压力不大。由于国内的精炼镍处于产能释放周期,使得供给压力开始陡增。SMM数据显示,今年1-6月份精炼镍累计产量约7.5万吨,同比增长近5%。由于硫酸镍需求低迷,广西银亿计划转产精炼镍。

因此,如果需求不能有持续性稳定增长的话,产能压力最终也会传导至矿端。因此,镍价虽然短期出现了暴涨,但是长期压力依然存在。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