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那么大,什么都能拍

街拍作品

影艺家:格雷格·米勒(Greg Miller),1967年出生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米勒是一名使用 8×10 大画幅的摄影师,曾经为《Life》杂志拍摄,2008 年获得约翰古根海姆基金会摄影奖学金,从2001年开始在纽约国际摄影中心任教。

“每当我到达一个目的地,只需要观察片刻,就会找到引起我注意的人和场景。人们临时聚集在这样一个特殊环境中,不是刚刚认识便是即将分离,个体之间的互动奇妙而难以定论。

由于我使用的是一台很大的相机,所以我拍摄每一个人前其实都要经过他们的允许。我最想拍的人就是那个最让我觉得难以接近的人,我需要硬着头皮前去说出我的意图。不过,几乎每个人都很友善,这也是市集本身轻松气氛所带来的特殊回报。”

Q:我们很好奇,你为什么会选择使用8×10进行拍摄?

很多人曾经问过我同样的问题,连我自己每次出门前都要思忖一阵。我想我能给出的最好的回答是,我喜欢8×10相机。它很重、很慢,胶片也贵得可怕,只是,我无比中意它拍出的照片,喜欢用它拍照时的感觉,以及人们看到它时的反应。它让我不得不和别人交谈,尤其在街边拍摄的时候。在此之前,我有很多年都是一个沉默的拍摄者,而带着8×10上街就如同穿过整个舞池向一个子女孩邀舞,让人兴奋战栗。

Q:当你在2008年申请古根海姆奖学金(Guggenheim Fellowship Grant)时,选择了自己哪些作品?能谈谈你选片时的想法吗?

我提交了”Ash Wednesday”、“Country Fair”以及“Band Camp”中的部分作品,我试图抓住这些不同拍摄对象的作品中的共通之处,展现出统一的主题.

Q:能否告诉我们,你正在拍摄的项目,以及灵感?

我开始拍我的家人,他们既是我的拍摄对象,也是我的灵感之源,对我来说,这也是最难拍摄的项目。

Q:对新入行的年轻摄影师们,你有什么建议和忠告?

不要急功近利,我看过太多年轻的摄影师,急于在一年内有显著的成绩,反而无法真正沉入拍摄,有条不紊地完成自己的项目。我可以理解他们的心态,但是,明天不是世界末日,即便世界末日又如何?你需要做的只是抛开所有外界的杂念,将中心放在你的工作上,一切将水到渠成。

除此之外,我想说,抛开你的教科书,尝试参加3、4个最重要的比赛(当然在有拍摄资金的情况下),与更多行业内的人交流,建立有意义的沟通关系。额,还有一点,请停止免费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