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出去耍了”:11岁男童留下纸条离家,9天了还没回来

急急急!孩子出走第9天了,到现在还没有下落。最近,临安市民的朋友圈里热传一则寻人启事:

2019年7月15日早上,邹粒从杭州市临安区太阳镇太阳村7组波前路38号家中出走后,至今未归。

邹粒,男,11周岁,2007年12月8日出生,身高1米5左右,中等身材,皮肤偏黑色,寸头,出走时上身穿黑白相间的短袖,下身穿黑色短裤,未携带手机等其他物品,如有发现该小男孩,请及时及时与我们联系,谢谢。

派出所联系电话:0571-63882237

家属联系电话:18072883255

今天(7月24日)一早8点多,记者联系上了孩子爸爸邹先生,确认孩子到现在仍旧没有找到。

邹先生说:“小孩6月27号考试后回了贵州老家一趟,7月11号才回到太阳镇,15号早上发现孩子离家出走。”

邹先生老家是贵州的,目前在临安工作,家里有一儿一女,邹粒是老大,在太阳小学上学。邹先生两口子平时上班比较早,有时候3点多就要出门。7月15号邹先生两口子休息,他早上4点起来出去钓鱼了,邹先生爱人8点半才起来,发现邹粒不在家了。

孩子舅舅还发信息,问邹先生:“邹粒是不是跟你去钓鱼了?”这时,家里人慌了,孩子这是出走了。

邹先生说,邹粒经常出去玩不回家,“每次都得我出去把他找回来”。这次发现孩子出走,家里人也急忙四处寻找。到当天晚上,家里人才发现,孩子留下了一张纸条:“妈妈,我出去耍了。

以前孩子出去,会到学校里待着,邹先生发现这次出走,邹粒也确实到过太阳小学。“17号晚上发现他在学校,18号早上3点钟左右,又从学校出来,走路半个多小时,在一家早餐店买过早饭,买了20多块钱的,当时都没付给店主钱,他说是给爸爸买的,爸爸来付钱。”

邹先生了解,邹粒可能在小学里待了2个晚上,期间还想撬开食堂的门找吃的,但是没有成功。18号邹先生报了警,后来通过调取监控发现,邹粒曾经出现在临安於潜镇;18号上午,孩子出现在藻溪镇一红绿灯路口。邹先生现在已经赶往了藻溪镇,期望找到更多线索,“希望早点找到孩子”。

把握救援“黄金24小时”

这些方法可以帮上忙

记者从警方获悉,孩子走失以后最初的24小时是被称之为“黄金救援时间”,把握得当,将大大提升救援成功的概率。

那么,一旦发生此类险情,家长该怎么做?

绍兴市府山派出所教导员姚金元表示,碰到孩子走失的情况,家长首先应明确孩子走失的准确时间和地点,同时把孩子的体貌特征、近期生活照等信息提供给警方便于警方锁定目标,调取监控追踪。其次,家长应在孩子失踪地点周围仔细进行寻找,及时联系孩子的朋友同学等查找下落。

而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网络寻人也正发挥着不可估量的作用。今年6月2日,公安部公布了一条消息:由公安部刑事侦查局打拐办主导、阿里巴巴集团提供技术支撑的“团圆”系统上线满3年,系统共接到儿童失踪案3978件,找回3901个失踪的孩子,找回率达98%。

2015年,十几位阿里集团安全工程师偶然得知,公安部需要一个可以对外发布失踪儿童信息的平台,他们牺牲休息时间、义务开发,并于2016年5月将“团圆”系统上线运行。上线第一天,马云就为它发布了一条微博:互联网打拐,阿里巴巴为有这样的同事而骄傲。人们都希望,通过这样的平台,让天下走失的孩子都能找到回家的路。“互联网+打拐(寻失)”的经验亦由此广泛应用。

据浙江省公安厅相关负责人介绍,以往,家长会用发放寻人启事的方法寻找线索,公安机关采用传统办案方式进行侦查破案。现在,家长一旦报警,全国部、省、市、县6000多名打拐民警都可以在第一时间登录“团圆”系统(全称为“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通过系统接入的近50个APP,覆盖中国境内9亿手机终端用户,将失踪儿童信息瞬间推送给公众,从而发动群众的力量,为警方提供失踪儿童的线索。

每天穿梭于大街小巷300万个外卖小哥,也成为的走失儿童“守护人”。如果你点的外卖送晚了,有可能是因为你的外卖小哥正在帮助走失儿童寻找父母。

当前,“团圆”系统的经验已走向国外,作为“互联网+打拐(寻失)”的中国经验被联合国在全球推广。

(记者吴佳蔚见习记者 陈薇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杨一凡)

大家都爱看

来源:浙江在线综合浙江24小时客户端

责编:侯玮

编辑:郑照楠

孩子快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