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发展报告:赴英美增速放缓,回流加速

中国出国留学人员增速放缓,但留学生数量保持全球第一位。教育部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66.21万人,同比增长8.83%。

根据教育部数据,从2016年到2018年,我国留学回国人员从43.25万人增长至51.94万人,分别同比增长5.72%、11.19%、8%。中国作为最大的留学国,持续影响全球留学的发展状态。

从留学回国情况看,随着出国留学人数的不断增长,海归学历的含金量不断下降,就业压力进一步凸显。教育部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留学回国人员(以下简称“海归”)达到51.94万人,超过8成留学人员学成后选择回国发展。2016年,海归增速高出当年出国留学人数增速,海归人数与出国留学人员数量之间的差距有所减小。

自2016年以来,全球化发展走向十字路口,全球留学情况也发生了新的变化。全球化智库(CCG)与西南财经大学发展研究院组织编写的《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17)》分析发现,英美留学的增速明显放缓,发展中国家的人才回流加速。

一方面,欧美发达国家对全球化发展出现分歧,逆全球化的兴起和美英等国的签证和移民政策收紧导致2016-2017学年赴美国际学生增速明显下降;另一方面,欧洲难民影响进一步扩大,国际人才流动出现新的变化趋势,主要表现为发展中国家人才流失现象逐渐放缓,人才回流开始加速。

以中国为例,根据教育部数据,从2016年到2018年,我国留学回国人员从43.25万人增长至51.94万人,分别同比增长5.72%、11.19%、8%。中国作为最大的留学国,持续影响全球留学的发展状态。

英美留学生增速放缓,中澳加持续增长

欧美发达国家对全球化发展出现分歧,逆全球化的兴起和美英等国的签证和移民政策收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和英国脱欧等“黑天鹅”事件对传统留学目的地造成强烈冲击,导致英国和美国国际学生人数增长速度下降。

根据美国国际教育协会(简称IIE)“Project Atlas”研究数据,2016-2017学年,在美国接受高等教育的国际学生较上一学年增幅下降3.7个百分点,而英国仅上升0.3个百分点。

相反,中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三个国家的国际学生持续增长。中国保持第三大留学国位置,2016-2017年接收高等教育国际学生442773人,同比增长11.4%,较上已学年增幅上升5.9个百分点。

根据IIE《2017年门户开放报告》报告显示,2016-2017学年,美国高等教育机构新录取留学生较上一学年同比下降了3.3%,近十年来首次出现新录取留学生人数减少的情况。

美国留学生数量增速下降主要集中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这从大陆学生获得F-1签证的数量可以看出,2016财年大陆学生获得F-1签证数量为14.80万,较2015财年下降幅度达到46%。此外,印度和韩国等美国留学主要生源国也有不同程度的下降,这与特朗普就任后工作签证和移民等相关政策的变化有直接关系。

中国留学生数量仍领跑全球,工商管理专业回暖

从留学生主要生源地的排名来看,2015年全球十大留学生生源地中,亚洲占6席,包括中国大陆地区、印度、哈萨克斯坦、马来西亚、伊朗和印度尼西亚。此外,欧洲占3席,包括德国、法国和意大利,北美占1席,为加拿大。

中国出国留学人员增速放缓,但留学生数量保持全球第一位。教育部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66.21万人,同比增长8.83%。

截至2016年,中国仍然是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韩国、英国等国家的最主要留学生源国。据统计,中国留学生占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留学生的比例超过30%,占韩国和日本留学生比例更是达到57.3%和49.3%。

在中国大学本科毕业生在留学专业选择方面,自2014年以来,工程科学和工程技术专业持续下降;计算机与信息科学、数学与统计学、社会科学专业2016年也有所下降;而工商管理学、外国语言文学和教育学专业选择比例保持增长。工商管理学回暖,或与相关领域的发展需求再次放大有关,包括金融领域、贸易领域和企业管理等方面在“互联网+”的刺激下产生新一轮的增长。

研究数据显示,留学生并不特别关注留学的费用问题,中国留学生更关注学校声望,印度留学生最关注申请成功率。

留学继续平民化,中国中学留学生国际占比高

根据IIE《Globally Mobile Youth》报告数据,2016年在美留学的中学生中,来自中国的学生达到33275人,占美国该学年国际中学生总量的41%,较2012-2013学年增长了48%,超过了学位学生和交换学生总数12%的增长速度。

中学留学生群体中约69%的学生计划在中学毕业后申请高等教育学校。

英美工作和移民政策紧缩,国际顶尖人才竞争却更激烈

工作和移民政策是影响留学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因为欧美发达国家为国际学生提供了通畅的发展途径使其能吸引大量国际学生。报告主要从美国、英国和德国三个OECD国家的工作和移民政策具体分析了政策对留学发展的影响。美国的影响主要集中在特朗普就任后颁布的一系列政策,以“禁穆令”、H-1B签证制度、移民制度等针对国际劳工和移民为代表的政策改革对留学发展影响最大。特朗普时代,国际人才政策虽然缩紧,获得H-1B签证人数的增长则相对缓慢,但引进高端人才的核心没有任何变化,国际高端人才竞争愈发激烈。

而英国则因为经济低迷而在留学、工作和移民政策做出了相应调整,以至于留学生在结束学业后通过工作签证留在英国的可能性持续降低。2017年11月,为吸引来自全球各地的优秀人才和发展创新产业,英国内政部宣布将T-1签证的数量增加一倍。

相比较英国和美国由于留学移民政策紧缩导致国际学生增速下降,德国凭借发达的经济、先进的学科技术水平和独特的文化受到国际学生、寻求职业发展机会的年轻人和移民的青睐,但其2016年开始对工作签政实行打分制,收紧的移民政策趋势显现。与此同时,由于德国政府大举接收难民,德国社会内部矛盾加剧,对吸引留学生和国际人才发展也带来了一定的负面效应。

CCG的调查显示,从2012-2015年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主要留学目标国家不但呈现出留学博士生占该国在读博士生群体较高比例的情况,而且还在所占比例上出现了连续增长。

对高端人才的来源国家来说,如果不能形成有效人才回流或者人才环流,也意味着存在高端人才的流失的风险。

留学安全问题日益严峻,学术诚信问题凸显

该报告指出,“章莹颖事件”把留学生安全问题带到公众的视野,尤其是在当前留学低龄化趋势日渐凸显和种族歧视依然存在的情况下,留学安全问题日益严峻。根据外交部领事司数据,外交部中国驻外使领馆和领保中心受理的领事保护和协助案件数量呈加速发展态势,案件总数量从2012年的3.68万起提升至2016年的10万余起,涉及的留学生数量也从2014年的932人增长到2015年的6185人。

中国留学生曾经是国际学生中“勤奋”“刻苦”的代名词,然而近年来中国留学生学术造假事件频频进入公众视野,对中国留学生的整体形象造成负面影响。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留学生被劝退有学术表现差(39.86%)和学术不诚信(32.57%)两个主要原因;其中,因学术不诚信而被劝退的人数比例由2015年的24.56%增至2016年的32.57%。

海归就业压力持续增大,回国主因是家庭

从留学回国情况看,随着出国留学人数的不断增长,海归学历的含金量不断下降,就业压力进一步凸显。教育部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留学回国人员(以下简称“海归”)达到51.94万人,超过8成留学人员学成后选择回国发展。2016年,海归增速高出当年出国留学人数增速,海归人数与出国留学人员数量之间的差距有所减小。

虽然近半数海归认为自身的竞争力高于国内同类学生,但海归群体的劣势仍然明显,65.9%的海归受调查者认为不了解国内就业形势和企业需求是阻碍其工作发展的主要问题,45.3%的海归受调查者认为不适应国内人情社会,难以获得发展机会,41%的海归受调查者认为不熟悉国内市场环境是影响其求职的主要原因。

当前海归群体的出生年代越来越集中在1980-2000年之间。在受调查的海归群体中,90后回国的海归占受调查者数量的53.3%,80后回国的海归占受调查者数量的42.3%。在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下,1980年后出生的人普遍为独生子女,出国留学对于家庭的影响相对较大,回国发展有很大的因素与家庭团聚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