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职教元年:董明珠办高职,软件教父刘积仁二次上市

撰文 | Bugle X 编辑 | 灰熊

随着1+X证书的出台、落地,职业大学新物种的出现,重磅级职教巨头的资本化加速……2019年,正为新职教元年。

英雄何必问出身!毕业于芜湖职业技术学院的董明珠,是高职生成材的一个样板,向来激励成千上万的高职生一路向前,努力成为人生赢家。功成名就之后,董明珠自己也办了一所高职院校。7月的一天,格力职业技术学院进入选址阶段,教育从此成为格力王国的一块新版图。

当然,董大姐不是第一个办高职院校的业界大佬。软件教父刘积仁这回跑在了前面,一办就是三所,同样也是IT蓝领培训界神一般的存在!

东软集团董事长刘积仁

7月4日,刘积仁的东软教育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东软教育横跨民办大学、新职教两大赛道,营收8.5亿元,以数字工场为代表的新职教业务增长迅猛,正在成为二本、三本院校向新职教转型的一个范例。

- 1 -

软件教父办了一个IT蓝领学校

1988年,东北工学院计算机系的一个教授携手两名青年教师,以3万元的科研经费、3台286电脑创办了一个计算机网络工程研究室,从最卑微的起点,开启了东软的辉煌前程。

创业第二年,刘积仁便拿到日本Alps Alpine(阿尔派)株式会社软件外包的国际订单。为了锁定阿尔派,刘积仁与之合资,成立东工阿尔派。1993年,东北工学院更名为东北大学,东工阿尔派随之更名为东大阿尔派,成为东软的前身。

30年发展,作为国内软件外包产业开创者的东软,早已成为软件外包的代名词,大连也一度成为中国的班加罗尔——国际软件外包之都。早在1996年,东软集团便已成功登陆国内A股,成为国内软件第一股。刘积仁,对于国内软件业而已,正是一个教父级的存在。

软件外包,不需要复杂的技术,人力资源开发为其关键。2000年的时候,出身大学教授的刘积仁在软件外包之外,另一只脚跨入国内IT教育的蓝海。这便是大连东软信息学院前身之一的大连东方信息技术研修学院,名字又挫又土,定位为培训软技术蓝领。而技术蓝领,正是软件外包行业当时最为紧缺的一项「资源」。

2003年,伴随软件外包行业的扩张步伐,东软在成都、佛山南海又开办两所「东软学院」。

到2004年,东软的IT教育、培训板块上了一个台阶,东北大学东软信息学院正式成立,为东北大学属下的独立二级学院,专注IT学历教育。2008年,作为教育部首批批准的4个民办二级学院之一,东大东软信息学院与东北大学脱钩,转设为独立办学的大连东软信息学院。

- 2 -

东软学院:无心插柳、柳却成荫

2012年的时候,由大连东方信息技术研修学院更名而来的大连东软信息技术职业学院,并入大连东软信息技术学院……刘积仁为国内软件外包之父,世人皆知;大连东软对国内IT教育走向普及的开创之功,却知之者甚少。

大连东软信息学院

事实上,国内IT职教的开创者北大青鸟Aptech成立于1999年,东软的大连东方研修学校只比北大青鸟晚一年。而无论是北大青鸟,还是东软研修学校,都是软件外包产业盛极一时的副产品。

软件工程、软件外包,是东软的主业,IT教育、IT培训,正是无心插柳、柳却成荫的一个典范。招股书显示,东软教育旗下的三所民办大学——大连东软信息技术学院、广东东软学院、四川东软学院2017/2018学年IT专业在校生1.56万人,规模在国内民办大学里排名第一。

东软教育的董事长,由刘积仁亲自担任。在创办校企东软集团大获成功之后,刘积仁一度出任东北大学副校长,至今仍为东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东软教育的CEO兼总裁温涛同样出身于体制内,曾为辽宁石油化工大学副校长,同样兼任东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由于成立20年之久、过程曲折复杂,加上港股上市的VIE结构,东软教育的股权结构也异常复杂。要言之,境外上市的主体东软教育,刘积仁通过Kang Ruidao直接持股30.05%、东软控股通过两个实体合并持股49.49%。东软控股由东软高管团队与亿达控股、中国人保合组,刘积仁为大股东、实控人。

- 3 -

一个铁三角:东软、人保、亿达

作为东软的第一个客户兼国际客户,日本阿尔派在东软教育持股5.62%。东软控股的股东之一亿达控股则通过一个实体直接持股13%。亿达控股为港股上市亿达中国的控股股东,为地产大鳄。在大连地面,亿达掌门人孙荫环的声名,一度与万达王健林不相上下。

在VIE架构下,东软教育通过国内实体东软睿新掌控旗下IT教育、IT培训业务,在东软睿新持股80.82%,其余19.18%的股权由中国人保寿险、中国人保健康、东北大学产业集团三方分配。

透过东软教育的股权分配可以看出,创业30年的东软除了自身的积累,身后还有两大财东,一为亿达系的孙荫环,一为财大气粗的险界央企巨无霸中国人保。无怪乎,东软教育采取了两大扩张策略,一是在旅顺口拿地,建新校区,一是扩专业,从单一的IT教育,延伸至医疗健康技术——地产系、保险系股东使然。

招股书显示,东软教育名下共有38块土地的使用权。2018年12月,大连东软学院出资2.23亿元拿到大连旅顺口区的两块土地,用于新建校区。旅顺口区,正是未来大连市区南拓的方向。

与动辄十万、数十万在校生的民办高校集团相比,在校生不足两万、热门专业只有一个(IT技术)的东软教育,资本化较晚,为奋起直追的后来者。

然而,刘积仁,毕竟是刘积仁,东软教育厚积薄发:一面在民办大学的传统赛道上追赶,一面在新职教的新赛道弯道超车,构成了东软教育未来发展的主线。

- 4 -

走向新职教:刘积仁的数字工场

随着1+X证书的出台、落地,2019年成为新职教元年。新职教的核心:产教融合,培养一代走出校园、无非对接工作场景的工作者、劳动者。

在东软的三大主业中,民办大学为营收的主要来源,收入占比却连年下降,由2016年的83.1%下降为2018年的71.5%;继续教育(IT培训)稳步上升,营收占比由2016年的5.7%上升为2018年的7.9%。

与此同时,作为东软教育「新职教」攻略的数字工场业务,却在2016年从零起步,营收占比爬升至2018年的11.6%。数字工场业务,即为典型的产教融合项目,让在校生寓学与共、工学相融,在开放的校园、开放的工厂快速成才。

东软教育IT教育课堂

实际上,新职教转型,也是东软教育在IT教育、IT培训走向饱和之际的无奈之举。2016-2018年,东软教育分别实现营收6.5亿元、7.3亿元、8.5亿元,归属净利润分别为6200万元、1.2亿元、1.4亿元。显而易见,营收节节上升,东软教育的净利润增速却在2018年马失前蹄,仅增长22.6%。

2016-2018年东软教育旗下三所全日制民办大学的招收人数,分别为3.68万人、3.83万人、3.81万人。2018年学年,东软教育少招了200人,又有64人退学。

看得出来,民办大学业务受制于政策、办学条件,进一步突破遭遇瓶颈。以继续教育、产教融合为代表的新职教,正是东软教育下一步前进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