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设置华亭县前三件难释之事

从上海历史文献上看到,唐代建华亭县似乎很突然,建县时当地是怎样一种情形?历代史书没有明确的交待;关于上海最早的捍海塘建于何时?各种史书记载不一,引起了长久的争论;名气很大的华亭陆氏后代唐代宰相陆贽,出生在华亭,还是在嘉兴,历史记载也是不很清楚。由上述几个问题引出了本文三题。

原文 :《唐代设置华亭县前三件难释之事》

作者 |上海市松江区地方志办公室原主任 何惠明

图片 |网络

建立华亭县前有个赵店

唐玄宗天宝十年(751年)设立华亭县,很快成为有城有市、具有一定规模的城市。那么,华亭置县之前这里是何样情形呢?这方面的史料极为少见。后经仔细查找,在明崇祯《松江府志》中发现了少量的记载:“昔未邑之日,市东名赵店。后立神祠,谓之赵店土地。”可见在未建立华亭县时,在市东面曾称作赵店。该土地庙地原址,位于今松江区行政管理学院西侧。南宋许尚作的《华亭百咏》,其中专门有《赵店》一诗:“日日黄尘路,喧豗涨市声。神灵自安此,不欲变名称。”虽然目前尚无有关“赵店”的唐代文献和实物证据,但综合许尚诗文和旧志的描述,还是可以得出三个结论:第一,赵店是华亭置县以前,华亭县城所在地的旧称;第二,赵店位置临近道路,交通便捷;第三,赵店处有一定规模的集市。今日,我们在松江古城的考古中,从发现的遗物中,基本不见隋、唐以前的东西,据此判断,“赵店”集镇大致形成于唐初前后。

旧瀚海塘建在何年、何处

关于上海史中“旧瀚海塘”修筑年代问题,由于有些志书的误载引出了很多矛盾。上海现存最早的一部地方志南宋《云间志》记载:“旧瀚海塘,西南抵海盐界,东北抵松江,长一百五十里。”该志中关于旧瀚海塘的记述并未记载建造年代。但奇怪的是,到了明代正德《松江府志》明确记载了该旧瀚海塘为唐开元初建造。其后清乾隆《金山县志》也记载:“唐开元元年筑捍海塘,起杭州盐官抵吴淞江,长一百三十里。”根据《松江府志》和《金山县志》这些记载,一些研究者推定唐开元所建的海塘的位置和“长一百五十里”。

这一牵强的引证出现后,自然在学术界引起了较大的争议。笔者经过反复考证有关文献,逐步理出了一些头绪。先查《唐书·地理志》杭州余郡盐官下记:“有捍海塘堤长百二十里,开元元年重筑。”据考当时地方修筑捍海塘,各以财力、人力而定,不一定海宁修筑海塘,嘉兴、华亭也一直兴筑。又查明弘治《上海志》提到“下砂捍海塘”,据考古发现,初步断定该捍海塘应该是唐初的海塘,而不是唐中期开元初年所筑。可见,《唐书·地理志》中关于唐开元重筑捍海塘还是可信的。上述记载已基本讲清唐初的捍海塘和唐中期开元重筑捍海塘是两回事。可见,上述将两塘混为一谈的错误来源,还是明正德《松江府志》。该志把《云间志》中记载的没有始建年代、长一五十里的“旧瀚海塘”与唐开元元年重筑于盐官地区的一道海塘混为一谈,把不同地区、不同时代的两道海塘拼凑为一条错误记载。从地理位置等方面考察,《云间志》记的旧瀚海塘就是唐早期的下砂捍海塘。至此,由明代正德《松江府志》误载而引出的争论可告一段落。

陆贽的籍贯问题

关于唐代时期官至宰相的陆贽,是上海人还是浙江嘉兴人,从7世纪争论到如今21世纪还未能统一说法。早在明代正德、崇祯两部《松江府志》都记陆贽为唐代华亭县人,在明清松江旧志中几乎都有他的传记。查松江旧志,之所以为陆贽立传,主要是因为唐钱起一首《送陆贽擢第还苏州》诗。因为诗中的“云间”“华亭”均为松江的别称,陆贽由此成了华亭人。

为此,笔者查阅了南宋《云间志》,该志得出的结论是:“居云间、华亭等语,则宣公之先,疑亦有华亭居者。然宣公生于天宝以后,史传称嘉兴人,故不复载。”可见,宋人撰写地方志,态度是严肃认真的。从明代起,尽量将本地的历史拉到上古去,将外地的历史名人拉作本地人,遂成为纂修方志者普遍流行的风气。陆贽成为华亭人,无疑也是在这种风气中形成的。谭其骧教授在探讨这一问题时曾作如下分析:“我认为陆贽仍应从两唐书本传作嘉兴人。钱起送陆贽还乡诗中提到云间、华亭,那是因为陆贽是陆逊弟陆瑁的后裔(见唐书宰相世系表列),所以送陆贽还乡,就不免要提到出于陆机陆云故乡的两个著名地名华亭与云间,那是用典,不是说陆贽当时的乡贯。陆贽是天宝以后的人,他若是华亭人,两唐书即不可能说他是嘉兴人。陆贽生年距华亭设县虽差三年,但他中进士在大历二年(767年),距天宝十载设华亭县已26年,史乘所载人物乡贯,按例是指通籍时所属郡县,说陆贽家居华亭而不填华亭,却填26年以前的旧贯嘉兴,那是说不通的。”(本文由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支持)

文章原载于社会科学报第1668期第5版,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