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状元、进士、举人,为何武举的含金量远远低于文举?

谈起科举大多人首先想到的恐怕是文举,武举被提及的概率并不多。尽管他们的功名是一样的,都有状元、进士、举人,但武举的含金量大大不如文举。所以,在很多时候,科举基本上指的还是文举。那么,武举为何在历史上不受重视呢?原因也是多方面的。

武举又称武科,是中国古代专为选拔武职人才而设置的科目。唐代统治者靠武力夺取天下,有尚武之风,武则天又是一位胆识过人的女皇帝,她在长安二年(702年)正月下诏开设武举。武举在唐代正式创立,但并未形成完善的制度。

宋代武举得到进一步发展,分为比试、解试、省试和殿试四级。元代不设武举。明英宗天顺八年(1464年),恢复武举考试。明武举有武乡试、武会试和武殿试三级。清沿明制,并在此基础上建立了较为完善的武举制度。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清政府宣布废除武举,武举在中国历史上延续了千年之久。

唐代武举的科目主要有长垛、骑射、马枪和步射、翘关、负重等。宋代武举的科目有步射、马射、弩踏、抡使刀枪和程文。明代武乡试、会试均分三场,第一场马射,第二场步射,第三场策论。武殿试则试弓、马武艺和对策。

清代武乡试、会试三场分别为:第一场试箭,第二场考弓、刀、石三项,第三场为内场,清初试策论,后改为默写《武经》。武殿试内场试策论,后改为默写《武经》,外场试以马箭、步箭、弓、刀、石等。

但是,整个科举制度中,武举并不受重视,与千万人报考的文举相比,武举显得格外冷清。统治者对兵权的警惕心理及武备人才选拔的特殊性,使得统治者对武举采取了一种轻视的态度。这种态度自然会波及整个社会,形成一种轻视武举的社会氛围。

《常谈丛录》中就记载,明朝的时候,有一个人看到武举人考试后到文庙拜孔子像,就写了一首嘲弄他们的诗:

颜渊唱然叹,夫子莞尔笑。

子夏及子游,骇为非同调。

子路闻之喜,谓此来得妙。

我若行三军,正好砍马料。

这首诗对参加武举的考生极尽嘲讽之能事,诗中夫子指孔夫子,颜渊、子夏、子游、子路都是他的学生。这首诗的意思是看到武举人到文庙来,孔子的学生有的觉得好笑,有的叹气,有的惊讶,而子路却很高兴,说来得正好,如果把他们放到军队中去,就让他们做马夫,去切马饲料。从这首诗中可以看出,在重文轻武的和平年代,舞文弄墨的文人对舞枪弄棒的武举人是不屑一顾的。

当然武生受人轻视,也有客观原因。武则天开武科时,考试内容只是武艺,如刀法、箭法、骑马、举重之类。到宋代,武举不但要比试武艺,还要书面回答一些兵法战法以及法律、经济等方面的问题。

宋代以后,书面考试的内容虽然有所增加,但在考试成绩中所占的比重却小了。书面考试对武举考生来说是十分困难的,他们的答卷中常常出现低级错误,让阅卷的考官们啼笑皆非。不仅如此,文人们认为武举考生不但文化素质差,而且往往是有勇无谋、鲁莽强悍,道德素质也不行。

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武举殿试在宣布录取结果的传胪大典唱名时,传胪官高声宣布了几遍状元、榜眼、探花的姓名,结果状元和探花的人影都没看见,状元徐开业和探花梅万清居然忘了参加这么重要的大典了,嘉庆帝气得七窍生烟,当即降旨,革去他们的头衔和本来要授予的一等侍卫职务,并且禁止他们参加下一次的殿试。

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重文轻武的传统,以及武举制度自身存在的弊端,如书面考试形同虚设,使武举出身者大多只是骁勇善战的战将,而不能成为运筹帷幄的将帅,武举制度在选拔人才方面的作用没有真正凸显出来。

在武举实行的一千多年时间里,真正在战场上建功立业的并不多,像郭子仪、戚继光、吴三桂这样的人物不过是极少数。或许是武举在历史上影响力有限,因此一般情况下所说的科举都是指文科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