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松为什么对宋江产生反感,与招安无关,原因在这件事上

曹操对司马懿说,你知道脚为什么比手白吗?

司马懿:不知道。

曹操:因为脚总藏着。

狐狸再善于伪装,终究也有露马脚的时候。

1.

我们不要忘了,宋江与武松的初次见面,是在柴进家里。

柴进号称“小孟尝”,专门结交天下英雄。特别是打此路过的配军。最典型的两个人就是林冲和武松。

林冲和武松,在柴进庄园的待遇简直是冰火两重天。

林冲一去的时候,就有人告诉他,千万别喝酒吃肉,否则柴大官人一看你小脸红扑扑的,就不资助你了。林冲很听话,结果得到了柴进的礼遇。

武松就不行了。他开始去的时候,柴进也是好吃好喝待为上宾。后来就成了一个落魄的门下客了。正是在这种情形之下,武松与宋江相遇了。

宋江是柴进庄上的贵客。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宋江出来小解。正好有一个大汉在廊下烤火。宋江不小心,踢翻了炭火盆,溅到了大汉脸上。大汉抓住宋江就要打。

旁边跟着宋江的庄客马上说:“不得无礼!这位是大官人最相待的客官。”

结果那大汉道:“‘客官’,‘客官’!我初来时,也是‘客官’,也曾相待的厚。如今却听庄客搬口,便疏慢了我,正是‘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

这个大汉就是武松。之后误会解释过后,宋江和武松成了好朋友。

这是武松初见宋江,他觉得宋江是一个真正的好汉。

如果说没有见面之前,宋江的名声跟柴进基本差不多。一个是“小孟尝”,一个是“及时雨”。但闻名不如见面,武松最开始投奔的是柴进,可时间一长,他觉得柴进这个人是名不副实。

柴进到底哪里让武松不满意了呢?那咱们先看看林冲来的时候,柴进做的一件事。

林冲来之前,柴进庄上有一个洪教头。柴进早就看洪教头不顺眼了,结果他撺掇林冲把洪教头教训了一顿。洪教头羞愧之余,也就自己出庄去了。

从这个细节看,柴进之所以不喜欢洪教头,是因为洪教头狂傲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的性格。柴进又不肯落一个赶走天下好汉的恶名声,于是借林冲之手,赶走了此人。

如今,武松来了也是这个毛病。没事就喝酒,然后就打人骂人。柴进忍无可忍,却也不好意思直接赶走他,于是武松从“上等客”变成了“下等客”。

宋江来了之后,不嫌弃武松地位低微,主动结交。所以此刻的武松,把宋江引为平生知己。

分别的时候,宋江送武松出去有十来里路,感动得武松是“堕泪拜辞”。之后,书中还不忘对武松来一番心里描写。武松寻思:“江湖上只闻说及时雨宋公明,果然不虚。结识得这般弟兄,也不枉了!”这个时候,正是武松对宋江佩服得五体投地之时。

2.

第二次见面,是在孔亮的庄里。

武松打了孔亮,却因为喝酒喝醉了被孔亮活捉。正好宋江也在庄上,他救了武松。

在这里,有人说武松之所以和宋江交恶,是因为宋江跟武松说了一番招安的话。宋江原话是:如得朝廷招安,你便可撺掇鲁智深、杨志投降了。

有人认为,宋江说了这番话,武松心中就腻了。

其实不然。宋江说招安的话,其实是顺着武松的话茬说的。前面,武松有这样一番话。

当时,武松要去二龙山找鲁智深,宋江要去清风寨找花荣。武松就跟宋江说:只是武松做下的罪犯至重,遇赦不宥,因此发心,只是投二龙山落草避难。亦且我又做了头陀,难以和哥哥同往。路上被人设疑,倘或有些决撒了,须连累了哥哥。便是哥哥与兄弟同死同生,也须累及了花荣山寨不好。只是由兄弟投二龙山去了罢。天可怜见,异日不死,受了招安,那时却来寻访哥哥未迟。

也就是说,这时候的武松,他觉得未来自己能够受到招安,还原一个“好人”的身份了,再去找宋江也不晚。

所以在招安这个问题上,这时候的武松和宋江的想法并没有相左。

那么是什么让武松对宋江产生的反感呢?要知道这个问题,咱们先看看,武松最反感别人跟他说什么呢?

其实,武松最讨厌别人劝他少喝酒。

在柴进庄,虽然没有说得十分清楚,但与柴进之所以交恶,跟武松饮酒有很大关系。因为饮酒之后他才打人,所以才逐渐惹恼了柴大官人。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在景阳冈。你说三碗不过岗,我就喝十八碗给你瞧瞧。喝完之后,还能打虎。这才是武松典型的性格。你不让他干什么都行,但不让他喝酒不行。这点,也恰恰是武松与鲁智深关系好的重要原因。两人都好喝大酒,而且最讨厌被人拦着。

还有一次就是醉打蒋门神。本来,施恩准备次日请武松去打蒋门神。结果头天晚上,武松喝得大醉。施恩一看,就跟手下说:“武松昨夜痛醉,必然中酒,今日如何敢叫他去?且推道使人探听来,其人不在家里,延挨一日,却再理会。”等到晚上,就只有肉,没有酒了。武松不喜。但也没有说别的。

早上,武松跟着施恩去打蒋门神。然后告诉施恩,自己有一个“无三不过望”的规矩。就是说,咱们去打蒋门神的路上,每遇到一个酒店,就要进去喝三碗酒才行。否则就不继续前进了。

结果,这一路之上少说也有十二三家酒坊。武松又喝了一个不亦乐乎。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武松才痛快淋漓地醉打了蒋门神。

所以说,武松最在意什么?最在意有人拦他的酒。他对柴进产生反感,大部分也是因为不管他酒喝的缘故。

明白了这个道理,咱们再看看二人分手时候,宋江都说了啥。

准备分手的时候,宋江第一次先说了一句:入伙之后,少戒酒性。之后才说可撺掇鲁智深、杨志一起招安的事情。武松不喜的不是招安,而是宋江让他“少戒酒性”。

这时候,武松没有说话。但却有动作。书中这样写道:武行者听了,酒店上饮了数杯,还了酒钱。看,其中,听了宋江让自己戒酒的话,武松也没啥表示,赶紧“连饮数杯”压压惊吧。之后又做了一件事,就是“还了酒钱”。这可是在宋江的一亩三分地上,武松算酒钱,本身就是在表达对宋江的不满。

可是,宋江似乎没有看出来。到了分手的时候,宋江居然再次重复:“兄弟,休忘了我的言语,少戒酒性。保重,保重!”

那么这次呢,武松一无言语,二无动作。书中写道:武行者自投西去了。

武松这一去,意味着与宋江的彻底分道扬镳。因为他已经看出来一件事,与柴大官人相比,这个宋江城府更深。最起码柴进有什么不满还能表现出来。而宋江则不然。宋江非常不喜欢不受控制的人,但与柴进不同,柴进对于不喜欢受控制的洪教头,变相赶走就完事了。对于不受控制的武松,冷落他就完事了。但宋江不一样,我才不管你怎么想,兄弟,我就是要牢牢控制你。这才是宋江的可怕之处。

可以这样说,水浒中武松识人有过人之处。他此处看清了宋江的“大诈若直”的性格。他也感受到了压力。因为并没有像在柴进庄上那样发作。或许他认为,自己此去二龙山,以后跟宋江是江湖路远,永不相见了。岂不知,山不转水转。二龙山很快就会与梁山合并。二龙山的时候虽然短暂,但却结识了一位真正的大英雄——鲁智深。这也让水浒中两大英雄最终走到一起,并肩战斗,最后双双归宿于六合寺。

能够看清宋江,着实不易。即使有大智慧的鲁智深,开始时候也是被宋江的大名给镇住了。当时鲁智深也说:我只见今日也有人说宋三郎好,明日也有人说宋三郎好,可惜洒家不曾相会。众人说他的名字,聒得洒家耳朵也聋了,想必其人是个真男子,以致天下闻名。

宋江“大诈若直”的本性非常具有隐蔽性。以至于鲁智深刚刚上山之后也没有闹清状况,还非常积极地去游说少华山的史进等人来入伙。

但再会隐藏的脚丫子也会有脱了袜子的时候。一脱袜子,酸臭气再也藏不住了。宋江再能装终究也会被识破。所以后来他在酒后唱一首“招安曲”之后,终于引来了武松与鲁达的集中爆发。可惜,这时候已经晚了,大家已经坐在一条船上,最后也只有招安这一条路了。

文:风林秀

参考文献:《水浒传》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