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瓦拉战役:瑞士长枪方阵步兵的最后大胜

评论区话题丨你怎么看意大利战争中的各国军事水平?

1510年,反威尼斯的康布雷同盟似乎已是胜券在握。由于前一年的大胜,法军几乎可能兵不血刃的接近共和国主城。然而,路易十二国王的巨大成功,还是让所有涉足意大利的大小势力都异常警觉。最终促使法王与作为前盟友的朱利叶斯教皇彻底分道扬镳。

于是在1511年,法国与威尼斯人握手言和,转而威逼似有膨胀趋势的罗马教廷。后者更是同意将意大利北部的伦巴第地区都让给法国,以便他们能够稳固在米兰公国的控制。

法国-威尼斯同盟(红)和他们的对手(蓝)

教皇也立刻从半个欧洲寻觅到大量巴黎的潜在对手,包括奥地利的神圣罗马、已经控制南意大利的西班牙人,甚至还有远在西北海外的英国都铎王朝。至于长期为法王服务的瑞士联邦,则因为合同到期而转为中立。但出于对波河流域的渴望和对威尼斯人的警惕,也毅然选择加入反法同盟。

一时间,整个法国都处于四方对手的包围之中。但无论是小股瑞士军队杀入勃垦第境内,还是英国国王御驾亲征诺曼底,都比不上意大利战场本身来的重要。

合同到期后的瑞士联邦 也走上法国的对立面

路易十二也是倾其所有,在需要分兵把守本土的同时,再次组建出近30000人的意大利远征部队。除了来自国内各营地的宪兵骑士、炮兵和本土民兵,还从巴伐利亚等地招募到6000名德意志雇佣军部队。

1512年,正是这样的组合,帮助法军在拉文纳战役中击败了同样厉兵秣马的西班牙人。但米兰当地的民众和贵族却开始起兵反抗路易的统治,使得法军的后勤供应线出现问题。接着,又有数万瑞士联邦军南下翻越阿尔卑斯山,直接冲入米兰公国境内。种种不利局面,都迫使法王派主力军返回当地,以便保住自己在意大利的最大成果。

位于意大利西北部的诺瓦拉

1513年6月,老将路易率领法军进入米兰公国,准备包围由小股意大利雇佣军驻守的诺瓦拉城。为了救援这座城市,12000人的联邦军立即南下,以超乎对手理解的速度接近战场。对此浑然不觉的法军,则在城外扎营,按部就班的准备在第二天发起围攻战。先前派到周围的侦察兵,也因一无所获而提前返回营地,错过了部署防御的最佳时机。

在此前的近10年里,瑞士步兵几乎都在为法国军队打工。他们非常熟悉法军的行为模式和军事短板,也经常因为法军将领的指挥失误被坑。如今,脱离雇主单干的他们,再次找回了当初震惊欧陆的那些光荣传统。使用火枪和弩轻步兵队伍,专门负责在前方为主力军开道和寻觅对手。近万名长枪方阵步兵则紧随其后,同时还保持着数个非常紧密有序的进攻纵队。一旦遭遇敌情,就可以不经队列转换而立即投入进攻。

数万南下的瑞士联邦军 成为法国的心腹大患

法军一边则按照典型的防御模式部署营地。虽然骑士和大部分其他骑兵都无法迅速投入战斗,但提前安放的火炮,却能够在第一时间向来犯之敌开火。来自本土的弓弩手和意大利仆从军,可以在外围的临时工事背后射击。招募来顶替瑞士人的德意志雇佣军,也可以摆出类似瑞士风格的方阵队形御敌。但对于即将到来的威胁,全军上下都缺乏必要的心里准备。

6月6日的黎明时分,瑞士联邦军已确地法国人的具体位置。根据其惯用的突袭策略,原本的前-中-后三军方阵被进一步拆分,成为以各种城市区域为核心的更多进攻纵队。大量的轻装步兵则负责作为方阵之间的链接,并在外围测试对方反击力度。虽然深知对方的实力绝非鱼腩,但瑞士人终究对自己的多面夹攻战术抱有信心。同时他们也坚信自己是远胜德意志人的最好步兵。

瑞士方阵步兵的行军纵队

于是在正式进攻开始后,大量联邦轻步兵开始以散兵线的方式接近法军营地。他们很快就遭到了负责值班的弓弩手还击。但在尚不明朗的晨曦之下,双方的设计精度都没有保障。法军虽然开始紧急备战,但对于来者究竟是什么级别的队伍还是不甚明了。直到发现瑞士人的方阵在初升阳光照耀下冲锋,才终于意识到危险的巨大。后者的首轮攻击部队,则迅速冲到营地的外围工事之前。

法军中反应最快的还是炮兵。他们利用提前布置好的小口径鹰炮,迅速朝着密集的长枪方阵射击。短短几分钟内,就有百名瑞士人在炮声过后倒地。但野战炮的填装速度,还是抵不过瑞士人的野蛮冲锋。法军的外围阵地和大量火炮,就迅速落入长枪方阵之手。

德意志雇佣军的长枪方阵

接着,完成初步编组的德意志雇佣兵开始发起反击。两拨几乎使用相同战术的部队,在法军营地的一头展开血腥厮杀。密集的方阵彼此碰撞,并迅速演变为人推人的角力竞赛。不少士兵在拥挤下失去了操作长枪的空间,被迫拔出佩剑或匕首继续肉搏。在双方方阵的结合部,德国人和瑞士对手几乎是面贴面、肩并肩,完全依靠后方同伴的支持和自己的顽强求生欲在拼命坚持。

那些使用火枪与弩的轻步兵们,也在方阵的两侧捉对厮杀。在射出弹丸或箭矢后,不可避免的与对手也展开近身搏斗。由于德意志人也已能够熟练运用方阵战术,瑞士联邦军的进攻在这里近乎完全陷入停滞。

德意志与瑞士方阵步兵间的惨烈厮杀

但瑞士人毕竟是使用方阵作战的老手。近万名重步兵是分成几波,先后发起冲锋。因此,当德国人在一面对抗部分联邦军时,其他方阵还会从侧翼和后方依次杀到。由于无法承受2-3个方向上的重击,德意志雇佣方阵被迫节节后退,最后演变为全面的溃败。但大部分人依然保持队列完好,避免遭到瑞士人的全面屠杀。

至于作为法军精英的骑兵部队,却在战斗开始后不久便逃之夭夭。总数在600-800之间骑士和重骑兵,根本无法在防御战中对抗长枪方阵。负责掩护的600名轻装骑射手也无能为力,只得跟着贵族老爷们一同撤走。

法国骑兵在战役开始不久后便选择逃离

由于他们的离开,让在营地内继续坚守的步兵必须承受联邦军的全部伤害。尤其是那些秩序紊乱的本土民团和意大利仆从,在瑞士方阵的绞杀下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只能在惨绝人寰的杀戮中成批倒地。

临近中午,整个诺瓦拉战役宣告结束。瑞士联邦军以阵亡1500人的代价,杀死了7000名法国、意大利和德意志士兵。许多人因受伤或包围而选择投降,瑞士人也遵从不留俘虏的军事传统,将其全部处决。特别是那些抵抗激烈的德国士兵,尤其容易遭到想垄断行业的瑞士老师针对。同时,法军也将全部辎重和火炮都丢给了联邦军,彻底丧失了在北意大利继续作战的能力。

描绘诺瓦拉战役是素描画

但对于法国-威尼斯同盟而言,更多的挫败还在路上。英王亨利八世的军队,开始在诺曼底地区肆虐。为法国牵制他们的苏格兰人,则将在弗里敦战役中遭至决定性的惨败。哪怕是想把法国大兵当枪使的威尼斯人,也即将面临西班牙和神圣罗马联军的进攻。

冷炮历史

意大利战争系列

吉内加特战役:另一场百年战争的开端

军备领先世界的意大利人为何总被敌军无情暴打?

切里尼奥战役:堑壕战与中世纪军的近代化蜕变

加里利亚诺战役:让法国一战输掉半个意大利

阿尼亚德洛之战:康布雷同盟与中古意大利传统军制的淘汰

拉文纳战役:早期文艺复兴时代的最高战争水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