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大暑,古人讲究睡子午觉符合人体阴阳之道

明天是大暑。大暑,听上去就带着炽热的明艳,但夏日虽炽,却更是生长的季节。

何以消烦暑,端坐一院中。当天气越来越炽热的时候,人们对于清凉的渴望愈是急切。大暑,听上去名字就带着炽热的明艳。

这种热,是扑面袭来的,室外滚烫的温度没有丝毫让你过渡的空间,走在街上,呼吸的空气有着热度,偶尔感受到商铺打开的门窗泄漏出的几丝冷气,便觉得好受很多,以致到了房间内,忙不迭地开空调,开冰箱,以求清凉世界。现代人有冰箱空调,古人虽然没有这些,但消暑之乐,自古及今,一样有着种种妙法。

《红楼梦》中也有夏天,“赤日当空,树阴合地,满耳蝉声,静无人语”十六个字就是对盛夏景象的一番白描,当此盛夏,贾府里的主人会每天午歇一个时辰。古人讲究睡子午觉,白日闲暇片刻,以此养神,也许更符合人体阴阳之道。

当时虽然没有冰箱,富贵人家冰块是足够的。冰镇水果、冰镇冷饮是古代高级避暑手段,但幼儿老者是不用这些的,夏天暑热入侵,也是“脾胃情绪”高发期,若拿冰镇的反而于身体无益,讲究的人家会把水果或者饮品放在取来的井水里,只取井水的凉意来降温。

这个方法,现在人们其实一并袭用。提到这个,我总想起家中买来的西瓜,父母亲亦是用此法。取一大木盆,放半盆的冷水,将西瓜浸入其中几个小时,碧绿的瓜纹在盈盈的水中煞是好看。午后最热的时候,切开西瓜,各分一块食用,品尝到的不仅是西瓜的甜味,亦有着植物本身的新鲜味道和田头的土气,外面的热气似乎在水中被慢慢抚平了,这种味道是冰镇所不能感受到的,越是接近自然越是让人感到其中的神奇。

大暑之美,各得其所,你可以享受着“散热有心静,凉生为室空”的安逸之乐;也可以寻求“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的小院之美。避此炎热,清樽未空,极是清雅。

古人认为到了大暑,有着腐草为萤的物候特征,扑萤射虎,消磨夏夜。但夏日虽炽,却更是生长的季节,南方种有双季稻的农村,稻谷日夜黄,这个时候赶着收获。田水沸如汤,背汗湿如泼。火红的太阳,金黄的稻谷,农夫们流淌的每一滴汗灌溉着这个夏日最美的风景。(王丽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