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修佛陀功德的作用是什么?定课时如何让心安住?

问:观修佛陀功德的作用是什么?定课时如何让心安住?

济群法师答:我们在课程中学过,佛陀有身业的功德、语业的功德、意业的功德。但当心安住时,要和这么多功德发生连结,总觉得有点抽象。

我们想到一个人,通常会落到形象上,以此作为观修所缘境,令心安住。

就像我们想到这个杯子,杯子的影像立刻呈现眼前,也可以安住。为什么能记住杯子?因为对它很熟悉,有深刻印象,否则是观不起来,也无法安住的。同样,如果我们和某人没有太多交集,对他没有印象,是无法作为观修所缘境的。

思维佛陀功德的作用也在于此。

当我们的思维全面而深入,再观修时,佛陀的形象就不再单薄。那么,心关注这个影像时就不会散掉,不会跑到其他念头中。可以说,对佛陀功德的思维越清楚,对心的“吸引力”就越大,越容易持续、稳定地专注。

如果没有这种力量把心定住,念头就会此起彼伏,无法聚焦。那样的心是动荡的,不明晰的,不能达到定课应有的效果,更不能进一步修定发慧。

除了观修,我们还可以忆念佛陀名号,轻轻念着“佛陀,佛陀”,以此令心安住。

名号也是起到辅助作用,让心不会散掉,不会被各种情绪、想法带着跑。就像禅宗的《牧牛图》中,怎么让牛不到处乱跑?要找东西把它拴住。跑了就拉回来,继续拴住;再跑就再拉,再拴住。当牛习惯这种状态,即使不拴,也不会乱跑。

忆念名号的作用,就是把心安住于此,不模糊,不散乱,不动摇。当然这个点要有一定力量。如果拴的力量太小,牛的力量太大,还是容易跑掉。

当心安住之后,才会产生观照力,才有能力审视自己的心——心是什么?当你审视自己的心,在审视的当下,心念就会被空掉,体会到心的无相、无限、了不可得。这样的心,就是我们本来的心,和佛菩萨的心是无二无别的。

这种审视必须以止的训练为前提,否则是没能力看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