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4个月的外教黑中介后,我把老板和客户全拉黑了

干了这行后, 我突然发现自己每天都面临着良心上的拷问、三观上的震荡、法律上的风险。

口述 | Ashley 整理|金大王

编辑 | 胡雯雯

在学校勤工助学栏上看见那张蓝色的招聘纸时,怦然心动的感觉来了——“招聘外教人员:要求在校大学生;性格开朗,英语口语好;工作时间灵活,线上工作,不坐班;熟悉使用国外社交软件者优先;每月底薪一千,每单提成两千……”

忐忑地发去了简历和自我介绍视频,很快,电话打了回来:“师妹,这个工作简直是为你量身定做的!”原来这家公司的老板就是我校的在读博士,名叫柯文。

我很快成为了一名兼职外教中介,准备磨刀霍霍。谁能想到,仅仅4个月后,我就跟这个行业彻底决裂。

“轻松快乐地赚钱”

上岗之后,老板立刻开始分享励志创业故事、猛灌鸡汤。

柯文农村出身,家里经济情况不好,于是本科就开始钻营财路,各种大小兼职都有涉足,直到研究生时发现了外教中介这座富矿。

中国外教市场需求极大,各种英语培训机构、幼儿园、小学、初高中甚至大学,对外教都有对不同水平不同层次的需求。加上外教通常工作时长不稳定,很难有长期供职的稳定教师资源,导致需求源源不断。

有些学校会自己投放招聘广告,但更多机构会选择柯文经营的这类中介,匹配好的双方只需面试,签合同,给佣金就行,简单快捷不劳神。

兼职中介的第二年,柯文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找了几个大学生当马仔,在脸书小组里发广告,经营模式粗犷得掉渣。第三年,他赚够了读博钱;第四年,他付清了广州第一套房的首付,梦想着去美国做博士后研究,完成自己的学术理想。

见面前,我以为柯文会是那种日啖外文三百篇,一口流利外语的人,见面后我才发现,他的英语用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一股碴子味”,跟外教沟通全靠讯飞。

“英语不好,翻译软件来凑。广撒网,多捞鱼,放长线。”柯文鼓励我,“好好干,成功一单就给两千,不成功每个月也照发工资,就当和外国人聊天,轻松快乐地就把钱赚了。”此外他还谆谆教诲,“赚了钱也不要飘,之前一个师弟,成了几单之后就开始猛打游戏。不要那样,还是要好好学习。”

后来我了解到,柯文每单能从学校那儿拿八千。

外教从哪里来?

招外教,最重要的是找到师源,方法有二,其一是自力更生,在脸书小组或者国内外教微信群等平台大量发布招聘信息,一边与发布求职信息的外教联系。

这种方式,既可以为需求明确的校方找能迅速到岗的外教;也可以广撒网,和有意向来华教书,但暂时没法到岗的外教取得长期联系。

方法二是在已有的外教求职平台上,付费获取批量外教信息,省去大海捞针的功夫。但到手的利润肯定要被分去一部分。

刚开始时,柯文让我先自己找。但是简历收了一沓子,成功的影子却一点也看不见——要么就是人在国外,到岗日期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要么人已在国内工作,却同时联系了好几个中介或学校,根本不愁offer,骑驴找马,一直拖着不肯面试。

我经不住诱惑,注册了外教信息网站的会员,查看到的第一个外教信息就是:美女、美国人、当过中学老师、想来国内中学当外教——这是优质资源啊!

窃喜的我马上给她发了邮件, Sarah很快回复了:“谢谢你的邀请,但是我已经找到了心仪的工作。”我有点气馁,下一句却在我意料之外:“如果可以的话,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的信息和联系方式的吗?我之前并没有和任何中介联系过。”

我一下子愣住了。这些平台的信息都是哪里来的,居然连外教本人都不知情?难不成是偷扒了再倒卖给我们的?柯文让我别管这么多,索性直接根据人名,上社交网站直接联系。

于是人肉也成了我中介工作的日常:先从别的网站上扒名字和照片,再去国外社交网络锁定这个人,再视奸主页和其参加的小组,判断他\她是否有求职意愿,有就私信联系。

外教人种鄙视链

有了师源,下一步就是筛选,然后推给学校面试。

一般与外教取得联系后,我们会询问包括学历、专业、所持证书(TEFL、TESOL等)、工作经验、期待薪资与工作城市、签证情况等信息,然后与柯文手中的客户需求进行匹配。

与需求匹配的外教,我会将其面试视频发给机构,合适的话,双方进行线上面试或者线下教学演示面试,我全程负责牵线搭桥。

学校最强调的就是国籍和肤色,最优的是以英语为母语国家的白种人(下文简称“母语白”),英美加澳等国籍最佳;第二是要求教学资质,比如是否有相关工作经历,从业时长等等;最末位的是证书,比起前两者可有可无。

刚上手时,柯文就提醒过我:“尽量找母语白,非母语的话,白也行,成功率高。别的比较难。”一开始我还不信邪,几次安排双方面试后,“歧视链”果真慢慢显灵。

我尝试过说服自己:学校青睐母语国家的外教,也有他们自己的考量,毕竟他们比较可能拿到正规工签,冒的风险也小。

但随着时间推移,一条更隐晦的“人种歧视链”浮现出来:母语白>非母语白>母语有色>非母语有色。

曾有位来自菲律宾的外教Mallisa,第一次面试时,我就被她一口标准的美音惊艳到了——这口音甚至比我面试的一些澳洲外教还要悦耳(并没有歧视澳洲口音的意思)。

Mallisa告诉我,她有十几年英语教学的经验,先在菲律宾读了发展传播学学士学位,毕业后当了英语教师。后来又去新加坡一所私立幼儿园教书,边工作边进修,取得了幼儿护理的专科证书,各类教师证书也是坐拥在手。

她要求的薪资在1万左右(北京和深圳),比起一些母语白外教要求的2-3万月薪性价比高很多;人也幽默风趣,非常有亲和力。但就是这样一位在我看来极其优质的幼师外教,却没有得到任何一家机构或学校的青睐。后者要么连面试都没兴趣,要么就是面试后各种挑刺。到最后,柯文禁止我再推Mallisa,觉得浪费时间精力,还被机构嫌弃我们的师源不够好。

不止是Mallisa,许多来自南非(英语母语国家)的非裔外教求职时也是困难重重。有一次,我为一家亟需外教到岗的机构排了两场面试,上午是一个西班牙白人小姐姐,下午是一个南非非裔小哥。

西班牙小姐姐简历里写着,自己在英西两国从事外语教学六年,但口音却有些重,一问才知道,她是在西班牙教英语,英国教西语。南非小哥哥则本科刚毕业,但已考取TEFL和TESOL 证书,口音也纯正。我觉着两个成功率都差不多。

上午面完西班牙外教,机构觉得口音不太行,说还要再看看。而下午面完南非外教,就什么反馈都没有了。第二天,机构负责人说,“就要西班牙那个外教吧,还是那个好一些。”我也没问,到底是哪里好一些。

除了国籍和肤色以外,颜值也在歧视链上占很重要的一环。我们推荐的外教,甚至收到过“卖相不好”、“长得不够好看”这种评价反馈,不知道的还以为校方是要招模特。

签证迷云

外教派遣中介,除了进行资源匹配,第三步还得帮外教取得签证,与学校签订合同,待外教稳定下来才能拿佣金。

(只有持Z或R签证的才属于合法外教)

是否拥有签证,是决定外教能否就职的决定性因素。但Z字签证(工作签证)审批手续复杂,如果学校没有资质,或者外教资质不达标,都没法申请Z签。

其实,国内大部分外教拿的都是商务签证(M签)、学生签证甚至旅游签证。这些就是所谓的“黑外教”,学校对此往往也睁只眼闭只眼。

M签属于短期签证,最多停留境内三个月,然后得想办法续签或者换签证。M签门槛低,手续少,只要被授权单位出具商贸活动邀请函就行,很多没有发邀请函资格的机构,会找签证中介。

为了达成一单合作,我就帮学校找过签证中介,后者自称在全国各地有对应的授权单位,一个月可以发几百张邀请函,拿M签不在话下;还可以帮助外教在其他公司挂名管理类职位,拿管理类Z签,几千块左右就可以搞定大小手续。这些费用,一般由学校垫付,之后再从外教工资里扣,合同里写得明明白白。

除了M签之外,拿学生签证的外教也有许多。有一些外教本来就是留学生,希望当了外教之后再申请换工签,这本身是不合规的。还有一些持学生签的外教,甚至根本就不是学生,来华之后一天课都没上过。

我遇过的一个案例是,某全国大型连锁语言考试培训机构,在南宁开了新的分校,急于打出名声,准备提供大量M签给外教。师源和校方对接后都很满意,但发商务邀请函的授权手续却迟迟办不下来。

眼看这单要黄,我去求救柯文,柯文愣是整出了一套方案:让外教持旅游签证入境上岗,等公司取得资格之后再换M签。于是,我们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派遣了那名外教,拿了佣金,后来他有没有换上正规签证,我不知道,柯文从也不关心。

虽然产业链完善,但帮外教找签证中介,其实是在打法律的擦边球。我后来查到,有三名外教中介公司员工被控犯了“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立刻去问柯文这是不是违法。虽然我的工作还没到伪造文书的地步,但确实帮外教捏造了与现实不符的入境理由,拿了不合规签证,以规避监管。

面对我的疑虑,柯文没说什么,但从此不再让我办签证的事,只专心面试外教。

外教和学校签订合同时,中介会和学校签署一份雇佣合同,一个母语白外教的派遣费用是8000-10000元,非母语白(包括有色人种)的是4000-6000元。到我这种小办事员手上的,是三分之一不到的分佣。

一单搞成后,这些资质来路参差不齐的外教就成了学校的招牌,打上“专业外教、资深外教、明星外教”等标签,收取300-500元/课时不等的一对一费用。

外教红黑榜:火锅夫妇vs前科犯

我发现身边朋友对外教的想象,往往是趋于两级的:

1.认为他们都是金发碧眼的天使面孔,充满理想光环,热爱中国文化,热爱孩子;

2.受媒体负面报道的影响,觉得这些人都是“洋垃圾”,在国外混不下去,就来中国混日子,荼毒孩子。

其实,这两种看法都有点偏激,但我也确实都遇到过。比如我曾认识一对新西兰夫妻Sam和Mona,俩人喜欢中国文化,是火锅的狂热粉丝,还自学了中文,儿子上大学之后就盘算着来中国工作居住,还跟我请教了很多旅游建议。后来,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去了成都一所双语小学任教。

与之相对的是另一名英国外教James,语言学本科,持高级TEFL证书,在泰国越南等地当过八年英语教师,在东莞也教过一年。他持商务签证,五官端正,除了年龄稍大(55岁),其他没什么问题。

当时,我已经准备安排他和佛山一所幼儿园面试,但鬼使神差的,我搜到了他的脸书页面,就上去逛了逛,然后满头黑线:

就在和我联系前几天,他在脸书上发求助信息,说腿断了,目前住在一条船上,希望附近有人能够救助。再往下翻,他大晒特晒各种与不同亚洲女性的亲密合照。抱着对他身体状况和道德作风的疑虑,我最终没有再联系他,把学校那边的面试给推掉了。

还有一名美国外教Jeff,拿的是十年商务签,曾有学校为了规避风险,要求他换了Z签再上岗,但被他严词拒绝,理由是一旦办理工签,他就只能为学校服务,即使学校安排很多工时也无力反抗,只能被压榨。

一开始我还挺佩服他的维权意识,但后来,深圳一所学校以3万元月工资聘请他,并要求Z签时,他动摇了。Jeff偷偷对我说,其实他不是不想换Z签,而是因为在美国有犯罪记录,不符合资质。他请求我瞒着学校,先帮他上岗,等过一阵子学校忘了Z签的事儿,可能就会让他继续教下去了。

这种人我还能怎样,当然是拉黑啊。至于其他不靠谱的外教,比如简历造假,到岗后胡乱应付,校方辞退后再拿着合同找中介赔钱的;或是优越感爆棚,一边贬损中国,一边又狮子大开口要高额薪水的;还有人还在国外,就对中国情况各种担忧批评,戏精附体的……也是大有人在,百葩齐放。

干了4个月后,我发现自己每天都面临着良心上的拷问、三观上的震荡、法律上的风险。且不说那些明显不靠谱的外教,住在船上的James、有前科的Jeff,不会真的成功上岗,去祸害学生了吧?万事俱备只欠白皮肤的Mallisa,最终能找到心仪的工作吗?当我遇到更多的James、Jeff和Mallisa后,我还能心无愧疚地工作下去吗?

没有质问,没有争吵,最后,我静静地拉黑了老板柯文,也拉黑了所有客户,和这个行业彻底决裂。

(文中人物均采用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