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了! 今年普高录取率降至51%! 考高中已经难过考大学?

“在河南考高中难过考大学”

近日,随着河南各地公布普高录取分数,很多家长对公办普通高中录取率再次走低表示出深深的焦虑!

今年河南各地普通高中的平均录取比例再次降低,比去年的55%降低了3.27%,仅有约51.73%。

一时间,“在河南考高中难过考大学”的质疑声再起。

其实不止河南,全国都这样。近日教育部发布的《2018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

全国普通高中1.37万所,招生792.71万人,比上年减少7.35万人,下降0.92%。

全国共有初中学校5.20万所,毕业生1367.77万人,比上年减少29.70万人,下降2.13%。

全国2018年初中毕业生1367.77万人,普通高中招生792.71万人,全国普高录取率也仅有57.9%。而这已经比2017年提高了2.4%。

以前我们总教育孩子,不好好学习,以后考不上好大学;现在的形式是,不好好学习,连高中都考不上!但同时我们看到,大学录取率在逐年提高,已经超过了80%。

数据来源: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

教育部目前还未公布2018年各省的数据,从2017年各省的高中招生数和初中毕业生比例来看,全国平均总录取率为55.5%,有近一半的初中毕业生上不了普通高中!

数据来源:2017教育统计数据 教育部

即使在高考升学率很高的北京和上海,普通高中录取也保持在57%到60%之间。剩下的只能进职高、中专和技校了。

拿上海举例,中考是学生的一次重要分流,大约57%的毕业生进高中,43%进职校技校。能进高中的又分三个层次:市重点、区重点、一般高中。而好的民办初中和好的公办初中(理科班)是进市、区重点高中的主要生源,一般公办初中是进职校技校的主要生源,当然一般公办初中里优秀毕业生也有考进重点高中的,但毕竟人数少,属于小概率。

也有网友说:

这是上海教育的一种探索,一半上高中,一半上中专,但上高中和中专的学生都有机会进入大学接受教育,上海提倡终身教育,2022实现教育现代化,比国家提前十三年实现,其实中专教育在德国是非常成熟的,校企联合办学学生出来的动手能力普遍很强,在德国中专毕业上技工类大学的学生工资并不比白领低,在上海优先发展的汽车,电子行业已经出现了这种现象。

确实是这样,去上技校学一门好手艺也不差。但更多的家长是希望孩子能考高中,读大学。

人生的分岔,从中学就开始初见端倪

前些天,天学网发布了一篇《在中国超级中国中学读书是怎样一种体验》,里边有同学讲到了在人大附中的体验:

高中时,我最爱上的课就是周四和周五下午的选修课,其中周四是国家选修课,周五是校本选修课。

我2008年入学,2011年毕业,在和其他学校同级同学聊天时,发现国本选修课大家都有,但并非所有学校都开设了校本选修。

那时虽然选修课制度刚刚开始,但人大附的课程丰富程度可能都超过了某些大学。光我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有羽毛球、数学史、音乐创作、化学实验、汽车模拟驾驶、二十世纪战争与和平等等等等……

有个记性特好的同学告诉我,附中的选修课程有200多种。这么多五花八门的课程里,总有一款适合你。

这么多课程,很多大学都达不到。但是要考上人大附,当然不容易。

人大附中的招生方式多种多样,但能进入这里读书的学生,绝对是各区的尖子生,甚至在北京的有些区,保证能够被录取的只能是区里第一名。

可以毫不客气地说,人大附中汇集了北京多数在数理方面有天赋的学生。虽然每年会有艺术、体育、科技特长生名额,不乏有“小海龟”参加报考,但是要考上要想考上人大附,成绩才是王道。

也有很多人对衡水中学艳羡,但是想要去衡中就读,但这也不是成绩好就能去的。上流UpFlow报道:

衡中、二中属于公办高中,按照规定只能招收衡水户口的学生,而衡水一中、志臻中学属于民办高中,一方面可以用来规避禁止跨区域招生的规定,到河北省的各个城市、甚至其他省份招收优质生源,另一方面还可以对外地学生、复读生收取高额学费。

……

随着衡水系高中越来越抢手,学费越来越高,压力巨大的家长们甚至已经开始将目标瞄准到了“小升初”的阶段,真正贯彻了“从娃娃抓起”的精神。不少外地的人,也会在初中阶段就把自己的孩子送到衡水,方便之后上衡中或者二中。

或许我们太把焦点放在这些好学校上了,更多的学生是来自那些籍籍无名的学校,他们才是沉默的大多数。

《新周刊》曾报道了这样一个案例:

考上重点高中就像鲤鱼跃龙门

这是整个县城唯一的一所重点高中,80%以上的学生都是农村户口,于是重点高中就像鲤鱼要奋力跃过去的龙门。

全县将近40万人都知道,如果能考上这个学校才意味着你有50%的机会可以继续读书,再努力一把的人才可以上好大学。如果考不上这所重点高中,就只能去其他普通高中,那样能上大学的机会就少之又少。最终,大多数人都会选择读大专或者高中毕业就去打工。

我的好朋友豆角,读的是县城的另一所高中。后来因为生源不断地减少,这所高中从普通高中慢慢改成了职业高中,为的是让学生毕业后能掌握一门在社会上有饭吃的专长。

当时我还不明白学校不同,其实已经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当我真正意识到人与人之间就此分岔时,才懂得现实的残酷和无奈。

高二时,豆角辍学去当兵了,我正在准备会考和即将到来的高三。等他退伍时,我已经去北方念大学。然后他去老家派出所当民警,我那时考上了研究生。豆角在老家待腻了,于是辞职去深圳当快递员,我进了国内一家通讯社做记者。当快递员太累了,他决定回老家当司机,我来了广州做编辑。

这十几年,我不能说谁过得好与不好。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豆角对社会的理解一定要比我成熟和深刻。但是他可能不会像我一样,敲下这么一大段一大段的字表达我对生活的理解,他可能只会摇摇头,然后一声叹息。

——欧安,广西桂北某县城中学

我上高中那会儿,一个农村学生想考上市一中,首先要考上镇中心小学的重点班,从四年级开始进入“小考”模式。考上市一中,也许比考大学还难得多。因此,每年初升高名单公布后,各镇中心初中总要宣传一下本校有多少个学生考上市一中,与高考捷报别无二致。

从村里,到镇里,再到县里,高考像一个层层筛选的窄道,每一关都刷下一大批人。

但,这世上并没有那么大定数,也不存在所谓的宿命,我们读过许多寒门贵子的故事,也请你相信,命运其实掌握在自己手中。

为您推荐

来源网络

2019年中考录取

已经进入尾声

升学之路为大家建立了2020年中考交流群

群里由中考专家为大家答疑解惑

可添加升学之路小编,邀您进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