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姨妈为让宝钗嫁宝玉,无所不用其极,结果被平儿掀开老底

薛家人进京投靠贾家,一住多年不走,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就是为了“金玉良姻”而来。任凭贾家明里暗里撵人,面不改色心不跳,一个字“赖”!串亲戚串成钉子户,也实属罕见。当然,薛家不走自有苦衷,因为一旦离开失去机会,薛家只剩下万劫不复,就算薛蟠舅舅王子腾、姨娘王夫人帮扶,到底不是长久之计。打铁还需自身硬,唯有薛蟠、薛宝钗小兄妹有能力互相扶持,才最保险。为此薛姨妈也是拼了老脸,无所不用其极,真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更可怜是她的一番作为,还被平儿给揭了老底。

薛姨妈带着儿子女儿一来贾家就开始宣扬“金玉良姻”,说什么“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语,言外之意不要太明显。而二十八回贾元春赐节礼,独宝钗与宝玉一个样。更增加薛姨妈自信心。此事甚至搅乱了薛宝钗的心绪。一时间薛家与怡红院互动频频。薛宝钗半夜(那时候七八点吧)会往怡红院跑。薛姨妈搬到东边角落院子,大观园有意开了角门。宝玉挨打,薛宝钗情难自禁,流露心疼言语。薛宝钗又大中午跑到贾宝玉房中找袭人,独自坐到宝玉床前绣鸳鸯……这种种一切,连薛蟠浑人一个都发觉了,生气时挤兑妹妹:

“好妹妹,你不用和我闹,我早知道你的心了。从先妈和我说,你这金要拣有玉的才可正配,你留了心,见宝玉有那劳什骨子,你自然如今行动护着他。”

薛蟠的话冤枉了薛宝钗。宝钗所作所为也是不得已,最终还是为他为了薛家。但却没有冤枉薛姨妈,因为薛姨妈就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她一方面融入贾家生活不搬走。另一方面广撒网,广结善缘。与贾家上下都打成一片。不光她们娘们频频动作与人为善,就是家里奴才,也都出马,不遗余力拉拢贾宝玉的身边人。

探春笑道:“原来如此。只是弄香草的没有在行的人。”平儿忙笑道:“跟宝姑娘的莺儿他妈就是会弄这个的,上回他还采了些晒干了编成花篮葫芦给我顽的,姑娘倒忘了不成……平儿笑道:“不相干,前儿莺儿还认了叶妈做干娘,请吃饭吃酒,两家和厚的好的很呢。”

平儿揭开的这段故事非常耐人寻味。首先,莺儿妈表现的特别活跃,亲自编了花篮四处送礼。东西不值钱,礼轻情意重。要说为客之道也行,但也可以说四处拉拢人,讨好关系,甚至有长驻扎根的意思。

其次,莺儿认了叶妈做干妈更有意思。叶妈是怡红院的妈妈不说,还有一个身份是茗烟的娘。薛宝钗的贴身丫鬟与贾宝玉第一小厮成了干亲,两家人的亲密来往,从情感上以及消息传递上,对薛姨妈来说太有利了。等于贾宝玉家里家外,只要薛家想知道,都能轻易知道说了哪些,做了什么。再投其所好,人都是感性的,不怕两方面关系越来越好。

薛家人不断渗透到怡红院周围,包括薛宝钗对袭人的拉拢。前有薛宝钗请袭人打结子,后有袭人让贾宝玉求莺儿打络子。这种你来我往的交往,醉翁之意不在酒,明眼人早看得出来。所以袭人很快被俘虏,家里外头宣扬宝姑娘好。

平儿知道莺儿一家与茗烟一家的事,表明双方也是互动频频。贾家上下当然不少人都知道,只是不说而已!但作为读者,如果不是平儿揭开这一层,根本不知道薛家与怡红院竟然走的这么近。而这背后,薛宝钗一定不会要求这么做,必然是薛姨妈背后的吩咐。

薛姨妈是个“慈母”,但又不是个好母亲。她对儿子薛蟠太纵容,以至于薛蟠越来越不成器。她对女儿薛宝钗又太现实,摆明了牺牲女儿为薛家找靠山。薛宝钗一个黄瓜大姑娘,随着母亲在荣国府这些年,背后闲言碎语怎么少的了?贾家那些奴才主子都编排,何况薛家人,应该是难听话一大堆。这些薛姨妈全然不顾,对薛宝钗才是最悲哀。不怪她的判词图画是雪中埋了一根金簪,她孤零零的一生命运,都是被“薛(雪)”所累!您说呢?

【文/君笺雅侃红楼】

欢迎关注、收藏:君笺雅侃红楼,每天为您带来更多新颖的红楼视角!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80回本 ;

【石头记】周汝昌校订批点本80回本 ;

【红楼梦】通行本120回本 ;

【清·孙温绘全本《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