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骂上热搜的编剧张晓晗,又惹上了抄袭的麻烦

“两千万的房子”“top5的生活”“别人身上的地铁站味道”,是触发群嘲的关键词。但真正让张晓晗失去支持的,是抄袭。

作者 | 语境

编辑 | 铁林

奉俊昊导演一定没有想到,电影《寄生虫》会以这样的方式,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传播。

8月10日,受台风“利奇马”的影响,上海这座城市被暴雨笼罩。晚上8点44分,刚看了《寄生虫》的编剧张晓晗发了一条微博。

马桶堵塞,联系物业无门,字里行间是她对生活的无奈,但生活小麻烦里“稀疏平常”的表达竟然引来网友的攻击:我们好像尽自己所能去体面了,自如了,住小两千万买的房子,做着所谓人类精英的工作,过着所谓top5的生活,闻得出别人身上的地铁站味道了,和那些暴雨中奔波的人不一样了。

图源新浪微博@E姐小仙女

有网友对她的发言犀利总结:“自黑中带点炫耀,自卑中带点优越,同情中带点不屑,善良中带点恶毒。

张晓晗少年成名,高中时就在《萌芽》发表过一篇小说,后来成为了韩寒ONE一个团队成员。如今她的微博简介是编剧、作家。

她大概没有想到,就因为一条“通马桶”的微博,自己被骂上了热搜。

图源新浪微博@zygfdgff

最让他们不爽的是,是张晓晗字里行间充满了身为“上等人”的优越感:

“住小两千万买的房子,做着所谓人类精英的工作,过着所谓top5的生活”,就闻不得别人身上的地铁站味道了?

“觉得大家都不容易,没用外卖一直饿着”,那你为啥要威胁物业,“如果十分钟后不让人来帮我通马桶,我现在就报警,报警解决不了,周一就找人揍楼管”?

不就是通个马桶的事,夏天的美好就毁于一旦”了?

8月11日,这件事随着微博大V和菜头的参与,热度不降反升。

“一个自认是社会Top5的精英,抱怨没有得到和她身份地位相衬的服务”,和菜头把矛头指向阶层歧视,反讽“我等屌丝”配不上“上等人”的共情能力。

截自新浪微博

张晓晗不得不写下长微博解释,“地铁味”是借《寄生虫》里的的梗,跟物业生气是因为中间跟物业沟通了很久,写这篇微博也是为了自嘲和自我讽刺。

图源新浪微博@吃瓜卫视

其实张晓晗没有真正做错什么。

吐槽也好、讽刺也罢,写下这些牢骚的瞬间,她就是一个遇到烦心事想发发脾气的女生而已。

优越感有没有,只能自由心证。“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也有坏处,读者可以顺从自己的心意解读一段文字,把嘲讽张晓晗变得合情合理。

如果说张晓晗做错了什么,或许是像“狠狠红”说的那样:

“文艺工作者要戒的第一件事就是公开撒娇。尤其不要用文字能力去撒娇。”

截自新浪微博

而令张晓晗更没想到的是,因为自己的“撒娇”,“抄袭”两个字把她真正钉在了耻辱柱上。

8月11日,博主陈生大王在接近凌晨时发了一条微博,直指张晓晗抄袭好友桑格格作品。

他还同时用了张晓晗的《七年之痒》和桑格格的《小时候》两部作品,做了部分调色盘对比,质疑张晓晗的作家身份:您这到底是搞写作,还是开复印店啊?

图源新浪微博@陈生大王

这个意外的指责,掀起了网友的更大“热情”。在经过网友疯狂扒皮之后,大家发现这位90后女作家似乎是个“惯犯”。

《女王乔安》是张晓晗的代表作,曾获第一届网络文学双年奖优秀,同时还被改编为电视剧,于2016年播出。书中出现的“爸爸的茶壶”、“吃生牛肉”等不少情节,都出自海棠的《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

有网友气愤喊话:抄得这么肆无忌惮,是当初没想到海棠也能正经出书当编剧吧?

她参与编剧的《爱情是从告白开始的》和《爱情睡醒了》两部电视剧,早在2015年就被网友指出完全抄袭《恶作剧之吻》和《王子变青蛙》。

截自新浪微博

如此一来,她在微博中的一句“我的人生没有一笔不义之财”,显得苍白而滑稽。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讽刺。

抄袭,让粉丝也失去了为她力挽狂澜的立场。

“没想到当初的感动都是抄来的。

不少粉丝,对陪伴了自己整个青春的女作家,感到彻底失望。

“高中的时候看萌芽,看到《七年之痒》,喜欢的不得了,因为我也是资深暗恋专家却没有女主那么酷。至今还记得许多细节,因为读了一遍又一遍。”一位粉丝为自己当初的投入而不值。

尽管有人把张晓晗的作品归为“疼痛青春文学”,但喜欢作品的类型不应该是读者被攻击的理由。如今,粉丝们从当初的喜爱到对抄袭的失望,这之间的巨大心理落差,才是对他们最大的打击。

“我现在说什么都不对。”显然,张晓晗也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辩解了。

图源新浪微博@E姐小仙女

关于电视剧的版权,的确可能涉及到保密问题。

编剧汪海林在《圆桌派》曾讲述过,团队没花一分钱,买下《一起来看流星雨》版权的故事。

当时老板去日本集英社商谈,想要买下《花样男子》的漫画版权。但就在谈妥开拍之后,由于日方的失误,这个版权已经卖给韩国了,而且有排他性。

集英社希望中方帮个忙,他们可以免费授权拍摄,但是需要把剧名和人物名改掉,于是有了后来的《一起来看流星雨》。

面对抄袭质疑的时候,汪海林说,“我没法解释,这个是有保密条款的。”

张晓晗涉及的电视剧版权问题,很可能也是类似情况。

但对于桑格格十年前的事,以“疏忽”来逃避自己的责任,实在无法令人信服。

91年的小张,立足编剧圈,住小两千万的房子,过着top5的生活。遇到麻烦,老公轻轻说一句,“你又来了”。自己边通马桶边想,什么时候才能开心?

而79年的桑格格呢?

在6月26的一条微博里,有一段关于她自己的生活片段。

经济来源不多,主要靠老公挣钱,来维持自己的一点才华。这是她的选择,没什么要抱怨的。

最近终于用接电动牙刷广告的钱,为老公换了一部ipad pro。她感恩老公,感恩读者,也说自己对物质要求不高,很容易保持快乐感。

图源新浪微博@庄无邪

两篇微博放在一起,竟意外与《寄生虫》中的某些桥段遥相呼应。

8月12日的下午,张晓晗把从8月10日开始,牵涉到热搜事件的所有微博都删掉了。

打开她的微博主页,最近一条微博,是她正在连载的小说《快把我老公带走》第三章的更新。

她删掉了这三天的一地狼藉,但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傍晚时分,另一位主人公桑格格终于在微博上作了回应。

不知道张晓晗有没有按照之前的说辞联系桑格格,格格依然心态平和,用短短52个字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不需要赔偿道歉。

截自新浪微博

她的建议是:“可以自己写的,写东西蛮愉快的。

或许,每个编剧和作者都该牢记。

语 境

关注知识付费,音频,财报等领域

END

内容产业报道第一媒体

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关注领域包括互联网资讯、社交、长视频、短视频、音频、影视文娱、内容创业、二次元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