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金融市场收窄跌幅,国家风险指数创10年来新高

记者 | 田思奇

受出人意料的大选初选结果影响,阿根廷金融市场在周一(8月12日)遭遇“股汇债三杀”。到了周二,金融市场收窄跌幅,但阿根廷“国家风险指数”已超过1600,创2009年以来最高值。

阿根廷比索对美元汇率在周一重创约15%,到周二晚些时候又继续下跌4.7%。尽管阿根廷央行在当天抛售了1.5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但最终美元买入价仍收于58.33比索,创造了本年度的纪录。阿根廷债券市场同样再次下跌15%。股市在周一暴跌38%后回升10%。

本周市场暴跌前,阿根廷中左翼总统候选人费尔南德斯在周日的初选中获得超过47%的支持率,而现任总统马克里仅获得32%的选票。费尔南德斯的背后站着不少对马克里任期中经济衰退和大幅通货膨胀不满的选民,以及费尔南德斯的搭档,前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基什内尔的忠实支持者。

克里斯蒂娜2007年至2015年执政期间,她的养老基金国有化项目、汇率管制以及腐败丑闻,都令市场产生巨大的质疑。经济学家表示,初选结果意味着左翼政府在10月大选中重新掌权的可能性越来越大,阿根廷正走向长期的金融不稳定。

布朗兄弟哈里曼(Brown Brothers Harriman)驻纽约全球货币策略主管Win Thin表示:“比索和股市的疲软反映了人们的担忧,即他们正回到基什内尔的糟糕旧时代”,“在他们上台之前,我们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市场正担心最糟糕的情况。”

对于深陷泥潭的阿根廷经济来说,市场暴跌无疑是雪上加霜。今年第一季度,阿根廷经济同比萎缩5.8%。《华尔街日报》援引专家指出,比索暴跌将进一步扼杀马克里在10月27日大选中赢得连任的机会。比索疲软将有助于出口,但通过以当地货币计价的进口产品会变得更贵,这将迫使央行维持极高的利率,阻碍经济复苏。

高盛首席经济学家阿尔贝托·拉莫斯(Alberto Ramos)表示,马克里可能会指出,如果选民支持费尔南德斯,眼下的市场动荡就是这个国家的未来。但很少有人认为这一策略会奏效,许多选民仍将市场不稳定归咎于马克里。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新兴市场经济学家威廉·杰克逊(William Jackson)警告说,在过去25年里,当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在一天内下跌了15%或更多时,它们中的85%都陷入了衰退,大约一半出现主权债务违约。

但也有观点强调,费尔南德斯不是克里斯蒂娜。现年60岁的他为律师出身,曾在政府贸易谈判和保险监管中担任过技术官僚。他即便不代表温和派,也标志着一定灵活性。

巴林(Barings)全球主权债务主管里卡多·阿德罗格(Ricardo Adrogue)表示:“市场可能对阿根廷大选反应过度”,“采取谨慎的前进道路符合费尔南德斯的利益。”

但《巴伦》周刊文章称,其他投资者则不那么乐观,他们指出费尔南德斯将工资和养老金提高20%的承诺并不谨慎。

此外,费尔南德斯还誓言要偿还该国的债务,尤其是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570亿美元,这是马克里2018年救援计划的一部分。然而,费尔南德斯可能会要求IMF提供更容易达到的还款时间表。拉莫斯指出,目前尚不清楚,如果经济陷入困境,这些庇隆主义者是否愿意采取必要的措施来继续偿还债务。

(注:庇隆主义是由阿根廷前总统胡安·庇隆开创的政治思潮,主打社会正义,经济独立和政治主权这“三面大旗”,被认为是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之外的“第三立场”意识形态。)

相关阅读:

【记者手记】于无声中听惊雷:阿根廷大选,我在投票站做志愿者

股市崩盘、汇率崩盘、债券崩盘!昨夜,阿根廷吓坏全球