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评论留学生趋同化管理:同学同权,理所当然

“趋同管理”主要是针对高校生。“趋同”成焦点,在于此前“超国民待遇”引举国讨论。同权不存在技术问题,还是决心问题。校内平权只是基础,全国范围各行各业,都应有趋同意识和标准。

李晓亮

中外差异,文化分歧,自古如此。特殊时期,还催生过“妖魔化”风潮。

比如,近日圣迭戈漫展,漫威第四阶段片单刷屏。其首位华裔超英《尚气》,有关注也有争议。原著里其父“傅满洲”是臭名昭著的文化歧视符号。虽电影会改编,梁朝伟出演经典反派“满大人”,依然引热议。

亨廷顿有“文明冲突论”,不过也有论者认为因误会而产生刻板印象,比如此前丑化亚裔的文化创作,这类迎合偏见有意撕裂而非致力融合消除分歧的做法,是反文明的,是“不文明冲突论”。

扩大认同,文化输出,跨国交流学习,又是基础。近年大热的《妖猫传》《长安十二时辰》里,开放包容大唐文化,让今人醉心不已。遣唐使是促进异域文化交流,是唐文明获世界级传播和影响的重要一环。

现今,不用遣使来朝,也有留学生。近日相关问题,热度不小。去年教育部年度决算近日公布,来华留学政策和经费问题,得到答复:“教育部:推进中外学生趋同化管理对违规违纪留学生要严处”“教育部:去年来华留学教育支出约33.84亿元”(7月20日《人民日报》《经济日报》)。

国内高中教育支出约22.86亿元、小学支出为6.45亿元,加起不抵留学支出。而考虑到二者人数占比,对比失衡更巨:6.3万中国政府奖学金生,占来华留学生总数12.8%。

虽三十多亿并非都是用于六万多学生的奖学金,但即便几十万留学生共享,那另一边中小学呢?光从应届高考生就可反推出来:“2019全国考生破千万!”还只是一个年级。如此天文数字,高中加小学,最重要的基础性国民教育支出仅三十亿不到。这种投入的内外有别,说明“趋同化”需更努力。当然这只是中央层面支出。

“趋同管理”主要是针对高校生。“趋同”成焦点,在于此前“超国民待遇”引举国讨论。校外还有留学生涉嫌公然“袭警”,警员竟比校内人员还“谨慎”,遭推搡却被追满街跑,这是执法之失。面对外籍朋友,应有基本平等心态,办事执法才能公允公信。

去年的《来华留学生高等教育质量规范(试行)》,算几十年来首个涉来华留学生教育的全国性规范。此前不足,今后可对照修正执行,查漏补缺。今年已过半,各地各校落实要提速。

同权不存在技术问题,还是决心问题。校内平权只是基础,全国范围各行各业,都应有趋同意识和标准。若连平视都做不到,又遑论文化输出,文化自信,风范大国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