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诗歌界的扛把子,为什么喜欢给男人写情诗?

这马上七夕就来了,全网都在说这爱情那爱情的。这次看鉴君就想说一下我们“基情”满满的妖孽级CP!

公元9世纪,盛世大唐已经开始走向自己的黄昏,但落日的余晖也是无限凄美。

尤其是802年,这一年,在大唐组织部的面试中,出了一对CP:24岁的元稹31岁的白居易。这俩妖孽级的CP,用惊艳世人的才华和惊世骇俗的“基情”,在大唐的落日余晖中,织就了最绚的一抹云锦。

从年纪上看,貌似老白比老元多留了7级,差距不小。其实不然,这俩人走的不是一条路:元稹走的是明经取试,而且15岁就已经中举——类似于今天的中科大少年班!白居易走的则是进士科,27岁进士及第。

明经侧重于名家经典的记忆,说白了考得好不好,就看记忆力行不行,有点像今天的文科;而进士科要考文学才华、治国理念和时政要义,有点像今天的理科。

虽然走的不是一条路,但巧合的是,元白俩人都分在一个地方干一个活——秘书省校书郎。

“基情”满满,C位出道

元学霸遇到白学霸,彼时,俩人都还只能算是小网红,按说俩人“一文一理”不搭调,互相看对方应该像“狗屎”才对,可是这对CP偏偏看对方是香饽饽,坚信对方一定能红,他们“一见如故、再见倾心”,当即立下flag:“天荒地老有穷时,基情绵绵无绝期”,决定用才华和“基情”,一起C位出道。

某天,老白忽然很惆怅:老元啊,你对当今诗坛怎么看?

元稹说:我拿双眼看……也能看出来你相当有想法。

白居易接茬:当今诗坛,无病呻吟多,讽喻时事少,形式大于内容,浅薄不深刻。他们这些个网红,注定只能红一时,不能传千古。想刷大IP,那可不行!要不,咱哥俩学学杜诗圣,另辟蹊径?

元稹:好,只要能拿下大IP,哥们跟你干了!

没多久,老白和老元就一起加入了“新题乐府”俱乐部,新乐府俱乐部老板一看来了这俩妖孽,挥一挥手——你哥俩当老大得了。

从此,老白和老元就扛着“新乐府”大旗,愤世嫉俗、怼天怼地,瞬间就成了网红大博主。

这杆大旗,俩人一扛就是几十年,到了唐穆宗长庆年间,元白分别出了诗集:老白的叫《白氏长庆集》,老元的叫《元氏长庆集》。连诗集名字都一样,明白的知道这是诗集,不明白的顿时感觉自己被喂了满把狗粮。

但是,“怼人一时爽,报应却不爽”,怼天怼地的后果就是:老元和老白在当时的官场相当的另类——人生大半辈子就是“贬、贬、贬”

有事一起扛,下乡一起下

首先被贬的是元稹:806年元稹刚到秘书省当校书郎,人生刚刚起步,宛如初升朝阳,此刻还是个小博主,却干了一件博眼球的事——公开支持裴度,这等于一入官场就认了大哥,任性换来的结果是——下乡改造(贬为河南县尉)。

好“基友”老白一看,这还得了?你能任性,我就能仗义:三次上书给老元辩护,结果是——老白也被贬到长安六环外反省。

“有事一起扛,下乡一起下”。既然救不了好CP,步调一致才能彰显“基友”情深。

本着“大贬伤身,小贬怡情”的原则,809年,大唐组织部把元稹派到四川,就是这一回,老元和第一才女薛涛,点了一根爱之大炮仗,轰动整个大唐。

原本,老元这趟差旅前途光明,但老元却怼天怼地怼贪腐,结果很快被发配洛阳——上次改造不彻底。为此,老白却为老元赋诗打Call:你替劳苦大众说话,干得好啊!

同一年,元稹夫人韦丛去世了,老元伤心欲绝,写下了《遣悲怀三首》,在诗中老元抚今追昔、痛彻心扉,感慨说道:“找不到你留下的痕迹,心痛的无法呼吸……”

眼见好兄弟如此悲痛,老白宽慰老元:嫁给元网红,这一生虽然短暂,而且大部分时间都很穷,但却很幸福,一点都不后悔。

811年,白居易母亲病逝,无法亲身前往的元稹,写了一篇情真意切的祭文,老白在家守丧期间,没工资差点喝西北风,老元三次寄钱资助老白居易。

差点没饭吃的老白感动得哇哇的,在《寄元九》中写道:三次寄钱就给了二十多万,真是对我掏心窝子的好!

815年,因武元衡案,白居易被贬谪江州,开启了半生贬谪旅途,此刻已经贬谪江陵自顾不暇的元稹听说之后,立刻写下名句:“听说你贬九江了,急得我老寒腿都都不抖了”!

坚同金石,爱等兄弟

在通讯极不发达的时代,老元和老白始终保持书信不断,老元说:咱俩“坚同金石,爱等兄弟”,老白就回:老元,我这辈子就爱你一个(今所爱者,并世而生,独足下耳)。

一波波的元白牌“狗粮”,将“基情”洒满大唐。

公元831年,老元先走一步撒手人寰,回望30余年的难舍“基情”,老白饱含泪水写下了《梦微之》:听说你走了,回想咱俩的“基情”,我内心无限悲凉,老梦见咱俩手拉手一起闯天涯的故事。就算你埋到土里,我也想念你一辈子!

而在老白此后长达十几年的余生中,每当接触到元稹的人、事、物,老白都不免一番惆怅与追忆。

841年,此时元稹已离世十年了,白居易读到了卢贞与元稹唱和的诗,伤感不已,再次写诗怀念道:早听说老元你和老卢也是“相好”,今天读到你俩互动的诗,老白我禁不住泪流满面啊!而这种睹物思人,只是老白怀念好“基”友的一种日常。

品元白“基”情,如饮一碗浓汤:这一辈子,最懂老白的是老元,最爱老元的则是老白。

他们的一生,是互相理解的一生,也是互相成就的一生,在大唐夕照的余晖中,他们以30余年的持之以恒,互相照亮对方的阴影。

古语有云“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而老元、老白正是心心相印、灵犀相通的好基友,哦,不,人生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