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唐朝有多开放,有三类外国人最受欢迎

唐朝是我国历史上一个极为开放的朝代。唐朝的开放源于国力的强盛和文化的繁荣,这对于周边文化和其他国家无疑具有强大的吸引力。盛唐时期的长安城是国际上首屈一指的大都市,无数异国他乡的人经商交流并定居于此;同时,洛阳、扬州、成都、广州等大城市也是不遑多让,集聚了大批的外国人。

在众多的外国人中,有三类人比较受唐朝贵族们的追捧。这三类人就是昆仑奴、新罗婢和菩萨蛮。他们是怎么来的,又是如何走进贵族生活的呢?

“家政”王牌“昆仑奴”

“昆仑”一词在古代有两个意思,一指地理方位上的昆仑。在现有的史料中,“昆仑”所指的地方比较多,大致有我国西部的昆仑山和海外昆仑之说。其中,海外昆仑又有普罗康多尔岛、东南亚昆仑国、非洲昆仑层期国的指向。另一指黑色有关的东西。据考证,昆仑奴的得名和以上两者都有关系。就昆仑奴而言,《旧唐书·南蛮传》载“在林邑以南,皆卷发黑身,通号‘昆仑’”。林邑就是中南半岛东部的古国名。因此,主流观点认为昆仑奴来自南洋诸岛和非洲地区。这些由域外来唐的昆仑奴,有的是被贩卖的战俘,有的是进贡唐朝的贡品,还有的是入唐使节的随从。这些昆仑奴大都身强体壮,有特殊能力,或精通多国语言,或善于潜水打捞,或能驯服各种猛兽,加之他们又极为忠心,所以入唐后,便深受大唐贵族的喜爱,让他们做“家政”的工作。在唐代,昆仑奴一如菲佣出名,成为家政服务的代名词。

色技双磬的“新罗婢”

在唐代的“家政”行业,与昆仑奴齐名的还有新罗婢。新罗婢,顾名思义来自新罗的女子。新罗是朝鲜半岛的国家之一,公元503年开始定国号为“新罗”,进入公元7世纪,又统一朝鲜半岛大同江以南地区,并效仿唐朝改革国家制度。在唐代国力蓬勃之时,四方来朝,新罗女子由此进入中国。新罗女子经过训练,娴熟唐文和传统的礼仪,掌握洗衣做饭等技能,具备了一名优秀婢女身上应有的各种特质。随后,新罗婢被送到权贵府上,人身依附关系随之转移。新罗婢不仅技能出众,而且皮肤白皙,身材圆润,很受王公贵族的喜爱。值得一说的是,新罗婢虽是自发形成,但后来大规模出现,甚至发生了影响重大的“掠卖良口”事件,这是让人意想不到的。经过双方不断交涉,唐穆宗李恒便下了一道圣旨,全国上下禁止买卖新罗婢,盛极一时的新罗婢就此沉寂了一段时间。

能歌善舞的“菩萨蛮”

菩萨蛮亦即南方的女蛮国贡献的美女。据《杜阳杂编》载:“大中初,女蛮国贡双龙犀,明霞锦,其国人危髻金冠,缨络被体,故谓之‘菩萨蛮’。当时倡优,遂歌‘菩萨蛮曲’,文士亦往往效其词。”唐宣宗时,女蛮国入贡。女蛮国人髻式高耸,佩挂极为精致的缨络,珠玉丰富,美不可言,唐人又喜欢称美女为“菩萨”,于是“菩萨蛮”的叫法便传开了,当世文人更是以菩萨蛮为名作词作曲。菩萨蛮容貌绝佳,精通歌舞,而且富有异域元素,成为当时权贵们争相私藏的潮流。

大唐的盛世与心胸

无论是昆仑奴,还是新罗婢,抑或是菩萨蛮,我们抛却低俗成见,都可窥见大唐强盛的国力和阔大纳异的心胸。异域文化的到来重塑了权贵们的观念。他们看来,有昆仑奴干活、新罗婢伺候、菩萨蛮跳舞,具备这三个条件,才算得世间之乐。除了这三者,人们还会到酒肆,夜宴滥觞,与胡姬打欢交流,探讨西域酒文化也是一大乐事。唐朝是全面繁盛和全面对外开放的朝代,如果生活在唐朝而又身处一定的阶层,对于以上你会见怪不怪。

大唐的繁华居于世界之最之时,唐人也以另一种姿态身世看待这个世界。这些异域人群的到来,既丰富了唐代的文化内涵,也让唐人认识到在中土之外,有完全不一样的国度,修整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传统地理观、世界观,这大大增强了唐人对世界的了解和认识。

参考文献:

1、陆有富《“昆仑奴”得名考略》

2、贾文胜《浅论〈昆仑奴〉中“昆仑奴”之形象及其塑造》

3、桂乙鑫《试论新罗女性在新罗与唐朝交流中的作用》

4、梁静文《唐代昆仑奴来源刍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