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硝烟的河北地下水保卫战:补贴生态欠账的代价不忍直视

一、难以算清的农业经济账:一算从头亏到尾,两眼泪汪汪!

农村土地专家刘守英教授曾做过一个研究课题,把农业的生产要素完全市场化,地租市场化、人工市场化,农业补贴资金市场化,算出来一斤粮食的成本在2块钱,但主粮的收购价格明明才一块钱出头,也就是说,如果完全市场化,粮食每斤会亏一块钱。

其实我想补充的是,刘教授的模型显然不完整,没有考虑农业其他生产资料的市场化,比如用来灌溉的地下水。因为现在的农业生产价格里,农村浇地只收电费而不算水费,显然,水费才是大头。

如果把水资源也按市场价格计入农业生产成本,比如一堆水3块多钱,那么农民可真要亏到姥姥家去了。

正因为地下水的“公共属性”的零成本,在华北地区的农民看来,农业不是靠天吃饭的行业,而是可以依靠“取之不尽”的地下水而“旱涝保收”。

二、华北的地下水困境:井越钻越深水越出越少

我们村1200人,3500亩耕地,大概能有20眼井专用于取地下水浇地。以前政府对钻井取水不不管,农民自己出钱出去找钻井队找位置钻井取水就行了。我清楚的记得,97年的时候,我们4家合计承包了100多亩地,凑了2万多打了个浇地用的井。

村里掘了第一眼井,只掘了10来米深就出水了,老式的离心泵抽水足够用。没过多久,离心泵就抽不出来水了,井又往下探到30、40米,改成了潜水泵。我们村最后一眼机井的深度到了90米。

井打的一年比一年深,但是水却一年比一年少。

据不完全统计,每年农忙时节河北的86万多眼配套机井同时从地下抽水,不出问题才怪!如果一头母猪同时奶86万头小猪,会是什么结果?

这不是哺育,这是谋杀!

三、看不见硝烟的“战争”:河北打响地下水保卫战!

官方数据显示,河北省水资源严重短缺,全省多年平均水资源总量205亿立方米。人均水资源量307立方米,为全国平均水平的1/7,远低于国际公认的500立方米的极度缺水标准。

河北长期大量超采地下水,年均超采量近50亿立方米,平原超采区面积达到6.7万平方公里,超采量和超采区面积均为全国的1/3,形成了7个大的地下水漏斗区(高蠡清、肃宁、石家庄、宁柏隆、衡水、南宫、沧州),已引发地面沉降、海水倒灌、地陷地裂等地质灾害问题。河流干涸、湿地萎缩,湿地面积比上世纪50年代减少70%以上。

2015年,河北省水文水资源勘测局数据显示,河北省平原区浅层地下水平均埋深18.57米,与2014年同期相比地下水位平均下降0.77米;平原区浅层地下水储存量较上年同期减少39.24亿立方米,比全省18座大型水库和43座中型水库的总蓄量还要多一倍。

2017年河北省政府办公厅下发《河北省人民政府关于公布地下水超采区、禁止开采区和限制开采区范围的通知》,公布了河北省地下水超采区、禁止开采区和限制开采区范围,其中地下水超采区面积总共69693.3平方公里,禁采区面积共2495.8平方公里,限采区面积40329.3平方公里。

什么是禁采区?地下水禁采区内不得开凿新的取水井,不得新增地下水取水量。

什么是地下水限采区?限采区不得开凿新的取水井,生活用水更新井除外。

四、砸钱保护+立法护航,补贴生态欠账的代价不忍直视!

面对地下水超采困境,河北真心下了硬功夫。

从2014年到2017年,3年间河北累计投入244.6亿元人民币进行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

2016年,在地下水漏斗区(衡水、沧州、邢台、邯郸、保定、廊坊等市),对实施耕地季节性休耕的农户给予资金补助,实现“一季休耕、一季雨养”,对于连片不种小麦的区域,每年每亩补贴500元。

2016年河北省出台河北省农业水权交易办法,在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试点县(市、区)农业取用水户间实施水权交易,农业水权交易可采取农业取用水户间自主交易、县级农村产权流转交易中心平台交易、委托农民用水合作组织交易和政府回购等形式。

2017年,财政部公布《扩大水资源税改革实施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北京、天津等9省份纳入试点范围,《办法》指出,按现行水资源费征收标准进行平转,明确试点省份最低平均税额为地表水每立方米0.1元~1.6元,地下水每立方米0.2元~4元。

2018年河北发布河北省取水许可管理办法,建立起取水许可制度,除去家庭生活和零星散养、圈养畜禽饮用等少量取水等情况外,取水均需进行许可审批。

即使花这么多钱,多种办法和立法来大力治理漏斗区,河北当局对于地下水超采治理情况依然难言乐观。这从政府制定的目标就可以看出:2022年实现治理区城镇地下水位全面回升,浅层地下水超采问题得到解决,深层地下水开采量大幅压减。2035年计划全部实现地下水采补平衡。

我们都以为中国的粮食安全难度不太,其实我们的土地资源、水资源已经严重透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