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FM丨我的日常相亲之路,真香

今天的讲述者是故事FM的听众狗狗,她今年28岁,生活在北京。

狗狗第一次相亲是在 22 岁那年,当时她还在美国留学,狗狗的父母联合了一位爱给人介绍对象的「发货阿姨」,好说歹说地劝狗狗去参加了第一次相亲。狗狗当时只是把它当成一次有点搞笑的经历,这次相亲最后也不出所料地无疾而终了。

2013 年年底,狗狗回到了国内。她妈妈开始正式地把「给女儿找对象」列为家里的头等大事,从此,狗狗就被迫过上了「日常相亲」的生活。

故事FM第 243 期

/讲述者/狗狗/主播/@寇爱哲/制作人/@刘逗/声音设计/@孙泽雨

—下面是本期故事的文字版—

请配合上方音频食用

1. 汉莎男

2015 年的春天,对我而言是一场大灾难。

上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还在持续地给我带来伤痛,我妈联合那位热衷于拉郎配的「发货阿姨」,就已经开始将大规模的相亲对象直接泼向了我。

我的母亲,一位 60 年代生人、受过良好教育的医学博士,甚至在婚恋网站上注册了会员,在我毫不知情地情况下,冒充我跟各路相亲对象进行了多番友好攀谈。

她的开场白通常是:

「你好,我看了你的页面,觉得你很不错,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很有上进心的男孩。我是一个可爱的女孩,爱好是逛博物馆和听歌剧,咱们要不要联络一下?」

大概是这样,更具体的遣词造句我已经记不清了,我只记得我当时只看了一眼就尴尬得一个激灵,麻利地关上了那个的页面。

我妈有一系列判断网上的相亲对象是否靠谱的方法,比如看他的自我介绍,他的个人照,以及最重要的看他有没有白金会员——以此来判断他对找对象是不是足够上心和迫切。

紧接着,我妈就发给我了几个相亲对象的联系方式,说是她接触下来觉得不错的,让我加他们的微信,并嘱咐我不要暴露之前是自己的妈在替自己相亲。

我当然不愿意,我跟我妈吵也吵了,哭也哭了,但架不住她隔三差五就从湖北老家飞过来找我,苦口婆心,好话歹话都说尽了,每次一把心酸泪。

于是我被迫加了一个男孩的微信,这个男孩的条件,作为一位相亲对象而言,真的是挺好的——三十来岁,常驻德国,加入了德国籍,在汉莎航空工作,家里背景也不错,爷爷原来是部队的领导。

我记得那是一个下午,那天我正好休假在家,加了他的微信,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聊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共同话题,但想着也不好这么快下结论,正好马上要去健身,就随口问了一句,「你平常喜欢运动吗?」

他突然就给我回了一句,「我不是回答过这个问题了吗?」

我就觉得他有点凶。

后来晚上健身回来,又看见此君给我发来的微信,「你这个人好难沟通。」

我回,「彼此彼此。」随即删除了他的微信。

没想到,他开始疯狂给我发送好友申请,也不是为了把我加回来,就是为了在好友验证那个文字栏里连珠炮一般地表达他的愤怒,「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是觉得你出过国了不起吗」「你是谁你算什么东西」。

我也挺生气的,给我妈打电话,严肃地跟她讲,「你必须把这个账号给我注销了,你再也不要在网上给我相亲了,我不想再碰到任何奇葩的人!」

我妈妈哭了,说她觉得特别对不起我,她再也不干这种事惹我生气了,并且向我保证她一定会注销这个账号。

我以为这个事就到此结束了。

2. 熊孩子

没过几个月,我妈又注册了另一家相亲网站,并且又开始兴致勃勃地给我介绍对象。

她很兴奋,告诉我说,「我这次找了一个特别好的,这个男孩你知道有多巧吗?他也是湖北人,我们一个地方的,也是在澳大利亚留学回来的,没准你们共同语言很多。」

这个男孩姓熊,我妈给他起了一个昵称,叫「熊孩子」。

我妈假装成我跟这个「熊孩子」聊了有一阵,她还给我看了他们俩的聊天记录,一条是她说人家穿的篮球裤像裙子,另一条是她劝人家不要去土耳其因为当时该国局势混乱。

说真的,看到那个对话我就崩溃了,我不明白这个男孩为什么还会同意跟我见面,他不会对我妈这突如其来的六零后说话方式感到困惑吗?

我最后还是跟「熊孩子」见面了,他喜欢踢足球和追韩星,尤其喜欢韩国的练习生小姐姐。

我至今记忆犹新的一个画面是,有一次我们俩一起聊天,我问他,「你之前在外资银行工作,现在为什么会选择去一个军工类的央企?」

他回答说,「家族里的一位长辈告诉我,在中国混外资是没有前途的,尤其是做金融,最终还是要在国家机关里才有发展,必须得有户口、有编制、有身份。」

他一通哔哩吧啦之后,突然扭过头问我,「你是干部吗?」

我说,「什么?」

他说,「你是干部身份吗?」

我说,「什么东西?什么是干部身份?」

他震惊了,突然气急败坏,「你太不把自己的前途当回事了,你是拿自己的未来当儿戏吗?你知道干部身份对一个人来说有多么重要吗?你把你一生都毁了,你赶紧问问你们公司的人力资源怎么把你的干部身份弄丢了?!」

我说,「好的,我赶紧去问问。」

后来我就没见过这「熊孩子」了——这么一个热爱少女时代的年轻男生突然问我,「你有干部身份吗?」并且对我没有干部身份这个事实感到痛心疾首——我觉得这个画面实在太出戏了,我觉得我没有办法再和他交流下去了。

配图 | 网络

3. 北大男

后来我的同事也给我介绍了一位相亲对象,我想着长辈介绍的不行,也许同龄人介绍的会比较靠谱。这个男生也是湖北人,北大毕业,在投资机构工作。

刚开始加了他的微信聊的时候觉得还可以,因为我们之前的工作经历比较相似,所以一上来就有能聊起来的共同话题。

于是就约着见面了。他属于典型的那种好学生,从小到大成绩都很好,擅长学习,热衷事业,对生活中的其他事情都不太上心,我每次见到他,他都穿着一件一模一样的黑色李宁运动衫。

聊着聊着,我就发现事情不妙,跟他在一起好像只能聊工作,他也没什么个人爱好,他唯一的爱好就是成功,而且不管你跟他聊什么,他都能扯到钱上面去。

有一次我们一起去北大闲逛,迎面走来一位拎着开水瓶的女孩,北大男告诉我,那个女生是他的本科同学。

我有点吃惊,问,「那你怎么没跟她打招呼?」

他遂发出一段惊世骇俗的反问,「我怎么能跟她打招呼?那她得多受伤,你想想我现在一年都赚50万了,她还在北大读生物学的博士。」

他虽然收入可观,但同时又非常节俭,即使我们所有的开销都是 AA 制的,每次吃饭他也都会选择路边摊。有一次我们去芳草地看电影,看完之后我本想着就在附近的餐馆吃了,但他愣是拉着我在大夏天的马路上走了两三公里路,到一个写字楼的地下一层,吃了一份 18 块钱的咖喱饭。

其实可能很多地方他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我们的三观不相符:我不能接受一个男孩张口闭口就是钱,同时又无时无刻对几十块钱斤斤计较;我也不能接受他热烈地向往成功,同时又在电影院里疯狂抖腿和玩手机。

除此之外,这个人有一个「致命」的问题,他非常不尊重女性,在我们的谈话间他总是不经意地透露出他对女生的恶意。有一次,我给他看了一张我朋友的照片,并感叹「这个女同事都生了孩子了,保养得还这么好,她也特别聪明,我的老板非常喜欢她。」不料,他瞥了一眼,说,「你们男老板当然喜欢这个女的,她一看就很骚。」

渐渐的我发现,这个人对于人生意义的所有判断都以钱为标准,在他看来,挣到了钱就实现了人生所有理想。

于是我没有再联系他了。

也许像他这么努力这么用功的人,现在已经事业有成了,也许在他获得了梦寐以求的成功之后,就不会再在电影院里抖腿或者玩手机了。他会被贴上「成功人士」的标签,过上他想要的生活,谈论大数额的金钱、出门坐头等舱,但是在此刻我还是无法说服自己接受一个这样的人。

4. 婚介所

经历了无数个奇葩相亲对象之后,我跟朋友和父母聊起这件事,我想知道自己是不是正处于一种不正常的状态。

我周围的人都苦口婆心地跟我讲,「相亲就是这样的,你现在是相亲结婚,又不是谈恋爱,你干嘛要追求感觉?这一点都不重要,你觉得他合适能结婚就行了。」

所以到那个时候,我真的开始有点动摇了,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问题,也许是我对婚姻和爱情的观念确实是不合时宜的,也许就我追求的东西来看我才是那个奇葩。

另外一件令我伤心的事是,我原本一直跟我妈妈的关系非常亲密,但好像不断出现的心理暗示总是在提醒我就是因为我找不到对象、找不到老公,我就沦落成我妈口中差劲的样子,「你这辈子找不着对象了!你嫁不出去了!」

焦虑的咆哮的我妈,并没有因此而停下帮我相亲的步伐,她又来了一次北京,这一次她觉得得换一种方式,她带我去了国贸附近的一家婚恋网站实体店。

店里的服务很殷勤,红娘见到我以后,非常痛心疾首,迅速对我作出了一番先入为主的评判:

「我认识很多像你这个年纪的女孩,你们之所以找不到对象就是因为自己有问题,你就有问题,不用怀疑,绝对就是你的问题!你就是不愿意去接触男生,你可能聊了几句,你不喜欢就放弃了,你没有去努力!」

这话我怎么听怎么觉得刺耳,爱情哪是个努力就能得来的东西,爱情的开始应该是水到渠成。

突然,眼前的红娘换了一副表情,变得亲切和柔和起来,「但是你不用害怕,因为有我们的服务。我们可以给你进行全方位的辅导,我们会教你怎么和男人相处,包括你们未来吵架,你都可以来我这儿,我帮你们调解。」

我妈在旁边听得津津有味,顺口问了一句,「你们这儿资源多吗?」

这下对面的红娘更来劲了,「我跟您隆重推荐一下我们的『金字塔』服务,一共是 49 个男孩,49 个女孩,都是从我们的付费会员里选出来条件最好的,顶级外貌,顶级家境,顶级学历和工作,各方面都是万里挑一的。」

然后,她运用了一系列的话术鼓动我们加入这个「金字塔」,「我们这个金字塔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进的!上午刚来了一个福建的土豪,人家就是带着一麻袋钱过来的,因为进我们的金字塔要交 99999 会员费,人家就带了 10 万块现金砸在我们桌子上,说他虽然有钱,但是长得丑、学历低,所以他一定要找一个高学历、高颜值的老婆。我们当时给他挡回去了,他有钱也没用,因为我们对于『金字塔』会员有很高的入会门槛。但是!像你女儿条件这么好的,就不应该错过这个机会,你应该赶紧加入我们的『金字塔』!」

我心想这不就是传销洗脑吗!我妈小声嘀咕了一句「真的有这么好吗」,我觉得情势不妙赶紧拽着我妈走。我妈凭着最后一丝理智,挣扎地说出,「我得跟孩子爸爸商量一下,毕竟是交这么多钱。」

后来我们走出婚介所,我妈突然扭头跟我说,「我觉得如果花十万能给你找一个老公,也挺好的。」

我基本崩溃了。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觉得我妈妈算是六零后里非常开明的妈妈,她受过良好的教育,有着非常好的职业发展,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一位高级知识分子,在期盼子女结婚这件事上,也显得非常固执和难以沟通。

配图 | 网络

5. 鹦鹉哥

从 2013 年底回国,到 2016 年春天,我已经断断续续地相亲两年了,加过微信的可能有 30-40 个,见过面的也有 10 多个了。

某个周五,我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问我,「你忙不忙?」

我当时工作上正遭遇着一些不顺心的事,随口就答,「特别忙,心情特别不好,我现在有事跟你说。」

我妈听起来有点小心翼翼,「我先跟你说个事,你记得鹦鹉哥吗?」

「是我们高中比我高一届的学长吗?」

「对,现在有人想介绍你们认识,我能把你的微信给他吗?」

我当时太着急跟我妈讲工作上的烦心事了,就随口答应把微信给他了。

那个周末,鹦鹉哥给我发来了信息,「不知道您哪天有空,能拨冗和我一起喝喝茶?」

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个人的遣词造句也太讲究了,对,我还特意查了一下「拨冗」是什么意思。我们接下来的聊天显得很愉快,因为我们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一个学校的,所以聊起天来仿佛总有聊不完的话题,他又是一个非常会聊天的人,就觉得时间过得好快。

跟他聊完以后,我感到自己久违地开始觉得有些兴奋,甚至还激动地给我的闺蜜发了语音:

「这个男生还蛮好的,家庭条件也还挺好的,而且他的英语好好,他会英语、德语、日语。研究生跟我学是同一个专业的,也是学金融的,现在做航天设备进出口,长得也蛮帅的,还特别会撩妹!」

说实话,我妈第一次说要把我介绍给鹦鹉哥的时候,我原本内心是有些抗拒的,因为他的身上几乎到处都是我不喜欢的特质:第一,他是我的老乡;第二,他是学文科的;第三,他还拉二胡。但没想到的是,跟他聊了几次天后,我看了他的朋友圈,第一次发现原来拉二胡也能这么帅!

我跟鹦鹉哥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工体的大董餐厅。

我特意穿了相亲战袍,从背后走向他的时候,只感觉自己的心扑通扑通地跳,我拍了一下他的肩,说,「你好,我是狗狗。」

鹦鹉哥看起来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但在我的眼里,仿佛又显得很特别。晚饭间,我们聊得很开心。他送我回家时,我还发现他为了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专门提前下班去洗了车。

我想两个人能否在一起是无法用条件衡量的,更多的还是精神层面的,但是三观是一个很玄的东西,它很难描述,只能通过长时间的相处去了解,但是我当下有一种直觉,我觉得我可能会喜欢上他。

那天晚上回家后我兴奋得不行,我给鹦鹉哥发了一条微信,「谢谢你,我今天度过了一个特别愉快的晚上。」

他说,「我也是。」

后来没过多久我们就恋爱了,又过了半年,我们就结婚了,今年已经是我们婚姻的第三年了。

*你接受相亲吗?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相亲,欢迎来评论里说说,你遇到的那个「TA」。

-本期配图 | 视觉中国

/BGM List/

01.Detektivbyr n - Monster

02.Blue Kite Main Title - 彭寒

03.Endless Melancholy - Winter Without Snow

04.Eno - stryc

05.Detektivbyr n - V nerhavet

文字 | 刘逗运营 | 刘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