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的病因,被脂砚斋无意间道破,原来真相如此丑陋不堪

薛宝钗,是贾宝玉命中注定的妻子。所以,她不比林黛玉的娇怯柔弱,有一个较好的身体,用她自己的话说,是“先天生的壮”。然而,“先天生的壮”的薛宝钗,也有一种“胎里带来的热毒”,这种病说轻不轻,说重不重,发病的时候,“只不过咳喘些”,但薛家请了无数的名医,吃了无数的仙药,“总不见一点儿效”,直到后来有一个癞头和尚,给了薛家一包异香异气的药末,又给了一个海上方,薛家由此配成了“冷香丸”,才算让薛宝钗的这种病,得到了抑制。

那么,薛宝钗的这种“胎里带来的热毒”,究竟是什么病呢?曹雪芹并没有写的很清楚,但是脂砚斋却无意间道破了其中的真相。在脂批本的《红楼梦》中,当薛宝钗告诉周瑞家的,“我这是胎里带来的一股热毒”时,后面有脂砚斋的批语,“凡心偶炽,是以孽火齐攻”。

这就是薛宝钗的病因。简简单单的十个字,道破了薛宝钗的病因,颇为丑陋不堪。

作为一位大家闺秀,薛宝钗平日里总是一副端庄典雅的姿态,可是,只要一牵扯到贾宝玉或者林黛玉,她就会“凡心偶炽,是以孽火齐攻”。

当林黛玉和贾宝玉说笑的时候,她总是会很及时的走进来;当她在潇湘馆的附近,看到贾宝玉走进了林黛玉的院子时,转身就去捕捉两只玉色大蝴蝶——这两只玉色大蝴蝶,无疑就是此时的薛宝钗眼中,林黛玉和贾宝玉的化身;当她来到怡红院,看到贾宝玉正在午休的时候,不仅不避嫌出去,反而坐在贾宝玉的床头,为只穿着纱衫子的睡觉的贾宝玉,绣起了鸳鸯戏水图案的肚兜。

这些细节,无疑都是薛宝钗“凡心偶炽,是以孽火齐攻”的表现。这些细节,暴露出薛宝钗其实并不是什么真正的端庄典雅的大家闺秀,在她的内心深处,也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这种目的,实在是上不得台面。

薛宝钗的病因,大抵也就是如此,虽然曹雪芹没有明说,但我们通过脂砚斋的批语和薛宝钗的表现,依然可以得出结论,这种“凡心偶炽,是以孽火齐攻”的病因,着实是丑陋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