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众文化出圈靠综艺,脱口秀却只红了李诞?

号脉影像经络,洞悉文娱风潮

7月21日,《脱口秀大会2》播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档节目其实是《吐槽大会》的衍生品。

然而,第一季《脱口秀大会》虽然如《吐槽大会》一样请来明星坐镇,却远不如后者出圈。

正当《吐槽大会》口碑逐渐下滑,《脱口秀大会2》迎头而上,在慢综艺与音乐类综艺风起云涌之时,脱口秀节目能否也迎来自己的夏天?

吐槽是门手艺

脱口秀亦称为谈话节目,是指一种由观众聚集在一起讨论主持人提出的话题的广播或电视节目。在西方“脱口秀”是一个视频节目的形式,也是一种主持风格。

而《吐槽大会》与《脱口秀大会》,其实并非是欧美传统意义上的“Talk Show(脱口秀)”,在形式上其实更倾向于“Stand-up comedy(单口喜剧)”,即一个人在台上口头表演,扔包袱、抛梗、讲段子,逗人发笑。

在这两档节目出现之前,单口喜剧其实在电视荧屏上也曾刮起过一阵风。

2012年,以王自健为主的《今晚80后脱口秀》在东方卫视播出,节目每期通过脱口秀的形式讲述年轻人的生活,插科打诨中展现年轻人对社会热点、文化事件、时尚潮流的态度和立场。

在展现年轻人风采的同时,用反讽的方式对当今社会中存在的不良现象进行批判,针砭时弊,具有一定的社会意义。

李诞与王建国在这档节目中代表了部分追求自我的年轻人,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也为他们在《吐槽大会》独挑大梁打下了基础。

如果说《吐槽大会》是以嘉宾为主,进行一场从头到脚的调侃,《脱口秀大会》则是更注重于喜剧本身,每期通过一个固定的主题来进行紧张搞笑的表演,例如,这次的竞演主题——“有本事再刷存在感”。

前者在于是否吐槽到位,向一个人开炮,不仅要打在点上,还要有喜剧效果;后者则在于讲段子是否出彩,对于“命题作文”的竞赛,就看谁的效果更佳。

最初,《吐槽大会》以“狠”出圈。请来当下具有争议性的明星做嘉宾进行跨界表演,并以他们身上的话题为“槽点”,双向解读。

例如,被观众视为“玲花一个人也能唱”的凤凰传奇组合,将曾毅在演唱时贡献不大这一现象作为槽点大肆吐槽,把质疑声放大,一解观众的口嗨欲,而嘉宾的现场反应也满足了观众的好奇心。

《吐槽大会》第一季反响热烈,获得豆瓣评分7.5。接下来,不仅打造出系列作品,更孵化出衍生品《脱口秀大会》。

2017年的《吐槽大会2》豆瓣评分6.9,口碑稍有下滑,《脱口秀大会》虽然有“北大还行撒贝宁”这一话题被全民热议,前11期平均流量超过1亿,但节目本身却没有出圈。2018年,《吐槽大会》冠名商增多,邀请嘉宾咖位也日渐增大,却遭到观众吐槽:节目越来越不好笑了。

人红节目不红,脱口秀出圈难

不过,正如李诞在《脱口秀大会2》第一期中说的,节目播出后,非但没有推出新人,脱口秀在国内的存在感仍然很低。

《吐槽大会》使李诞迅速走红,大大小小的综艺邀约、无处不在的贴片广告,通过脱口秀,李诞成功出圈。观众热衷于李诞的搞笑,却忽略了节目本身,导致人红了,脱口秀文化却没有出圈。

小众文化通过综艺节目出圈,已经成为一种现象。《奇葩说》推出辩论文化、《声入人心》推出歌剧文化、《中国有嘻哈》推出嘻哈文化、《这就是街舞》推出街舞文化、《乐队的夏天》推出摇滚文化......

其实,从《脱口秀大会》不难看出,节目有意弘扬脱口秀文化:仿照欧美脱口秀设立了有线话筒,两队竞赛、多人对战,全方位展现了脱口秀表演。

《脱口秀大会2》与第一季不同的地方在于,加入了以于谦、李诞、吴昕三人组成的“领笑员”,看似是制造气氛,实际上是作为三种不同领域的代表人物来解读嘉宾的表现。

李诞开始在节目中讲解脱口秀的创作,通过对于选手节奏、内容、技巧等方面进行讲解,便于观众了解脱口秀文化。

于谦是相声演员,而传统相声也属于一种单口喜剧,于谦对于选手的点评则多了专业性。

吴昕则代表了纯粹被逗笑的观众——对脱口秀文化没有深度的了解,只是被其中的内容所打动。

邀请嘉宾对脱口秀进行专业解读,更便于观众从多个角度理解这种文化。《脱口秀大会2》跳出了脱口秀传统的表现形式,也使节目在创作、制作上更加成熟。在内容上,设立一系列接地气、生活化的话题来表现态度,更容易引发观众的共鸣。

《脱口秀大会2》第一期节目在豆瓣获得7.2分,超过第一季的6.9分,不断求新求变,注重培养新生力量,是一档小众文化节目应该做的。如此看来,离脱口秀文化出圈也不远了。

【文/大水梨】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