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缥缈录》为何口碑两极化?

作者|徐 思

编辑|友 子

铁甲依旧在?

经历了6月的临时撤档风波,备受期待的《九州缥缈录》上周终于上线。然而,这部奇幻古装大剧播出后的反响似乎并没预想那么厉害。

客观原因是,观众的注意力被《陈情令》《长安十二时辰》《亲爱的,热爱的》等先播剧集分走,《九州缥缈录》丧失了先机。但更重要的是,观众对播出后的剧集观感颇为分化。

数娱梦工厂注意到,面对剧情改编,原著粉丝们开启了不少吐槽,而对普通观众来说,虽然有前两集节奏过快、情感铺垫不够等问题,但在演员、画面、后期剧情正常化的加持下,他们的态度相对更包容。

基于此,《九州缥缈录》的口碑开始往两极化发展,豆瓣评分也由开分的7.3降到了7.1,但相比《陈情令》仍有不小的优势。

从《华胥引》到《海上牧云记》再到《九州缥缈录》,九州系列影视化并不算顺利,甚至让不少观众提出质疑:东方奇幻史诗到底要怎么拍才能让观众都满意?

“魔改”程度大,原著粉丝颇有微词

IP剧要想赢得好口碑,最重要的就是赢得书粉认可。

参照近年的大IP改编剧的豆瓣评分就能发现,很多剧集口碑差的根源就“魔改”、乱改。因此,在对这些小说的影视化改编中,如何在原著和改编之间找到平衡可以说是重中之重。

为了提高原著粉的期待值和观看欲,现下许多IP剧都极力邀请原作者担任编剧,但此类做法也并不总是奏效。如虽然天蚕土豆参与《武动乾坤》编剧,猫腻参与《择天记》编剧,但这两部剧的口碑平平。

《九州缥缈录》同样是由原作者江南亲自担当编剧。在发布会活动中,剧方用甚至用上了“所有的改编均出自总编剧江南本人的想法”这样的表述。

电视剧改编如何兼顾原著粉和非原著粉?

这一题江南本人是回答过的:“我觉得有三条是改编的时候我们一定要保证的:1.主要人物和主要人物的关系不变。2.主要的大事件和叙事的脉络不能变。3.重要的场景和重要的台词基本上完全不会改。”

然而在《九州缥缈录》播出后,很多原著粉丝们发现剧集并没有做到。

从剧集对前两集的处理就能看出问题。

为了避免出现《海上牧云记》的拖沓,《九州缥缈录》有意识加快了剧情节奏,比如在第一二集大幅浓缩了男主吕归尘在北陆生活的部分,《九州缥缈录》第一本书中的内容基本都在前两集交代完毕,力图让不了解九州的普通观众尽快进入剧情。

对比小说能够看出,剧集前两集都节奏、剧情、场景转换很快,但关键情节都展现出来了,比如取名阿苏勒,把孩子送出去,花费巨大代价给阿苏勒治病等。

(左图为小说情节简介,右图为剧集前两集故事简介)

这样操作如今看来却有劝退原著粉、看懵非原著粉的效果。

感情的转变,往往需要时间的积淀。在短短两集内,导演浓缩了太多人物、人物前史、人物关系、故事情节。对于原著粉来说,角色本身承载的过去正是令其将来闪耀的重点,而走马观花的设定铺陈使故事效果大打折扣。

从人物看,在强行使用原著人物设定的同时,剧情节奏的加快致使人物脸谱化,缺乏合理性和情感铺垫。比如“男主阿苏勒体弱多病”这一人设是靠众人口中不断强调出来的,然而剧中开始几集多次呈现了他暴血杀人,数次拿刀对峙敌人,十分吊诡。

而作为对男主成长起到重要作用的关键角色,苏玛在第二集就匆匆死去,也让不少原著粉痛心。

在次要人物的处理上,小说中人物形象丰富的青阳大君、龙格真煌等人物,在剧中都成了功能性的角色。为了在短时间内展示人物性格,角色的呈现大多是靠演员自我表白,“我是谁,我干了什么”。

对于非原著粉来说,如此走马观花式的人物铺陈,像是一份大型PPT,大量人物一闪而过,难以记住。

叙事逻辑存疑,主角人设也变了

从改编后的故事来看,一些地方出现了逻辑性的矛盾。阿苏勒在第一集中还对屠杀真颜部的大君怀有“杀父之仇”,结果在第二集中就狂血爆发,从狼口救下大君。

按情感逻辑来说,阿苏勒对父亲从痛恨、排斥到接受,有一个漫长的过程。在剧集中,一个转场俩人就和平相处了,这样的剧情设计显然不具说服力。

再者,当剧本取消了“阿苏勒知道自己是青阳的世子,和大君之间存在感情基础”这一设定后,观众再看剧就会困惑:大君为什么要为这个最弱小的孩子付出这么多?阿苏勒为什么要在狼口下救下阿爸?阿苏勒为什么因为不希望哥哥们为难,自愿去到东陆?

相比之下,小说详细铺陈了“我会保护你的”这一贯穿吕归尘一生的信念的由来和发展,从而展现了吕归尘从懦弱、犹豫、自责到强大的成长轨迹。

而在剧集中,虽然吕归尘好几次提及“我会保护你的”,但因节奏过快、缺乏层次,很难给观众带来强烈的情感冲击。

从第三集开始,《九州缥缈录》节奏回归正常,镜头语言也相对舒服许多。有别于原著的群像式人物展现,影视剧在保留主线人物和事件的基础上,把视角放在了吕归尘、姬野、羽然三个人身上,展现三个少年在历史进程中的成长变化。

然而这一过程中,主角姬野的人设改编又出了问题。

在书中,姬野是未来的羽烈王,羽烈王的“烈”字正是象征他的刚烈:他一生奋勇向前,执着无畏,永不妥协。这一角色的原型是赵匡胤和织田信长的融合,是个斗狠阴鸷的霸主。

然而在剧中,姬野变成了跟班。从普通观众角度来看,导演想展示的是姬野的改变——从寄人篱下到傲视群雄,通过姬野内心的呐喊塑造其倔强不服输的人物性格。

但对原著粉来说,这一改,基本就告别原著的所有设定。影视化改编中,改变主要人物设定是一项高危操作,一旦主要角色不受认可,这部剧就垮了一半。

在观众感情最能共通的名场面打造上,也出现了剧本逻辑无法自洽的问题。

演武场比武在书中是姬野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场胜仗,这是他第一次用自己的力量争取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第一次向世界证明自己,并最终成功。

而在剧中第七集,故事变成了姬野取胜是因男主吕归尘指示手下放水而达成的,此举削弱了该场景的历史意义,将姬野的努力毁于一旦。

此外,在第11集的战争场面中,姬野居然单枪匹马冲到离国的中军大营挟持赢无翳,随后吕归尘也一个人跟着冲了过来。这样的情节处理被批评不合理。

九州IP影视化仍缺爆款

近些年来市场上出现的“九州”系列影视作品,大部分都难言成功。

2015年改编自唐七公子《华胥引》的剧集《华胥引之绝爱之城》播出,声量全无,豆瓣评分6.2;2016年的《九州天空城》豆瓣评分5.0,画风奇异,受众较小;2017年以九州为基础世界观的电影《鲛珠传》,豆瓣评分4.3,公认是失败之作。

这样的局面一直到2017年的《海上牧云记》才稍有起色。这部远赴新疆、日本等多地拍摄的剧外景大气,制作精良,演员表现也有可圈可点之处,然而节奏缓慢,一些台词也被批尴尬,口碑高开低走。

这样一来,声势浩荡的《九州缥缈录》宣布开拍后,观众的期待值已经很高。临时撤档后,不少观众也被激起逆反情绪,声称一定要看《九州缥缈录》。这样一来,剧集的热度只增不减。

然而,在高期待值之下,《九州缥缈录》的缺点也反被放大了,从而形成了当下口碑分化的局面。

九州系列改编作品的一再受挫让人疑惑:中国什么时候才能打造出一部合格的东方奇幻史诗?

在架构奇幻世界观方面,《海上牧云记》虽然呈现出宏大场景与精美画面,缓慢的节奏并没能留住观众。

说到底,好剧不仅需要精美的画面、宏伟的场景等外在表现,更重要的还是内核——故事和人物。

从观众的反馈来看,《九州缥缈录》并未做到这点。单从前两集对剧情和人物的取舍来看,若降低标准,《九州缥缈录》尚可算普通,但以史诗的故事架构标准衡量,则仍未达预期。

诚然,出于种种原因(剧本、客观条件),剧本改编和书籍本身很难达成完全一致。但《九州缥缈录》并未做到在可控范围内把故事讲好。

细究当下影视剧现状,《九州缥缈录》像极了影视市场的缩影:大制作成常态,跟不上大制作的剧情也已成习惯。

在如今的影视行业,往往用钱解决一些较易完成的核心部分——壮观的外景、精美的服化道。但想要讲好一个故事,仍需要更多的精细打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