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六怪去劝架,从头到尾都错了

有一群热心读者,发起了一个微博超话(最近我才知道的新鲜词),叫“跟着六神磊磊读金庸”,定期发读书笔记打卡,很认真,里面有不少好文。

今天先摘发一篇,简单拟了个题目,内文几乎没修改。

文/明月

读了《射雕英雄传》之“岛上巨变”。

江南六怪去桃花岛劝架,让黄药师和全真派不要火并,结果自己几乎全伙被杀,造成悲剧。

六怪入瓮桃花岛,看似他人设计,六人不幸,实际因果相应,迟早而已。因为六怪去解决全真派和黄老邪矛盾,从头到尾都是错的。

一是认症不准,舍本求末。

解决一个问题,先要分析一个问题的形成、性质和关键点。

这个问题的形成原因是什么呢?裘千丈胡扯,说黄老邪杀了周伯通,挑唆生成了全真教和桃花岛的矛盾。性质呢?是生杀大仇,非有说法不可。当前的关键点呢?是全真六子要上桃花岛找黄老邪报仇。

那相应的解决问题的思路应该是:稳住六子,先别妄动,争取时间;滤清缘由,慎重求证,找准症结;找对大夫,对症下药,精准解决。

解决问题的根本在于澄清事实,控制事态的关键点在于阻止六子轻举妄动。

而六怪明明知道中间有误会。他们求见黄药师的信中说:“顷闻传言,全真六子误信人言,行将有事于桃花岛。晚生等心知实有疑误。”

好,你们知道中间有误会,你们也知道六子来找黄药师,于是,基于此的解决问题思路呢?奇怪了,不在青萍之末止风,而到两军阵前止战,不去找六子澄清,而是上桃花岛,请黄老邪躲一躲!你说这是不是舍本求末?是不是脑子瓦特了?人家为什么要躲?人家做什么了?对方都打到家门口了,还要往哪里躲?

即使六子已然出发,也应在桃花岛设法寻找堵住,避免见面。而贸贸然劝黄离岛,有可能反而激怒之,使事情更糟。

二是识势不清,舍近求远。

即使不去追根溯源,不讲是非对错,只想协调解决问题,是不是应该从三方面来分析。一、全真六子什么样人?二、黄老邪什么样人?三、我们跟他们关系如何?

简单一分析,形势一明朗,解决办法也就出来个差不多了。

全真六子什么样了?向以江湖正统自居,求的是修身度人,讲的是道德仁义,除了个别人的暴力美学癖,基本上是可以讲道理的。

黄老邪是什么样人?非汤武、薄周礼,离经叛道,狂傲不羁,武功还名列五绝,摸不准套路的话,讲道理是高危操作。

再看关系。六怪跟丘处机可谓不打不成交,算是知己。跟王处一刘处玄也有过并肩作战的经历,有点战斗情谊。而六怪跟黄药师呢?你们那傻徒弟应了人家的婚事又说要跟蒙古公主搅不清的事,人家估计气还没消呢!

于情于理于现实,是不是应该找跟自己比较关系比较近的六子,而不是去找近乎于仇的黄药师呢?

六怪的做法呢?知难而上,非找黄老邪,写信暗示曰:“昔蔺相如让路以避廉颇,千古传为盛事。”

也不想想:一、桃花岛是老黄家,不是大路好吗!二、黄药师躲了,江湖会怎么说?人家不要脸的吗?三、六子如果紧追不舍呢?你给人家找个地窖躲着吗?四、最重要的,躲了,事情就解决了吗?

三是自知不明,舍己害人。

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要做调解人,得有三个条件,一、地位对等;二、实力支撑;三、方法可行。

先说地位对等。调解问题讲究的是双方信服中间人,或者中间人背后的力量不容得罪。

前一段,美伊闹矛盾,安倍颠儿啵颠儿啵的跑去调解,谈了一圈,屁都没闻着荤腥就回来了。为什么?地位不对等!有联合国,有五常,有关系国,比如海湾国家等等,你日本算哪根葱呢?

你六怪在黄老邪眼里是什么地位,自己心里没点数吗?人家见都懒得见你!但如果换作洪七公呢?天大的误会是不是也得容北丐说两句?

再说实力支撑。如果去协调,就要想好谈不好怎么办的问题,可能双方现场就能打起来,你能不能镇住?可能有人急眼会迁怒,你能不能扛住?如果有人不配合,你能不能控住?人家给你面子克制了,你拿什么回馈?

六怪请对照自查内省。

最后说方法可行。协调是门艺术,要找到双方的利益纠结点,然后从最适当的角度和点位入手切割,使双方都能接受利益和牺牲。六怪的方法呢?只一条:请人家黄老邪弃家跑路,这就是你找的最大公约数?还给黄老邪戴高帽:“盖豪杰之士,胸襟如海,鸡虫之争,非不能为,自不屑为也。”画大饼:“行见他日全真弟子负荆于桃花岛阶下,天下英雄皆慕前辈高义,岂不美哉?”

看遍金庸,见全真的负过酒缸,负过宝剑,就没见他们负过荆。

岂不美哉!谁美哉?

六子美哉!打得黄老邪望风而逃,江湖逞威,岂不美哉?

六怪美哉!化一场干戈于无形,江湖称颂,岂不美哉?

只有黄老邪不美哉!被人三言两语,说得弃家出逃,岂能美哉?

如此拙劣的手段,以为黄老邪是三岁孩童吗?

终于,六怪生死配合欧阳锋,轻松离间了全真和桃花岛,离间了郭黄二人。

如此见识,如此水平,还特别爱揽事,不出事是侥幸,出事才是正常的呢,终于这一次揽了个大事,被人装了麻袋。

事实再次证明,世间所有的道理归根到底只有两个字:实力。

共勉!

往期文章推荐

觉得不错记得多点右下角“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